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八爷府

“八爷府”位于宁城县大城子镇钓鱼台水库上游四华里处的呼和村。它的西北南三面环山,东面是发源于马架子乡碾子沟山麓的大城子河。该河经由夜里皋沟门、周家店,从八爷府门前流过,到大城子镇(西五家)汇入坤都伦河。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八爷府本来叫巴爷府,是喀喇沁中旗第四代扎萨克王爷玛哈巴拉的次子巴拉苍的府第。因为“巴”和“八”谐音,后来
人们把巴爷叫成“八爷”,巴爷府也就叫成了“八爷府”八爷府建府之前,这个地方叫“玛林格日”(马棚的意思)。这里天然资源丰富,是喀喇沁中旗历代扎萨克围猎、游牧的地方。每年秋后,各族系都到这里集中,盛况非常可观。巴拉苍的父亲玛哈巴拉就出生在这里。玛哈巴拉五岁承袭王位,乾隆四十年(1775)袭公品级扎萨克,一等塔布囊,五十三(1788)年封辅国公,道光九年(1829)赏给贝子衔。晚年离职后,又居住在这里。
巴拉苍生于嘉庆八年(1803年),是玛哈巴拉王爷的次子。他生得眉清目秀,王爷喜得脱口而出:“苍天赐我也”,遂取乳名叫“苍”。苍长到七、八岁时,王爷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教他习文练武。十七、八岁时,他就练就了一身很好的骑马、射箭功夫。道光年间,多次随父巡查木兰牧场(现河北省围场县境内),击败入侵牧场哄抢马匹的匪贼。因此受到清帝的表彰,被理藩院送进宫内当了御前侍卫。取其父名的后两字与他的乳名“苍”相连,叫巴拉苍。
咸丰初年,太平天国起义军攻克武汉三镇,进而欲夺取南京。这时,巴拉苍奉皇上御旨,回到玛公旗搬兵。他挑选蒙古精兵百余骑,带到京师,编入僧格林沁军。他在该军中任苏木哒。巴拉苍在僧格林沁指挥下,在山东高唐州一带屡胜捻军,战功卓著,于是他的名字一时轰动全军。同治元年,新皇帝登基,并召见各路领兵和有功之臣,僧格林沁被封为“亲王”巴拉苍被封为“贝勒”(带涅红顶子),成为皇上最亲近的人。同治三年,巴拉苍回到阔别已久的玛公旗,受到盟旗贵族的热烈欢迎,被安置在其父晚年离职后居住过的“玛林格日”。其兄德勒格尔王爷在此地给他建造了府第。同其兄一样,府第有专人保卫,除了不下数十人的使奴、侍女外,还有贴身保卫人员。
巴拉苍晚年过着安适的生活。他不甘寂寞,经常带着警卫人员上山打猎,出去一趟好几天才归。德勒格尔王爷怕他出事,常派兵进山寻找和保护
咸丰年间,连年灾荒。山东、河北两地的穷苦人逃荒到关外的很多。王爷府、八爷府和大户人家,常有饥民讨饭。巴拉苍很同情这些饥民,凡到他府讨要的,他都一一施食。要饭人都很敬重他。有些人跪在门前哀求给他当奴隶。他们说:“我们虽然不会打猎,但会给你开荒种地”。巴拉苍收留了他们。由于这些人辛勤劳作,这地方的农业生产发展了,逐渐变为以农业为主的生活方式。巴拉苍也成了有名的大地主。在一肯中、八肯中、西大山、平泉黄土梁子,开了许多荒地。小部分由奴隶耕种,大部分出租。每到秋收时节,就派奴隶到租户收租。巴拉苍到晚年娶了九房太太,有汉人、满人、也有蒙古人。光绪元年,新帝即位,为喀喇沁部贵族加俸。这时巴拉苍已经去世。他有两个儿子,长子七、八岁时就死了。八爷府的产业由次子林希道尔吉继承。
林希道尔吉,汉名乌维龙,光绪二年生,是个梦生,其生母是巴拉苍的九房太太。林希道尔吉聪明过人,但不务学业,府上卫队练武,他总跟在后面比划着学,母亲也管不了。
光绪十七年,林希道尔吉的母亲在汉罗扎布妻(福晋太太)陪同下,前往北京面见光绪皇帝,陈说孤儿寡母没有靠头。光绪帝念老巴爷一生的功劳,又封了林希道尔吉“四品台吉”,辅佐于汉罗扎布王爷,承袭了巴爷的品位。
林希道尔吉性情暴烈,喜人奉称。人们称他为“林太爷”或“巴太爷”,他就笑容满面。而当他稍有不如意,就对下人加以皮鞭、棍棒。有时,连自己的妻子也不能幸免。但他在吃喝上却从不打算盘。他吃什么,下人就跟着吃什么。他与其父一样,不但好使枪弄棒,也爱好打猎。每次猎获的野味,都分给奴隶们吃。下人都对他敬而畏之。
林希道尔吉交结很广,远近一些有名的地主老财,出入他家,往来不断。每逢客人来,他总是以酒肉相待。由于生活奢侈,浪费无度,家里总是入不敷出。因此,经常向大地主、大买卖家借贷。
民国十三年(1924),军阀割据,独霸一方,本地土匪四起。有名的土匪头子有“安”、“喜”、“明”字。成群土匪明抢暗夺。主要是抢大户。林希道尔吉为了保护自己及中旗王府府第,在附近招收了一部分会武术和懂枪法的人,同他的卫队人员,整天习练枪法。他自己的枪法很高,乌鸦从头顶飞过,保证一枪落地。他卖掉了一部分土地,买了枪弹。带人打了几次土匪,都取得了胜利。因此,他的名望也就更大了。远近的一些地主老财、大买卖户,都带着丰厚的礼品登门拜访,求巴爷出兵打匪。土匪都很怕他,一听说巴爷来打,就吓得一哄而散。
