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扫落叶,玩拉树叶的游戏,也就成了回忆。

古人多骚客,凭栏说木叶。文人墨客们果然骚雅,树叶不说树叶,是“木叶”,落叶不说落叶,是“落木”。不过细细揣摩,木叶、落木确实要比树叶、落叶更有感染力,读起来更有感觉。不信你感受一下。

比如“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如果改成“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树叶下”则总感觉那树叶还想赖在树上不往下落,没有了秋风袅袅树叶纷飞的意境。“无边落叶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改成“无边落叶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则感觉少了七八分的萧杀,悲伤味少了甚多。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至于古人遣词造句用“木叶”“落木”的原因,林庚教授在《说木叶》里已经讲的非常透彻了,大家可以去看一下。本文不说木叶,就不多讲了。我还是写一写我与落叶的故事,借以缅怀我的童年。

小的时候不像现在,树叶落了就落了,随风飘散,化作春泥。那个时候,树叶落了,不但不能化作春泥,家家户户还要去扫落叶,收集起来烧火。而且扫落叶也是有规矩的,不能乱扫。一般情况下,成片的树林,主家是要护着落叶的,不让别人扫。怎么护呢?有的会在树下扔几根玉米秸,有的会把扫帚扔在树下,有的会在树下用石头压点东西,这样一来,拾柴火的人看到了,就知道这片树林的主人还要这树叶,不能去扫。一些零星的树,东一棵西一棵的,树叶少,一般主家就不护着了,拾柴火的人就可以随意扫取了。

我小时候很勤劳,经常去扫落叶。或许是放了学,或许是周六日,早晨还是下午肯定不记得了,我背上筐,拿把扫帚,就出发了。来到村外小树林,或许刮着风天有点冷,或许照耀着秋天的太阳,我把落叶扫成一堆,装进框里,背回家烧火。说起来也并无太多乐趣。但在当时扫落叶也是一种乐趣,总比写作业要好玩的多。

更小的时候,还没有扫帚高,筐也背不动,则跟着大人玩。大人扫树叶,我们也不闲着——串树叶。去之前大人会给我们一副针线,是那种纳鞋底的大针,穿一根长长的线绳,我们就用针去穿树叶,一会就串一长串,很好玩。

还有一个游戏很多小朋友都玩过。就是每人找一片树叶,叶柄和叶柄套在一起,用力拉,不断的就赢了。挑树叶也是有技巧的,要找那种不太粗也不太细,打蔫的那种,新鲜的是很容易断的,太粗了太细了也是容易断。地下的树叶很多,我们不厌其烦的耐心的一片一片的去找。就这么简单的游戏,我们玩的不亦乐乎。

从什么时候不再扫落叶不再玩树叶游戏我不记得了,大概是上了初中以后。当然,从那以后,童年也就渐行渐远了。而扫落叶,玩拉树叶的游戏,也就成了回忆。

瑟瑟兮秋风,童年一去兮不复返!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