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生死都只有一条命

人们常说“猫有九条命”,可这只山野间的小猫咪我仅见过一面,再见它时已死了。

我是出门时在一个墙角发现这个小动物的,它倦缩着小小的身子,似乎很冷,很害怕。凭我在山里饲养小狗的经验,判断这只小猫咪生下还不足月。猫娘不像狗妈妈,狗妈妈生下狗崽子会照顾,一直护着狗崽子们,狗崽子能吃饭时当妈妈的也会让狗娃们先吃。而猫娘则不同,生下猫娃后多半不再管它们,我猜想这只可怜的小猫咪是出来找吃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原本的路边街市热热闹闹,过往行人很多,这些小生命出来找口吃的活下来还不算太难。只是现在不仅不会操作手机找出绿码的老年人出行难,就连挣扎在养家糊口路上的青壮年也被“疫情”弄得行路难。活着固然重要,没想到活下去变成了越来越难的事情。这只刚睁开睛睛的小猫咪可能饿得太久了,金色的阳光下居然浑身瑟瑟发抖,见我靠近时还呲牙拼力发出响声,身子倦缩得更小了……

我返回身回家拿了些米饭,将吃剩下的鱼捏碎取出鱼刺,拌进饭里,装进一只小碗里。小猫咪还缩在墙角上,眼睛看着碗,不再对我呲牙裂着小嘴了,只是不怕上前。我担心路过的狗会抢了这碗里的饭,找来东西作了遮挡,悄悄退走,远远的看着小猫咪可会上前吃饭。

小咪猫还蹲在墙角,碗还放在那里。

 

 

待我回来再见到这只小猫咪时,它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我上前蹲下来摸摸,它已没了呼吸,身上凉凉的。我的心忽地沉下来,这片秋阳下,我和它两个生命就在那个墙角相遇,再见时一个生命已走了,徒留下另一个生命默立空山。或许,上辈子我们曾是好友或是亲人,今生这么弱小的生命还没来得及多看一眼这世道,拼力在最后的旅程中耗尽最后一点力气寻觅到我,见上一面,就在我路过的地方闭上了才睁开不足一个月的眼睛。

 

 

我摘下两片荷叶,将小猫咪小心的包裹好,荷一把锄头觅一处向阳的土坡,挖了一个坑。默立一会儿,把小猫咪与两片荷叶埋在了这片黄土里,上面植些草。尽管我小时候在乡村见到大人将死后的猫挂到树上,说猫会上树,死后也要放树上。可我终是不忍心将这乳毛未干、还未品尝到人间味道的小猫咪挂到树上,任由风吹雨打。我看到过它活着的时候冷得瑟瑟发抖的样子,怎么忍心再让它在越来越冷的寒风冰雪中受苦受难。

年少时看《红楼梦》,黛玉葬花落泪,还曾埋怨过这么娇滴滴的丫头,怎么能担当天下大任呢?我笃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只是几十年风雨苍桑路,一大把辛酸人间泪。也未曾想到,我在空山荒岭间白发渐来渐多,心肠也越来越软,看流水落花尚能理解四季轮回,荣枯一季尔。只是还见不得生离死别,以前送别挚友亲人时伤心落泪,现在见到与我们同生一个人间的另类生命逝去时,也会难过。

 

我与它们都是天地间一条生命,活着不易,死时难过。掩埋一条消亡的生命是报恩还愿,能被掩埋也是来这人间走一趟的幸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