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Ready to fall in love

So Ready to fall in love

” 近 况 更 新 ” 这半年生活给我上的一课,叫等待。 从4月到7月,航班一遍又一遍…

小小说:傻爷

小小说:傻爷

姬仁说,蔺爷傻。 锁阳镇槽子沿村分地那年,蔺爷已半百,寡居,他竟然不要地,却手戳着河滩的一湾芦苇地,非要它。姬…

老师能不能教自己的孩子?

老师能不能教自己的孩子?

是个挺吸引人的题目。 不过我预感到想在这里得到准确答案的朋友会失望,因为在我看来,这几乎不是个问题——为什么不…

最后一节生物课

最后一节生物课

距离中考仅剩四天时间,我们初中的地理生物信息课也即将走到尽头。地理还有一节信息,还有两节,而生物课已经一去不复…

“倦怠的稠密”

“倦怠的稠密”

“倦怠的稠密” ——读《超越的事情——砂丁诗选2011-2018》 阅读汉语当代诗常常让我感到倦怠,倦怠于诗人…

与其羡慕别人得到的,不如珍惜自己拥有的。

与其羡慕别人得到的,不如珍惜自己拥有的。

忠县有个很有名的演出,从去年来这边就听说过,一直没有机会去看。 冬天的时候,跟打算媳妇约着去看看。 打电话一问…

在生活的万般刁难下,留住半分温柔和可爱

在生活的万般刁难下,留住半分温柔和可爱

下班在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发现一轮圆圆胖胖的月亮已挂在天上。 不是满月,看着影影绰绰,半实半虚的样子。 (拍下…

夜渐长 夏荷香

夜渐长 夏荷香

读地理课本至地球的公转这一章节,夏至(6月22日前后)映入眼帘,我突然记起今天便是6月22日,难不成今天是夏至…

Jump ! Jump!

Jump ! Jump!

体育期末考试只剩下最后一项跳远,可以说是我比较擅长的项目吧。 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心想:一定会考跳远。果真如此…

小小说:小潘佃

小小说:小潘佃

小潘佃不是本地人,他顶着个蘑菇头,眼睛里流淌出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老气横秋。他可能只有十二岁,或者不止,跟这些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