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再接地气——《宅院深深》文后

定稿半月有余的新作《宅院深深

《宅》一文中,我写了三件事,但每一件事着实都是亲身经历的。

(1)我家的上房;

(2)二伯家的窑洞

(3)和我差不多年龄的罗旺

三件事,跨越了半个世纪,即有现实中的我、兄长、大妹与故人(父母、二伯父伯母、大伯父伯母)的对白,又有许多虽未直白却一窥其真谛的其他些许事,诸如大伯母的呓语症,我哥与四兄的象棋争夺大战,罗望是如何失明的,过去与现在不同的扶贫产生的效应……等等,正是这些事,串起了宅院哪些蒙在尘埃中的可亲可爱的经年往事。

司机随笔宅院深深的图片 第1张

 

曾经我以位于村西涧沟畔的邓家烂院为素材写作的《邓家烂院》,该文在《陇上风情》自媒体刊发后,引起了许多读者老师的共鸣。确实,哪个村庄没有这些发散着古今的故事,但似乎惟有邓家更令人可泣可语:百年前的海原大地震(民国九年,1920年),以其8.5级的旷世摧毁力,刷新了有史以来中国地震记录之最,而从甘肃武山一带迁徙而来的邓氏一族(姓名不详),就在那场山崩地裂所致的山河易容、人神共怨的悲剧中,合家老小(仅有一个出嫁女儿在逃)悉数被埋压在临崖壁挖的三孔窑洞内,至今,只有知悉的村里人还从那人工夯就的西院墙残迹上,依稀讲说着曾经的温馨与安乐,也从那幸存的窑洞残迹中,遥想当年双目难暝、至今还埋葬着合家骨殖的悲惨。

而顺着这道神散形不散的线索,我还带读者就村中地主李老三遗弃在这里的三八子弹开始,就他如何创业、居家成婚到打堡子,以及解放后,又因为上缴银元,以致悬梁自尽(实为其走狗子的外甥女婿因上缴银元急着争名逐利,在一个月暗风急的夜晚,趁其不备,从其胯下一脚踢死),故事引用了许多已故或健在老年人的回忆,戏说中有真实,真实中也有传言,还罗列了土匪怎样因为索要烟土银元,是如何残忍地割断他懒筋的事实。

而在另一篇作品《石磨》(刊发于自媒体《祖厉河》)上,从司空见惯的石磨写起,写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哥哥是如何艰苦求学的,那些鲜活的描写,一经刊发,在成都熊猫电子集团公司工作的侄儿笫一时间打来电话,他建议将我已刊发的近百篇作品结集出版发行。

他的建议不为别的,只为若干年后,后人们还能从那字里行间窥伺到曾发生在土高乡、十百户村、独塬社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人和事,或许他们可以是一部史实、一件文物、更或者是一桩传奇,供他们探讨我们所经积的这个年代人们的生活方式,人文环境,作为(思想、言行、情感)等等……

司机随笔宅院深深的图片 第2张

我所以缀述上段的缘由,是前不久看到一篇某日报社周刊的知名编辑与两位散文名家的访谈录,大意是,在以中青年作者偏多的散文创作中,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就是怀古情调的散文不只是偏多,而且有些泛滥……不可否认,做为一个笔触泱泱散文大观园的创作者来说,确有这样恋古、识古的作品,而且很占了一定比例,甚至出现藉以小故事讲大道理的过份,这与文艺工作者要以描写火热的现实、特别在以脱贫为题材的新时代所思所想所做所为似乎有点不契合,但我又觉得,一件文物,一家有纪念意义的风景旅游地,倘要你把阅读者领到现实面前,正所谓不去了是诱惑,去了是平淡,结尾他们仍会显得有些陌视甚而感觉很是寻常感。

我们正处在一个社会大变革的时代,许多闻所未闻的事层出不绝。曾经被一代代人奉为母亲地的黄土地农村,开始被从其里走出的年轻人怀疑、轻视,甚而鄙夷。作为父辈,我们应该有理由,从党对农村的关怀重视出发、从土地蕴含的产出与国家稳定的战略需要、从长期发展的理念出发等等纵横元素上和他们探讨农村的远远近近,让他们从心底里感知农村复兴的必需和必然来。

一代伟人曾高瞻远瞩地说,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环看我们黄土地上上演的许多人事,无不怀古有关。鲁迅的《故乡》、《三味书屋》;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姚雪垠的《李自成》;翦伯赞的《内蒙访古》等等。这些脍炙人口的作品即有现实又有说古,却在古今中架起一道桥梁,上可以追述历史,下可以与现实对白,让阅读者顺着作者的线索,在情感中获取知识,陶冶情操、获得启迪。

司机随笔宅院深深的图片 第3张

我们那一辈的童年少年时,连台收音机也成稀罕奢侈品。可现实的一代,互联网、5G手机都习以为常,因此我们曾经痴拜的电视文学对于他们兴趣真的不大,时新的他们究竟在追逐着何种题材的作品,但我想说的是,三翻三正的历史表明,哪些精典的文学作品,弥经几千年,不仅不褪色失鲜,而且更以其精湛,依然在中外文学殿堂里释放其经究不衰的鲜艳光彩。

创作从来都是法无古例,一如恣睢的毛体书法,博取古今书法家之长,又自己勤于动笔之笔,所谓黄天不负有志者,才事近成。难怪在文艺讲堂上,他推崇备至并倡导的是百花齐放。

在现阶段,一个负责任的作家,以古喻今,还是以今对照古,我都觉得勿庸置疑,弘扬民族振兴,坚定社会主义方向、讴歌共产党领导,兼顾二为理念,永远是我们的圭臬、指南针。而有的放矢的以人以物启迪读者,尤如一件脏累活,时年虽偏西,却乐而不疲,且完成了一些年轻人甚至都弃之不理的事,不只宏扬了正能量,还真正发挥了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积极向上作用。

司机随笔宅院深深的图片 第4张

做为一位农民,一位文学爱好者,坚定二为方向,搜写更多农村题材的人和事,为农村代言发声是我的初衷,写到这,我也想起一篇不久前被搁浅的文字《那些唱戏年月里的事》,也许开场就直白了最近疯红的秦腔羊倌唐发院,跪拜师父师母王红斌、谢红娟幕而被弃之不用,其中一句话胡子拉碴地还用跪拜的方式,显得太俗……。联想到一些纸质媒体动辄以不薄新人的口头禅,总觉得有些言过其实,毕竟那些知名度颇高的刊物,名人名家占了百分之八十还多,但新手的作品就是很少……

从追求成名到把作品看成是一件娱乐,一件给后人提供原事实的不会转弯抹角的直白,但我的初衷不改:不逢场作戏,不茫目动笔,只为人民喜闻乐见的集现实与过去的人事铺纸提笔……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