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似况味不是况味

诤友说我老是写【生活况味】,作者本人对此尽管有些不忿,但没法不承认,周一到周五大多是省时些的日常记录,紧张的时间里我静不下心去一点一点磨文章,也做不到像诤友一样写起时事政治来得心应手侃侃而谈,只能把想好的长篇大论放到时间相对充沛的周末。
这是从客观方面。那我自己又为什么总倾向于【生活况味】呢。或许该值得庆幸对这等充满紧张和压力的学习生活还抱有记录欲,使得成长的足迹被见证,使得走过的每一点无法重来的时间有了永恒下去的可能,哪天回过头来去追溯一段不管多复杂难忘的时期,总能在【生活况味】里有迹可循,找到只属于那个时期的一个故事,和只属于那些夜晚的那些心境。
总之,这个专栏使我的生活独一无二,是个记载着真实的地方。

司机随笔的图片

又谈过去半章,标题旁的【生活况味】都不像生活况味了。
有关那个让人期待的英语节有两件事,一是值得庆贺的,雨田几人的歌舞《Good Time》克服重重困难不易,荣登英语节节目单。二嘛也没什么,就是买的《哈姆雷特》的衣服到了,推开家门就看见它躺在凳子上,一团深蓝色。其实是藏青色,中间延至裙摆又缀了一层很亮的金色刺绣似的花纹,像叶子与花相连。曾在宝蓝色和藏青色之间反复斟酌,最终是选了更为沉稳一点儿的后者。那种深色和亮色的反差形成的视觉冲击和相互衬托的效果倒也是好看的。
只是我这颈部和后背的赘肉有些多了,我能用十天把它们消下去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