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杜鹃谷随笔

上次去杜鹃谷游玩似乎已是很早的事了,虽然每年也会去珠山游逛一二,但却很少再去看花。自从有了杜鹃花节以后,听说大珠山便有了“春来飞红第一山”的美名,每到花开时节人山人海,因此实在不愿意再借着赏花的虚名去享受那拥挤的乐趣。更多的时候是去石门寺景区,或登山健身,或访幽寻古,虽然少了些艳丽带来的喧嚣,但是却多了些内涵和幽静

印象里的杜鹃谷仍然停留在十几年前的记忆,一条小路,是不经人工修饰的,曲曲折折从沟底伸向山顶,消失在白云深处,花开的季节,虽然杜鹃没有现在那么繁茂,但依然可以用满山红遍、万紫千红来形容。两旁的沟谷里,杨柳淡黄,溪水潺潺,湿地上,乱石间,长满了野芹、野葱,踏春的人累了,便会坐在石头上戏水歇息,也有人去沟里寻拔野菜,很是惬意,感觉那是真正的享受春天,享受生活。杜鹃花随着山风的呼唤,摇曳各种妩媚的姿态,尽情绽放着生命的绚烂,兴起处,也会不吝啬的抛出几片洒落风中,轻舞一番,然后随水流向远方,颇有点落花随水流香,春与清溪等长的意境
司机随笔的图片
清明时节,突然有了强烈的去杜鹃谷赏春探幽,寻找记忆的强烈感觉,为了避开拥挤的人流,特意选在了下午三点以后进山。

虽然已经过了赏花的最佳时期,但如潮的人流已然超出了我的预期,远远望去,依山旁水修建的木栈道上,人头攒动,下山的络绎不绝,上山的前挤后拥。顾不上水波潋滟,也顾不上青葱翠黛,脚下施展闪转腾挪的功夫,如一粒被裹胁在泥流中的沙子,身不由己的向前流淌。这让我想起那些讥讽假期景区人满为患的段子,我想如果在几天前的赏花旺季,走在这条木栈道上,如果发生谁搂错了谁的伴侣,谁掏错了谁的口袋的事情,应该不值得大惊小怪。

一路走,一路努力的寻找着从前的影子。幽僻的山间小路已经开辟成可以容纳两三人并进的观光道路,虽然宽广了许多,也敞亮了不少,但缺少了些清幽,游客们一拨拨,一簇簇,像是带着任务一般,一站一拍,匆匆穿行。如果在这里想感受“趁暖行山径,寻幽过野亭”的乐趣是不可能的,更不要说那种能够涤荡杂念的“潭影空人心”的静幽空灵。这很自然的让人想起杨巨源的《城东早春》,真正的爱春赏春,应是绿柳才黄半未匀的时侯,及至上林花似锦,我们追逐的更多是它的外表的浓丽,而往往忽视了春天最富内涵的生机。
山路旁边,茅庐依旧伫立,只是更换了新颜,高挂的红灯笼,还有晃眼的广告,如同在一个古稀老人的脸上涂抹了一层厚厚的脂粉,遮掩了岁月的沧桑和古朴,像一个不伦不类的老年门童,用沙哑的声音呼唤着游客的口袋。它与不远处的特色产品市场一起,构筑起一个小型的市场,并共同与周边的景色营造了一个都市花园。这几乎是每个景区千篇一律的景观,作为一方的管理者,用旅游带动经济,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作为一个游客,如果仅到这里,至多算是来休闲,不能说游春赏景的。

 

因为前几天刚经过一场寒流,山坡上,沟谷里,大部分杜鹃花在风吹雨打下已然凋落,留落一地残红,只有在背风的凹处,还能看见一小片零星的杜鹃花在风中摇曳,在暮春时节,施展这浑身的解数,吐艳挣芳,吸引着游客拍照留影。对许多人来说,杜鹃花凋落,这是一件伤心的事情,我听见有游客不满的嘟囔着,猜想他们肯定懊恼着来的太迟又或者埋怨着花开的太早,以至于错过了看花的佳期。惜春长怕花开早,南宋稼轩先生因为忧国忧民发出这样的伤感,并期望着芳草阻断春归路。仔细想来,花开虽然满园春色,但花落岂不也是满地春光,更何况,溪涧里,满载着落花香气的流水,跳动着春天的旋律,山坡上,那一点点破土而出的新绿,正在孕育着倔强的生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