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发自内心的对我敬爱的老师说: 有您,真好!

惶惶然半生已过,现在回头去认真过滤曾经走过的路,曾经遇见的人,凭心而论,能留在心里的已经所剩无几。除父母家人外,这所剩无几的少数人,自然是与我有着不一般的情意的人,会让我无论在什么时候想起,都想由衷的对他说一声: 有您,真好!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有幸成为尹明远老师的学生是我初三那一年。中考前两个月,我去尹明远老师所从教的初中借读。他当时是我们镇上甚至全县的语文权威,因为性格清高孤傲终不得重用,但谁都知道他有才,所有教学上的,从小学一直到高中的语文教学难题,攻克不了的时候,最终都是落在他的手上才得以圆满解决。没去的时候就有耳闻,但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成为他的学生。偏巧我的性情属于那种女孩子中少有的桀骜不驯。崇拜归崇拜,但好奇中夹杂着试探,是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见面礼,很显然,会导致我们第一印象的不和谐!

“你就是新来的同学?”家人把我领进尹老师的宿舍兼办公室,就有事匆匆走了。尹老师当时正坐在办公桌前批改作业。听到门响,接着和我家里人点了一下头,就转过眼睛来看着我。大概四十几岁的年纪,皮肤黝黑,穿着很普通的中山装,黑布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没有过滤嘴的“两头忙”,那两个夹着烟的手指早已被长年累月的“烟熏火燎”糟蹋的面目全非,黑黄黑黄的。头发根根都像是竖立着的,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和他的一双大眼睛商量好了似的瞪着我,带着威严,也带着不友善。

“是的。”我勇敢地迎上他的目光,带着大无畏的凛然,没有一丝一毫地躲闪和畏惧。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就用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眨都不眨,我看到了他满口同样黑黄的牙齿。
“叫什么名字?”他似乎是被我激怒了,略停了一小会,大概三十秒的样子,把手里快要烧到手指头的烟屁股扔到面前的地上,并用脚狠狠地碾灭,才又抬头看了看我,问道。

“曾小红。”我照样是面不改色,不亢不卑。
“接着说。”他忽然转过脸去,留给我一个后背。
“说什么?”我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懵懂了。
“说说你的情况。”他头也没回的又说。
“我的情况?我家里人没给你说吗?”
“我想听你自己说!”语气不置可否,毫无余地。我有短暂的慌乱,就像打仗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中了敌人的埋伏圈一样,感觉摸不透敌情,但我立刻调整战略,企图用“以不变应万变”的方式来化解这个险局。

“你就是尹明远老师吧?”我答非所问,我承认我是故意的,甚至自作聪明的认为自己可以把“局势”扳回来。
“我是谁,你家里人没跟你说吗?”他拿着笔的手停在半空,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悦。他似乎也在等着我说“我想听你说”的话。
“说……了”,我顿时愣住了,他的这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反问,明显胜我的小聪明一筹,我顿时哑口无言了,哪有胆量把那句混账话说出来呀。只好老老实实地交代自己到这里来借读的来龙去脉。

“我是你的班主任,我叫尹明远,你要是愿意的话就喊我尹老师,不愿意的话就喊我尹明远……”他语气缓和多了,可能觉得我在和他交手的第一回合中输了,故意放低一下姿态,想缓和一下这还没开始的师生关系。
“尹老师,您是老师,我怎么可以喊你的名字呢?”那一刻,我有天大的胆,也不敢拿父母给我的家教开玩笑。我毕恭毕敬地应道。

听他的课,我才真正知道,他和我以前的那么多老师有什么样的不同。他的课堂时而如行云流水,时而如巨浪翻涌,每时每刻都激情四射,每一句话都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孔乙己的多余,祥林嫂的可悲,藤野先生的认真,曹操的奸诈还有诸葛亮的忠诚,都在他口若悬河的表达中,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直到今天回忆起来还历历在目,耳边仿佛还有他的声音在那个破旧的教室里回荡。我被他的妙趣横生的课堂语言深深的折服和打动了……

可能是因为他也渐渐地觉得我语文功底不差,用他后来的话说,他没想到,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会有那么丰富的思维,于是他主动找我家人,说想培养我。我当然求之不得,小心翼翼地按时完成他额外布置给我地写观察日记和课外小练笔的任务。

尹老师认真地用蜡纸在钢板上给我刻上格子,然后在油印机上打印,再装订成一个个十六开的作文本,总是一个没用完,另外一个又放在了我的课桌上,要求我必须按照他打好的格子认认真真写。还会再给我订很多三十二开的小本本,便于随身携带,看到什么随时写下来。看到天上飞来一只鸟,他会让我用一段话写出来这只鸟的动作叫声;看到一副画,他会让我写这幅画画了什么,画家想表达什么;听到一首歌,他会让我说听这首歌的感受,哪句歌词是那首歌的中心……直到现在,我都有随手记笔记的习惯,我也经常给我的学生说,让他们也看到什么,想到什么就养成随手记下来的习惯。

很可惜,我没有被他雕琢成他想成为的样子,但是他给我的潜移默化的教育却影响了我的一生。他去世以后,我只有一年清明去给他上过一次坟,至今愧疚不已,我感觉自己对不起他。

还有很多发生在我们师生之间的事情,考虑到本文的用途,就此止笔,以后有机会,我会再写,我要把他影响到我的一言一行都记录下来,留作永远的纪念,还想发自内心的对我敬爱的尹老师说: 有您,真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