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准备打仗时

那年准备打仗时

一九七九年对越还击战开始,当时我正在服役,虽然没有亲身参加对越作战,但为了防范苏军配合对越作战,做为北方一线部…

二月春风

二月春风

再次出门,又是一个阴天,在潜意识里便已断定又是一个大冷天。但是这次我错了。 原来已经是二月份,五九的第6天了。…

一些冬天里的补丁

一些冬天里的补丁

记得小时候我曾有件大红色的羽绒袄,开始穿时肥肥胖胖的,当大袄穿,后来那袄越来越小直至成为记忆中的那一个小点。 …

那些跨越时间与空间的

那些跨越时间与空间的

那些茶余饭后的阅读体验宛若一道精致的饭后甜点——细腻的巧克力,淡淡的奶油,也许还有一枚红艳艳的樱桃。将它们细细…

武汉之行即将结束了

武汉之行即将结束了

上午去了江汉路步行街,这里和北京王府井大街差不多,只是这里没有北京那里所卖的东西丰富。 看见了一个极具童年回忆…

闪烁在那个充满生机的二月里。

闪烁在那个充满生机的二月里。

每次翻开随笔本,我都爱趁着思考的时间写下更替有序的日期。今天再次翻开时,跳不出流程的手里握着笔,已然形成肌肉记…

抢回来的命

抢回来的命

提笔即是练字时 写下即永恒       回想2022年的几档电影,我缺席了好几部…

开学!返校?

开学!返校?

上个学期全部被赠予网课,一切都好似未知一般,充斥着恐惧与无奈,不仅对上学期所学的知识,对于一些行动,更是如此。…

年夜饭

年夜饭

王婆婆从社区领了老年健康包回来,已经是中午时间。她高兴地把健康包打开拿给老头子看。正在厨房忙活的王爷爷瞄了一眼…

有关《流浪地球Ⅱ》

有关《流浪地球Ⅱ》

先前我说科幻灾难类的题材对我有着不一般的吸引力,可是每当这一阵的热度消退便很难再拥有主动接触科幻作品的欲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