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亚历克斯的半生

没错,女佣,当雇主第一次用“女佣”称呼Alex时说道:“我这样叫你你不会介意吧?”
—“哦这很好,我是说,很适合我……”Alex回答。

Alex,一个饱受精神虐待的女人,一个刷过338个马桶的清洁工,以及,一位母亲。

在这之前,同是清洁工起家的Yolanda给了Alex逃离暴力之后的第一份工作,最后也由她终结,两次矛盾点都推进了Alex新的人生道路。

这部由Netflix和WB联合制作,今年10月上线的畅销书改编剧《女佣》很值得一看,根据美国作家斯蒂芬妮·兰德真实经历撰写,一部低潮时期自传式女性独白。在此之上,底层压抑混杂着美式幽默,颇有黑色喜剧的味道。角色以及场景的矛盾碰撞让看点更为突出,也让这类反映社会伦理的剧集耐人寻味,更具观感。

司机随笔的图片

矛盾之一:我究竟为什么活着?

住所同样被树林包围,一侧是拖车集装房,充斥着酒精,霉味儿和恐惧,另一侧海景房通透明亮,整洁,温暖宜居,无忧无虑,富人忍受不了临期食品的气味,在Alex的想象中,饕餮也不过如此,甚至将自己想象成女主人,同样的家庭结构存在着无法跨越的阶级鸿沟,于小人物而言,活着一定是为了什么。Alex的第一任雇主Regina,精英女性,后期成为朋友

全剧映射下的美国社会,法律不适用于全国,多种类的社会保障却不便捷,层层桎梏,基本制度和阶级固化的藩篱难逃其咎。围绕多女性视角构筑起来的压抑空间贯穿剧集的95%,即便将大量阴暗面朝向观众,但观后并不沉重。

矛盾之二:我究竟为什么爱这个男人?

Nick和John,出现在Alex低谷的两个男人,一个留着长发的魅力调酒师,M的父亲,酗酒暴怒,原生家庭的“败笔”、一个性感络腮胡好好先生,有为的工程师,给予过Alex不少帮助。但二位都非正缘,恐惧和阶级不对等的关系让Alex意识到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以及不依靠他人也足以生存的能力有多么重要。

父亲Hank,身披好人的虚假外衣,引Paula(Alex的母亲)走向毁灭的始作俑者。当Alex质问亲爹是否家暴过母亲时,他说记不清了;当请求提供被Nick恐吓的证词时,他说做不到。这样的父亲多说一句都窒息,他的爱连救赎都不算。

所以,我究竟为什么爱这个男人?

矛盾之三:我为什么是我?

Alex和Paula,妈妈和妈妈,柜子由妈妈打开:“没事了宝贝,妈妈没事”。Paula是家暴的受害者,带着五岁的Alex离开,以艺术立命,借大麻和虚伪的爱情逃避现实,自称是睡过太阳的阿芙洛狄忒女神,深知被伤害的黑洞无法填满,也不疲于继续蹚进男女之欢去寻求安慰,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让Paula无法再次回归正常的生活,以至于总在虚妄和正常中徘徊,一个想真正活着的底层女性,找到一个容身之地不容易,留给外孙女的壁画和放弃随女儿前往蒙大拿的计划是她身为一位千疮百孔的母亲留给自己和下一代最后的倔强和温柔。Paula望着女儿驶去的车伫立良久,双手环抱自己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我无法否认,Paula的扮演者安迪·麦克道威尔对于角色的理解和塑造近乎一种血肉灵魂般的演绎,全剧最佳也算不上恭维。

—“我打心里为你骄傲。”
—“蒙大拿的邀请还作数吗?我能坐你的车吗?我可以找份作壁画的工作,和Maddy一起公路旅行……”
—“这是你的冒险,不是我的。”

近乎分裂的行事恰恰丰满了这个悲伤的角色,追求极致自由的精神力,对膝下承欢皆安定的憧憬和已经支离破碎的心。Alex一度试图重构她的里世界,却被拒之门外,我的理解中,Paula并不是不想选择安稳,只是不甘心,对她来说,生活根本没法重头再来,而她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还有选择的权利。

 

矛盾之四:女性的解放宣言

当然,Alex的逃离之路不完全悲惨,她遇到了很多贵人,每一位都是她走向胜利的强力抓手,需要仔细体会,盲盒般的友谊让她多次从泥泞中爬起,一直以来,Alex无疑是清醒的。两次逃离,彻底击碎了唯诺的妥协,为了给Maddy更好的生活,同样也是为了自己,Alex必须往前走,可以说,她是世界范围内的弱势群体冲破牢笼的临门一脚,代表了每一位愿意努力生存下去的鲜活个人。

以下,是全新的Alex。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