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班子的唱戏与“打洞”

戏班子的唱戏与“打洞”

早先的戏班演戏,没有固定地点,班里有一个搞对外联系的人叫做“写头”,由他先行到各地写写台口。“写头”联系成了,…

买来的媳妇(五十八)

买来的媳妇(五十八)

陈二柱说的小三和村长的恩怨是因为他,也不全对。说起来还是生产队土地“扒皮袄”这件事做的导火索。 已经七月底,马…

六零后的小时候:看电影

六零后的小时候:看电影

而今时代,电影电视高度发达,人们天天晚饭一七,茶茶一泡,坐在家里就能追剧,想看么的看么的。好多家里电视几台,男…

从那以后

从那以后

爸爸走了一个月了。我总觉得,他在另一个维度里经常温暖地看着我,于是,我就不敢懈怠。 爸爸的《人事关系调函》是1…

又是一年,浪迹亦有痕

又是一年,浪迹亦有痕

不知道谁最先发起年终要盘点一下得失的,这好像很时尚,不盘点好像人生白过了一样。不过我的人生好像真的白过一年。为…

网红辣椒炒肉

网红辣椒炒肉

昨天,我在长沙吃网红辣椒炒肉。这个店,极其火爆,我在长沙几次想吃,都因为每家分店排队的人那是人山人海,我就懒得…

买来的媳妇(五十七)

买来的媳妇(五十七)

二柱醉的不轻,儿子小脸贴着爸爸的脸也在睡着。晓兰一声不响坐在床边,看着眼前这两个熟睡的亲人,百感交集。她一会用…

意料之外的“两个满分”

意料之外的“两个满分”

1000米​终究还是纳入了我们的考试之中,回顾之前的跑步成绩,只有一次400米考取了满分,1000比400多了…

六零后的小时候:办年货

六零后的小时候:办年货

老家有句老话,大人望栽田,小伢望过年,小时候穷啊,平常几个月都难七到一餐肉,所以小伢们都眼巴巴望过年。只有过年…

一场重感冒使我彻底退出了“烟民”的行列

一场重感冒使我彻底退出了“烟民”的行列

聊起吸烟,很惭愧地说,我年届五旬却已有近三十年的“烟龄”。如果说吸烟也有“段位”的话,我大概也算得上是“九段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