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卖书记——撒马尔罕的瓜果有多甜

《帖木儿帝国》这本日语书来之不易,如今以170元人民币的价格发往西安——下一位读者手中。司机随笔《帖木儿帝国》的图片

那是我在冈山大学短期访问时候买的,书店不大,但是依然吸引着我。那年夏天,在哈萨克斯坦有关于丝绸之路的研讨会,帖木儿帝国与明朝的关系是很好的发言题目。瘸子帖木儿大帝(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后人)将撒马尔罕建成了一个文化交流的繁荣之都,他在有生之年,差一点率军东征,与中国的明成祖对决。他的墓穴在后世的怪事,他的后人设置的观星台和对印度的用兵——谜一样的帖木儿,梦一样的撒马尔罕。申请去阿斯塔纳开会失败了。为准备发言查阅的一些资料未必是无用的知识扩编,那些年,学习俄语,了解中亚国际关系的愿望越来越强烈。还读了明史的重要史料《殊域周咨录》

庚子年,疫情来了。我醒了,何必总是买买买,读读读固然重要,但是写写写和讲讲讲——知识服务于社会是终极目的。神游撒马尔罕,那庞大的清真寺,今天不是最后一次。以后说不定真的有机会去呢。

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告诉我们:攒书、攒文化用品,没用。和平时代,子孙不惜,十之去九。战乱的时候就更不好说了。我们知识分子买买买的病该治一治了。我设网络书摊已经有五六年了,有心无心,也卖了数百本书,减少了浪费,节约了空间。

今天,我的俄语已经有了进步。走到涅瓦大街(彼得堡的中央大街)或者艾特玛托夫(吉尔吉斯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故乡,或许不会手足无措了。

冈山大学的书店很不错,总是舍不得离开,因为没有正式的学生证而不能打折。《帖木儿帝国》这样的书,看后卖出去也是不错的选择。

别说撒马尔罕和阿斯塔纳(哈萨克斯坦首都),现在因为疫情连乌鲁木齐和兰州都难了。神游吧,神游?可自己又不是明成祖陛下的使者啊,撒马尔罕的瓜果到底有多甜?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