民国十五年,林希道尔吉向锦州商人田志云购买枪弹,因无积蓄,就将附近的一百多亩好地兑给了田。因此,田志云就在巴爷府落了户,安了家。现在呼和村分销店就是田志云的院落,至今还保存着旧式东西厢房六间(分销店库房)。
民国十七年,平泉县李效鹏县长听说林希道尔吉能打匪亲自带了枪弹登门拜访,并委任他为“打匪队队长”。林希道尔吉把打匪队扩大到一百三十余人,又亲自请来大金沟的梁殿英和瓦房的李松林,分别任副队长和教官。八爷府四周修了坚固的高墙和炮楼,一百三十多人的打匪队全吃住在府内。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我国东北三省。1933年春占领热河。同年三月,喀喇沁中旗被占领。第一个到中旗王府和八爷府来的日本人是警务指导官仁科信夫。他在王府组织了“度治局”,将王府卫队和八爷府打匪队(卫队)改编为“王府保安总队”,王绍棠任总队长,仁科信夫任指导官。
伪满康德四年(1937年)一月,日伪推行“权益奉上”,施行“属人行政”的方针,在大城子建立旗制,将喀喇沁中旗末代王爷汉罗扎布抬出来当了挂牌旗长。将原“保安总队”改编为“治安队”,由王绍棠兼任队长,日本人稻田秋作任指导官。治安队只能由热河省第五军管区指挥和调遣。为了对付我抗日力量,1942年又把王绍棠调出当了旗长,把治安队编入关荣发警察讨伐队,对我抗日地区进行清剿和扫荡。康德十年(1943)三月,承(德)、平(泉)、宁(城)地区的抗日活动取得很大进展,捣毁日军据点警察分驻所、警察署多处。为进一步镇压抗日军民,关景发警察讨伐队副队长门贞喜岱治、原保安队指导官稻田秋作找来原保安队的小队长林希道尔吉的干儿子韩全福,进行密谋。认为,林希道尔吉在中旗王府和蒙民上层中占有一定的地位,说话有一定的号召力,就通过韩全福、梁殿英等去八爷府,做林希道尔吉的工作,要在中旗境内再成立一支防卫队伍。林希道尔吉没有同意,还把梁殿英等好一顿训斥。
林希道尔吉有一匹好马,个儿大,跑得快。稻田秋作看在眼里,想在心中,总想把它弄到手。他又让韩全福去八爷府活动,又被巴爷顶了回去。
稻田秋作对两次拉林希道尔吉的失败,并不甘心。康德十年(1943年)旧历二月二十八日,是林希道尔吉六十七岁寿辰。稻田秋作与梁殿英、韩全福等商量后,乘汽车拉上枪弹、厚礼,带着几个日本警兵去八爷府祝寿。在酒席宴上,稻田秋作大讲“日满亲善,满蒙一家,康德皇帝也很关心巴爷”等,把林希道尔吉说得滴溜溜转。乘着酒兴,稻田倒头跪拜,认林希道尔吉为干老。林希道尔吉受宠若惊,终于被日本人征服。尔后不但把马送给了稻田,还在稻田操纵下,于旧历三月初,组建了以林希道尔吉为司令,韩全福为大队长的“喀喇沁中旗八爷府防卫队”。稻田秋作任防卫队指导官,掌握着防卫队的实权。稻田还把原治安队时的一些骨干,如徐德山黄金元等安插在防卫队里任大小头目。防卫队直接受日本人和旗警务科领导,林希道尔吉不过是一个挂牌司令而已。
八爷府防卫队初建时近百人,编为四个小队(其中一个卫队,主要负责保护八爷府和巴爷)。每个小队设一名小队长。每个小队下设三个分队,每个分队十多个人,有正副班长。防卫队官兵均着伪军退役的旧军装。武器全由日本人供给。有机枪两挺,连珠枪一百支,每个队员佩带五十发子弹。十余支手枪分配给小队长以上及“卫队”头目使用。另外,还有相当数量的手榴弹。
康德十一年(1944年)旧历正月十五日,稻田秋作和韩全福密谋后,韩全福以去大城子看戏维持秩序为名,在大城子街里张贴告示,正式与林希道尔脱离关系。巴爷知道后,气得暴跳如雷,大骂韩全福不仁不义,一气之下得了气恼伤寒,不久便病故。稻田也溜之大吉了。韩全福把队伍拉出后,把大本营安在三座店街里,到处招兵买马,将近二十几天,集中起百多人。他自任大队长。韩全福的这一行动,得到了日本人的支持。日本人派来警务指导官山下中西任副大队长。至此“韩全警察讨伐队”成立。
林希道尔吉生前娶了两房太太。二太太名叫香瑞,过门不久得了疯病,于康德七年(1940年)去世。大太太比林希道尔吉小一旬。她于民国八年(1919年)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乌吉乐布和,汉名乌振宵。林希道尔吉去世时,乌吉乐布和正在伪满首都新京(长春)政法大学读书。他得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就急返八爷府奔丧。他处理完父亲的丧事,又将八爷府防卫队中没有被韩全福拉走的人马招回,在父亲生辰这一天(旧历二月二十八日),宣布“乌振宵自卫队”成立。“乌振宵自卫队”下设三个小队,共一百三十多人。
一九四五年祖国光复,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降。乌振宵接受共产党的民族区域政策,在苏联红军的支持下,其“自卫队”被我八路军改编为县公安大队第四连。乌振宵担任过一段县公安大队参谋长,1946年任喀喇沁旗人民政府公安科长,一九四九年去世。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