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山村 羊儿 我俩

当她把手机镜头对着我的时候,我反倒就不会唱了。

回老家的路上,车少路况好,我把车载音响的音乐声开的较大,遇到那种节奏感特别强的歌曲,偶尔也跟着嚎上那么一嗓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她坐在副驾驶,眯着眼睛听歌。

一路向西的时候,阳光正好斜刺刺的照下,温暖无比。

我想,这大概是她较为享受的幸福之一。

在冬至前的一天回家给守在村子里的父母送点饺子馅,看看他们,互道问候。

 

本来说好每周都要陪着她出来跑跑的,可七事八事的总是不能成行。

她说既然回来了,我们干脆就往前边再跑跑,过了西土河,去西山,牛洞河转转。

 

到西土河村时,她说在往下走吧。

再往下,便是牛洞河,前李河,西山需要左拐。

 

记不得今年春天我们是来过这里没有,如今的牛洞路在被夏季的雨水冲刷之后已不如从前那么好了。

河沟底便是所谓红色圣地前李河村,河床里的路基早已不复存在,只见满河道都是从山上滚下来大大小小的青石。挨着河床建造的几座房子院子已被山洪破坏损毁,剩下不到一半残存在那里。石头与石头之间,看一看到一些杂物遗弃在那里,零零碎碎。

老村长门前的梨树还在,那一处院子还好。

 

我没有勇气再带着她往前,掉头返回来,在半山腰的牛洞河转了转。

当然,我们俩也记不起这是第几次来这里。总觉得这种小小的山村很是叫人喜欢,它小小的,安安静静。

阳光照下来的时候,这边山亮着,那边山暗着,层次分明。

 

在村子中间的一处院落我们停下脚步,各自在那个类似舞台的院子上录了一段视频。

天那么蓝,墙那么黄,树那么绿。

妻子说,这种破旧的东西呈现在影像里竟然可以是那么美。

是啊,以旧为美,已破败为美在美学里是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喜欢的呢。

 

上山的路上,一群原本在山坡上吃草的羊跑到路中间挡住了我们的前面。

它们“喕喕”的叫着,撅着屁股往前。

有的羊会边走边拉,星星点点的羊粪蛋就洒了一路。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