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12月8日记

1.

阴天。
接妈妈出院。相较前几天,她所在的科室人多了许多,护士忙不过来,等她输上液,已是九点多了。

弟弟在十点半就帮她办好了出院手续。
十一点半,妈妈输完液完,推开住院部的帘子,她情不自禁地说:“终于出来了。”

2

我要邹先生直接带着我们去了菜市场。
肉、鱼糕、西红柿、火腿。我问妈妈还要什么,她说就这些吧。

话说卖肉的女人看见我们,连忙招呼不迭,待到我们走到跟前,称了肉,为凑整数,她往里面加些零碎,我有些不悦,把那些丢了出来,她用放进去。

“是好的。”她边说边系上塑料袋。
“我不要那些零头巴果。”我解开,一样丢了出来。

“没算钱,是加的望秤。”
“不要这个望秤。”我依然。
这次她把袋子递给妈妈。

要是从前,我可能会不给钱直接走人。今天虽然不高兴,但想着妈妈没说什么,我就没再多说。

顶不喜欢这样的人。

3.

“哎呀,回来了啊。”爸爸看见妈妈,连忙站起身,笑盈盈的:“怎么还像变得标致些了。”
“你把屋后收得蛮好了,看起来平平展展的。有功劳。”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不朝他们看,也知道他们老夫妻在互相打趣。

4.

淘米、煮米,再把开水烧上,就去园子扯萝卜、芫荽、小葱、青菜。
青菜叶子的背面太多小虫子。
“泡水里,晚上那虫子就掉下来了。”邹先生说。

把鲫鱼煎至两面微黄,再放入萝卜丝,开水炖汤,起锅时放芫荽,小葱,哎呀,那个香呀……
另炒了瘦肉加火腿。

火腿里面也放了少许芫荽。芫荽嫩嫩的,碧碧的,放一点,好看。
饭吃完,碗筷收好,地拖干净,看了看时间,已是下午二点。

5.

午休。
躺下时,习惯性打开喜马拉雅。

这段时间又开始听《红楼梦》,今天听的是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当听到雨村闲居无聊,饭后出来闲步.信步至一山环水旋,茂林深竹处的庙宇,见到门巷倾颓,墙垣朽败的”智通寺”门旁的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时.默想了一会儿,想雨村看到,也想到这两句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但他后来依然不改贪婪的本性。

在这回里,雨村进入这座庙宇,想看个究竟,却不想遇见的那个老僧“既聋且昏,齿落舌钝”,便不在意,出来了。

或许,曹雪芹的“既聋且昏,齿落舌钝”并非指的老僧,他在那里就是暗示雨村。就如他在第五回以警幻仙姑的各种司,告诉宝玉黛玉、宝钗、湘云、香菱……她们的结局,但那时的宝玉又如何能够想到呢?

6.

天色更暗了。
是在酝酿一场雪么?
忽想到我这般安静的生活,大约与书是离不开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