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雪是大浪漫,你是小人间

想和你一起坐在红泥小火炉旁煮一壶绿蚁新醅酒看那窗外纷飞的雪落在梅花枝头。

2022年1月4日 星期二 雪

司机随笔的图片

放学,延时,开例会。

走出校门时,将近晚七点,地上已经是一层薄雪。

这新年的第一场雪啊,立刻兴奋了整个朋友圈。

 

 

穿了小高跟的长靴,走路便需要格外的小心翼翼。到了小区门口,终于敢停下来,拍了雪落的视频,慢放的镜头里,雪花簌簌而落,并不唯美却足以让欣喜。

 

 

一直觉得,没有雪的冬天是不能算冬天的。要下,就得是纷纷扬扬,鹅毛大雪那才叫过瘾。尤其是过年时,伴着大雪,映着门前的红灯笼和一地鞭炮的碎屑,再加上孩子们冻得通红的小手,雪地里奔跑欢笑,那才叫有年味!

 

记忆里是有过这么一场大雪的。

那时还住在农村的老房子里,一道塑料布张盖的封门隔开了屋外的寒冷,可哪儿能关住我们外出玩雪的心啊。

待雪稍停,便迫不及待的跑到街上去,感觉雪下得足有尺把厚,门口的石板上,像极了盖着厚厚的棉被,树枝都要压断了,总让人忍不住去吞上几口,这时大孩子们总会一边打趣着说“吃雪变鳖”,一边也是挑着干净的雪往嘴里塞。尽管N年后我们都知道,那雪是极脏的,是吃不得的,可当时吃到嘴里的分明凉丝丝甜滋滋的呢!

 

 

记得有一年元宵节时下了一场大雪,所以有了记忆里最声势浩大的是堆雪人场景。

那时,街坊邻居吃饭都是端着碗在街上的,大人小孩儿也是极熟识的。也是因为那场雪太大了,所以不仅是孩子,家家户户的大人也参与了进来。大铁锹伴着欢笑声舞动,不同造型的雪人便诞生了。许是那会儿年纪小,感觉每一个雪人都有一人多高,印象最深的是一只“雪老虎”,高大的身形,中空的肚子,小孩子们甚至可以藏到它的肚子里玩。

从街头一眼望过去,一溜儿的雪人啊,造型各异,蔚为壮观。尤其是到了晚上,每个雪人上都插上了红灯笼,现在仍能清晰地回忆起那冬夜里的灯光。待小孩子们玩累了散了,宁静的村落,温暖的灯光,画面竟然极其静美温馨。所以,在那个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的冬日的夜晚,小孩子们却是迟迟不愿回家睡觉的。现在想来,那,才是年的感觉。

 

 

很喜欢木心的《从前慢》:从前的日子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如果恰巧遇到大雪,过年走亲戚便更慢了。平日里常常是爸爸骑一辆自行车,前面坐着我,后面坐着我妈,车把上挂着两包带给亲戚的糖果点心。

但如果下雪,便只能是步行了。早上吃完早饭,从家出发,尽管都是三里五村的,可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仍算是出了一趟远门,穿上新衣新鞋,戴上手套帽子,全副武装之后,便跟着大人出发了。一路上是何等的欢欣雀跃,不管不顾的走啊,跑啊,不知摔了多少跤,全然不顾出门时穿得新衣服。走累了,便往地下一蹲,让爸妈一人拉一只手,开始在地上滑行。那时一天只走一家亲戚,需吃了午饭再回家,且能得到五毛一元的压岁钱,已经觉得是别样的幸福了。

 

 

此刻,坐在暖气很足的单元楼里,甚至可以穿了夏天的家居服,不出门的时候,连季节都是模糊的。已经有几年听不到鞭炮声了,再加上疫情,年便过得越发敷衍起来。

但如果下雪,就不一样了,就会多了几许浪漫与热烈。

 

余光中说,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下面平铺着皓影,上面流转着亮银,而你带笑地向我走来,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今天上网,总是铺天盖地的疫情通报信息。唯愿早日新雪初霁,疫散无踪。

雪落倾城,三冬含暖。往事从容,岁月深情。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