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在烈日下奔跑

烈日1号作品

司机随笔的图片

十二岁的落,在奔跑。

落左脸浮着五个指印,脸有些变形,一边大,一边小。

凌乱的头发像顶湿帽子扣在头顶,一条红色蚯蚓从帽沿蜿蜒而下。

落踉踉跄跄地奔跑。

大堤上的沙石,水泥墩的大桥,在他脚下,寺门前的河水,稻田里的稻子,眼前晃成灰灰的白与黄。脑海中己经演习过无数次逃跑路线,五年前的出门路线,像抛往空中的纸飞机飞翔的轨迹,只要反方向重新飞翔,就可回到原点,不是吗?

实际行动起来要困难得多,何况头顶还有白花花的太阳炙热他的五脏六腑,就在刚才他眯眼,望向太阳时,眼前总晃着无数个绿圆圈。肚子也在起义造反,战鼓擂动,昨晚到现在,落还没吃过一粒米。

落在一片稻田前喘着粗气,饥渴难耐。

稻田里稀稀拉拉的稻子垂下并非丰满的果实,让他喉头鼓动。

落望了一眼,正午,四下无人,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敢摘稻谷。近两年欠收,万一被大人发现了,会被打死的。随即,他的目光被稻田里几株零散野稗子所吸引,那细小的枣红颗粒闪闪发光。

落摘了一把野稗子,熟练地去掉叶与茎,把穗置于掌心揉搓,然后塞进嘴里,用力咀嚼。稗实连着皮被把口腔磨得生疼,天干实也糙,落吞咽的时候哽了一下。落又塞了一把稗子,一小口,一小口,咀嚼更久,和口水吞下去,感觉好了一点。

知了在耳边歇斯底里的叫,热,真热。衣服补丁加补丁,更热了。渴,吞下的稗子在肠胃里滞住了,没有水的滋润,它们无法消化,化为奔跑的能量。

落目光四下搜寻水源,田里泥土裂开了嘴,附近似乎没水源。他有些失望。咦,前面田梗边下不是有一丛酸模蓼,紫色的花那么显眼。知道那植物是喂猪的,至少没毒。落扯了一蔸酸模廖,揪下花与叶子吃掉。有点酸,口里水更甚了,肚子舒服多了。落敞开衣服,拍拍肚皮,愁苦的眉头舒展了,不自觉地咧嘴,露出一嘴染绿的牙。

落又跑了一阵,总感觉不对一一与记忆对不上。在记忆中,拐过马家堪,再往前跑一段,有一段渠道,顺着渠道堤往前走,就是大马路,横过大马路,又是一线长长的渠道堤,渠道往上拐,就是隔壁水口村,绕过几间水塘,就是邻队罗家嘴。再过池塘,过一条砂马路,那个山弄子里住着爹娘。亲爹亲娘啊。

一想起娘,落似乎闻到了乳香,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娘的乳更香,稀白的乳汁从娘下坠的奶上嘀落,他不自觉伸出头去,舌头在滚热的空气中卷了一下。落一出生,就霸占了娘的乳,穿开档裤的他散学回家,还要吸吮不再有乳汁的奶。娘说,如果不是奶水,你早和那几个细娃一样饿死了。

无数次模拟的地貌变了样,落找不着回家的路。应该是慌里慌张跑得太快,岔了路。落终于寻到一座牛栏,茅檐下可纳荫,很快理清头绪。只有掉头回到马家堪,找出正确的那条路。落现在不担心那凶狠的老头追上来了,四处闹饥荒,他巴不得家里少一张抢食的嘴。

疼。落顺手往脸上一拍,一个牛蝇在手心。手心上还有汗水与血水酸腥的味道。不能呆在这鬼地方了,自己一头汗血,会被牛蝇围剿的。落立马撤退。

果然是岔了路。落顺着五年前的路逆行。一定要在日落前赶回去。落穿上哥哥的半新衣服和一双新布鞋。以前他从没有过新布鞋,总是穿哥哥穿不了的旧鞋。

七年来,他头一次穿新鞋。记得那个被称作养母的女人牵着的他的手,走了大半天。一路上他不停地回头大哭,希望站在路口那穿着灰旧斜对襟衫肥大裤子的娘会回心转意,不把他送人。

养母牵着落的手,往他嘴里塞一块鸡蛋饼。从没吃过鸡蛋饼的他舌头一卷,把饼吞进了肚子里。那小饼子又软又甜,还散发着一股香,是落从不敢奢望的美食。

养母的声音和她的长相一般小巧柔和,家里还有好多鸡蛋饼,都给你吃。

路十分遥远漫长,落哭哭停停,嗓子都哑了,喉咙也绷紧着灼疼。也是个大热天,闷得像一口锅,天阴沉沉地板着一张后娘脸。中途下起了暴雨,大颗的雨水打在路边的野草上、稻苗上、树稍上,打在落的脸上、身上、心上。

脚下的路长了泥泞,娘熬了几夜做的布鞋全弄脏了,落有些舍不得,脱下来,热天赤脚也可以走路的。湿漉漉的养母拧干他身上的水,脱下自己的鞋给他穿上。他一手抱着娘做的布鞋,一手被养母牵着,走在陌生的道路上,走向陌生的家,走向未知的人生。

