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人生如歌

离开瓦窑头去山焦小学读书,我内心百般不舍。最初随父母住进单身公寓,不久又迁入家属8#楼。不必说广胜寺有斑斓精致的琉璃塔,有碧波如镜的海池,单单在楼道里转着圈,欢喜地雀跃,屋门上伸缩着灵动的锁舌,让人晃眼的灯管,笼头一拧便喷溅的水柱,这些平素的新奇颠覆了我先前对生活许多美好的想象,怎能不让人心花怒放!?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把这些美好,加上兴奋难抑的语气,一股脑地倒出来,吐露让姥姥去广胜寺小住时日的念想。何况,姥姥总与外人说“外甥似狗,吃完就走”,实在令人不悦。“走吧,广胜寺有山有水,比瓦窑头好百倍!”我摇晃着姥姥的臂膊央求道。姥姥拉着我的手抚摸着,她手掌的肌肤,显出温暖而粗糙的质感。“哪儿也不去,一辈子没见过山,也活了这么大岁数儿了。”我对姥姥的淡然心有不甘。

“上去住上两天,娃天天有心事,这一段好像瘦了”,老妈对着姥姥说,把目光又移到我身上。这真不愧是我亲妈,说话总是很得体,尤其是善于应对,能当众畅所欲言,说出我想说却又羞手表达的内心。胖了?还是瘦了,这是姥姥最为关注的幸福指标!果然,姥姥拉开柜门,从包袱中取出了探亲访友才会穿的偏襟月白衫。我带着眼圈里涌动的泪珠儿,破涕而笑。

姥姥像唐僧去广胜取经,我像孙悟空,快进家属楼单元时,我上前捷足先登了两三级台阶,转身去搀扶姥姥。她迈着小脚,不紧不慢。等我妈过来,也搀扶着“唐僧”向前走。姥姥高兴得对着我:“小娃儿,你若天天这么样儿,我不知道该多么欢喜呀!”。但两天不到,姥姥向我妈说:“高低儿,送我回瓦窑头吧。住在楼里和坐教育所没区别,姥爷一个人在村里,在这就是有丫鬟伺候,也待不住了”。我放学后,我妈悄悄把我拉到厨房的一角,先打了预防针。

那天下午,眼看快迟到了,我背着书包在立在门框边,才慢腾腾地下楼去。“快去吧,姥姥不走,住到过了年”,我这是我听到最澎湃最真实的谎言。“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狗窝。将来,八抬大轿请也不来了。”,放学后,我像个土匪冲进屋门时,我妈才告诉我姥姥走时的话。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活着活着就到了中年,我也常常怀念自己久居过的屋子,理解了父母离开小高层返回旧居所时的执拗。人生似乎是一首耐人寻味的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