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弹琴 听音

要不是和常常有约,晚上我应该是到 凯锋武道 和杨勇、雄军几个兄弟们切磋去的。
开发区,小拇指汽修 院内二楼 常音堂 。我不知道它竟然有那么大,小桥流水,绿竹掩映,青砖灰瓦,一棵树,两只猫,若干的古琴……
许多的气质型美女,玉手纤纤的在拨弄琴弦。
当下心中涟漪泛起,好想在这里弹一弹琴或者谈一谈情……
我微信里问常常说,我到了亲,你在哪个屋屋里?
她飘忽而至,口中嚼着馍馍领我向角落的一间屋子里去。
李志国 老师(朗诵和语言大咖)在那里,就一个玻璃杯,喝他最爱的安吉白(茶)。
常常说,李老师,去,给牛老师秀一段。
他就真在一把古琴前坐下,抚琴弄弦,弹了一首曲子。他不管牛听不听得懂,兀自入境,浑然忘我。
一曲终了,前半程行云流水,后半截四处磕绊。
临了他一句,我粗通音律瞎弹。
我说,我一窍不通糊听。
而我俩来这里,却不是为了这假迷三道的鸣琴听音。来,是为了听一堂课。
司剑虹老师要在这里带着大家读国学经典,今天他讲的是《论语》。
一堂课下来,我才恍然间明白了一些。原来这前几年小儿在学校里读的背的那个东西竟然是高深的大学问。
非关文字,整部书字里行间却都是做人的道理。
知与行,行与知。
毫厘,千里。
看来,做人真的是需要每日三省吾身,琢否?磨否?琢磨否?
自从于老师(丹丹)在鸡汤里下了毒,我就担心司老师是不是也手臂上跑黑线,中毒不浅。
一晚上的课听下来,我才放心,他的国学是那一碗入此(舒服)的米淇,管喝,好消化,不是毒鸡汤。
文人风骨,知行合一。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