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人到中秋不自由

在这个万家欢度中秋之日,我在逆旅中,忽然想到,中秋这个节日在我最爱的两部古代文学作品中有着非凡的意义。一部是《牡丹亭》,一部是《红楼梦》。

中秋这天,正是杜丽娘离魂之日: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集贤宾】(旦)海天悠、问冰蟾何处涌?玉杵秋空,凭谁窃药把嫦娥奉?甚西风吹梦无踪!人去难逢,须不是神挑鬼弄。在眉峰,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

(旦望叹介)轮时盼节想中秋,人到中秋不自由。奴命不中孤月照,残生今夜雨中休。

【前腔】你便好中秋月儿谁受用?剪西风泪雨梧桐。楞生瘦骨加沉重。趱程期是那天外哀鸿。草际寒蛩,撒剌剌纸条窗缝。(旦惊作昏介)冷松松,软兀剌四梢难动。

而在《红楼梦》中,中秋也临近曹雪芹搁笔之处: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湘云方欲联时,黛玉指池中黑影与湘云看道:“你看那河里怎么象个人在黑影里去了,敢是个鬼罢?”湘云笑道:“可是又见鬼了。我是不怕鬼的,等我打他一下。”因弯腰拾了一块小石片向那池中打去,只听打得水响,一个大圆圈将月影荡散复聚者几次。只听那黑影里嘎然一声,却飞起一个大白鹤来,直往藕香榭去了。黛玉笑道:“原来是他,猛然想不到,反吓了一跳。”湘云笑道:“这个鹤有趣,倒助了我了。”因联道:

窗灯焰已昏。寒塘渡鹤影,

 

林黛玉听了,又叫好,又跺足,说:“了不得,这鹤真是助他的了!这一句更比‘秋湍’不同,叫我对什么才好?‘影’字只有一个‘魂’字可对,况且‘寒塘渡鹤’何等自然,何等现成,何等有景且又新鲜,我竟要搁笔了。”湘云笑道:“大家细想就有了,不然就放着明日再联也可。”黛玉只看天,不理他,半日,猛然笑道:“你不必说嘴,我也有了,你听听。”因对道:

冷月葬花魂。

湘云拍手赞道:“果然好极!非此不能对。好个‘葬花魂’!”因又叹道:“诗固新奇,只是太颓丧了些。你现病着,不该作此过于清奇诡谲之语。”黛玉笑道:“不如此如何压倒你。下句竟还未得,只为用工在这一句了。”

当时颦儿和湘云姑娘,仍旧斗才,自得开心,何曾想接下来的变故?

 

读书那会儿,无论如何我都读不下去《红楼梦》,直到我在湛江讲过十多遍《牡丹亭》,熟悉了《牡丹亭》的结构和语言,忽然就迫不及待读完了《红楼梦》。从那以后我习惯把两本书对照。虽然我不研究《红楼梦》,但我从《红楼梦》往回看《牡丹亭》,曹雪芹一定是很懂《牡丹亭》的人。

《红楼梦》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晴雯死,芳官等入水月庵出家,接下来几回,贾迎春的婚姻悲剧,香菱病入膏肓。这些情节,与《牡丹亭》相似,都以中秋作为悲剧转折点。而他们都共同选择把中秋这个万人团圆日作为“死”的一个节点,是为什么呢?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曹雪芹在《红楼梦》第八十回搁笔,不管出于什么缘故,我觉得并非是可惜的事。我想到俞平伯先生的话:“八十回中的黛玉是好好的活人”,逆旅之中,这样话可以疗治我的感伤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