一路上,落用心记住每一处地方细微的差别,当时他在琢磨,自己大概和出嫁的姐姐差不多,每年总会要回娘家几趟吧。记熟了路,就容易找回家。

一旦确定了方向,落脚下生风,一边不停地揩脸上的汗,一边沿着渠道往向前跑。烈日当头,会有喘不过气的眩晕感。停下来时,所有植物纹丝不动,没有风。

落发觉出现了错误,渠道并没有记忆中那么漫长,他的视线里出现了大马路。过了大马路,就走了一半了。养母当年对他说。

养母是个好人。中午那把铁揪子,若不是她扑上去用背挡着,落的脑袋就开花了。养母抱着那恶老头的腿,叫落快跑。落畏缩了一下,赶紧打起飞脚。落跑时看见养母背上的四兰布衣服湿了一片,一种特别粘稠的湿,与那次被大雨淋透完全不同的湿。落知道,那不是汗。

落搞错了,他是给人做养子,并非出嫁,也不享受出嫁回娘家的待遇。

那户人家家境稍好,三间土砖房,屋上有瓦而非茅草。

养母牵落回家后也兑现了承诺,给了一盒鸡蛋饼,安抚他情绪。后来他知道,养母出嫁的女儿在供销社工作,鸡蛋饼是她拿回来孝敬她的。

落看到养父第一眼,就觉得害怕。他让落喊爹爹,他怎么也喊不出口。养父没有耐心,一张马脸拉长了,眼珠子好像蹦出来要吃了他。落吓得打哆嗦,更喊不出口了。他操起门后一根扁担,扑了落一下,落的小腿肿了几天。落非常害怕,夜里总是郁郁地哭,怕哭出声音来,惊醒他,又会挨打。

养母搂着落说,他人不坏,就是脾气大,你顺着他一点,就不会吃亏了。落看见,养母的手臂上有条蜈蚣一样疤约有寸半长。养母并没回避落疑惑的目光,幽幽地说,你姐和我也没少挨打。

养父是个非常能干的人,撒谷种秧,锄园种菜样样里手。偏生落与养母,于农事方面,真的手脚不利索。落只能挣两分工。后来的五年里,他们都没少挨过打。养父脾气一上来,拿起什么就是什么,往娘俩身上招呼,还经常罚他们不吃辅食。

集体食堂哪里吃得饱,后来食堂弄双蒸饭,看上去饭似乎多了,却不顶饿。谁不是想方设法弄点别的吃食。红薯,野菜,成为当时最重要的铺食。

成年后的落认为,自己之所以这么矮小,完全与遭受非人虐待与常期挨饿有关。

五年里,旧疤掉了又添新疤。唯一高兴的事情是,落每天可以去学校念书,避开养父鹰隼一样的眼睛。

落成绩还可以,老师家访时遇到他被家暴,还会为他开脱。养父满不在乎地对老师说,棍棒之下才出好儿郎。

落读书,时常广播里听到一些国家大事。知道国家原子弹上天了,知道国家搞大跃进,农业大丰收。经常饿得头昏眼花的落也会想,为什么大家还是吃不饱呢?

那一天放学晚了些,没赶上食堂饭,他实在饿了,就偷偷去老地窖藏了个红薯,准备晚上悄悄吃掉。结果,养父老在床前晃荡,他吓得不敢碰吃食。第二天起早出工,去学校念书,中午的时候,养父发现床上有红薯,等他回家,扇了他一巴掌,揪着他头发往墙上砸,又抡起铁锹……

吃饱,成为落人生最大的愿望,以至他老年以后很肥胖。分田到户的八十年代,中年的落就想尽一切办法,只为了一日三餐能吃饱。

双腿踏上大马路的砂石地面,落的心里有种着陆的踏实感。开始跑过的那段路,感觉自己像寺门前河段的浮舟,飘飘揺摇无法抛锚。

落不顾头顶炙热的火球,站在马路边上手搭凉棚,遥遥可见矽矿山头白光闪烁。

就这样回家,我该对爹娘怎么讲呢?落现在思考的不是拋在身后的过去,而是即将面临的未来。仿佛这条马路是他人生中最重要转折点,他必须通过自身努力去完成一次转身。

看了看脚下的影子,落知道时间尚还早,他还可以思考应对之法。

落的脚步放慢了,他不再急于奔跑,而是迈开双腿大步走。落的思维又回到了吃饱的问题上。

当初就是因为家里孩子多,吃不饱,才把他送人的不是吗?接收的是本家,那户人家说了,去了连姓都无须改。并且强调只要年龄最小的,小的容易带亲。他的名字叫落,是家中老幺,意思就是娘胎最后落下的那一个。

如果回去了,爹娘还会把他送回恶老头那儿吗?我就是饿死,也要在爹娘身边。就这么说不就得了。再说,国家这么大,饿死的成千上万,又不止我一个,死就死吧,死在家中就不会做孤魂野鬼了。

落的脚步轻快了许多,天空中有一片挡住了烈日,路边的树叶微微在动,空气也活泛一些了。落张开双臂,仿佛指缝有风穿过。落感觉自己长了一对翅膀,正在蓝天下飞翔,飞翔,飞往向远的地方。

落眼前是三间熟悉的老茅屋,屋前的板栗树竟然这么高了。这棵板栗树还是五岁那年,他和爹爹一起栽种的。

家里有个白头发的婆婆站在堂屋里背对着他,堂屋墙壁上贴着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画像。

白发婆婆似乎听到了动静,慢慢地转过头来。

落看见了她的脸。

如钥匙插入锈蚀的锁,落的喉咙锈住了。

口一张,却喊不出。

娘。

落的世界起了风。

起了云。

大雨滂沱。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