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采几枝马兰菊回家

清晨,醒来习惯第一眼看窗户,察天气。只见淡橘色窗帘,被霞光映地通红。
多日阴雨,终于晴了。股溜爬起来,一改往日赖床习惯。急忙把柜子里的厚被子抱楼下晒。谚语说:一场秋雨一场寒,天已冷,需添被子。
软绵的被子扛在肩头,穿过我的小花园便可到晒衣架。
小花园,荒芜了,杂草丛生,尽显深秋的况味。
一半枯黄,一半青绿,得细细瞅,才见得我最爱的紫苏,瘦干干的,与野草相挤,青紫相间的叶藏在老黄的杂草里,像女子未舒开的裙裾,予人一种美丽的想象。排列有序的种穗努力伸出草丛,吹风,沐光,汲取天地养份,孕籽。如紫衣美人,隐闲草暖阳中,沉香浮动。夏日,因生长太霸道,几乎占霸占个花园的美人蕉,被我连根刨了,栽上朴素的马兰菊,不晓得啥时又冒出新苗,已叶阔体盈,洒脱,俊逸,凌乱的秋草丛透出反季节的春意。几枝马兰菊依偎着翠美人,扬着粉嫩的笑脸,如邻家小姑娘,清秀纯美极了。凌霄花藤,野草间恣意扭动柔软的细腰,小青蛇i般妖而浪漫。珊瑚樱躲在枯草里,愈加青翠,红绿小果子缀枝,如翠珠,如玛瑙。其它栽种的花草,娇气些的,不胜环境的逼迫,化作烟泥,不留痕。欲要起步离开,瞥见脚边,堆绿聚翠,呀,野蛮的枯草窝,生出一片稠密的胡芫草,清新碧翠,抽出不起眼的绿花穗,跟叶子同色,极难让人发现,通体玉绿,毫不受气候影响,仰首挺胸,自个儿绿着,可爱透顶。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茎拉拉藤抓住裤脚,跟着我走到晾架,本以为自己起得多早呢,晾衣架花花绿绿晾满了被子床单,还有几处闲着的,夹了密密的塑料夹子占着。处处令人体味到人间烟火的味,周遭的喧嚣,生活的本性,每个人都在热情而用心地对待日子,顿觉身心也注入一股精神气,好爱细碎隽永的俗世。我沿着麦冬草掩映的小道,巡视一下,在马兰菊摇曳紫烟的丙单元,找到一点空隙把被子晾了。刚回头走到熏香的紫茉莉花丛,看见穿白毛衣的年轻女子抱着被子站着,跟隔壁的女人在说话,女人拔着开花结籽的篷蒿,清冽的空气中弥漫着蒿香夹杂泥土香,我听着她们在说没地方晒被子的事,低头择捡裤脚的草籽,拉拉藤不知啥时放弃跟踪,留下几粒茸茸的籽黏于裤脚,如专意雕上的小饰。白毛衣女子抱着被子去往广场,我摘掉裤脚的草籽,欲要去清理小花园,一楼的阿姨端了碗剩饭,边热情地跟我打招呼,边把碗中的东西往我的小花园猛一浇,清秀醉美的胡芫草,像个掉进粪坑的小女孩,满头污秽,哇哇大哭。我只能看着,不能说,整个夏天,小花园成了她垃圾桶,剩饭菜都往这里倒,我嫌脏,再也没有打理过花草,便荒了。虽可惜了花园,也为此不开心,又因老人的这个怪癖,产生好奇,带来异样的人间察觉。我越来越能看惯并接受俗世中原本最嫌弃的东西,但不世俗,喜欢小人物的真实与伎俩。人与人,同草木与草木,各显其质,尽其性,自然而然,我以美好之心观望,意味深长啊。

这时日头高过楼前的大构树,金光泼洒,楼道里不断有人出来,背着书包的孩子,抽着香烟的中年人,边走边吃早饭的女子,走着路打着领带的青年,……皆形色匆匆,精神饱满。我蹲下去挑马兰菊花,老远听到高跟鞋咚咚音,三楼的女人提着双棉鞋扭着腰枝走出来,空气中飘来胭脂粉的香味,她迎头斜眼看我,十分不理解:“又小又丑的花,采回家插瓶有啥好看的?”她把鞋子摆到车库窗台最得阳光的地方,手理了理发稍,又瞥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买花,留钱干嘛?哎吆,你头发剪了烫了,为啥不染一下,染了才有气质呀!”(其实我花钱大手大脚)
我又折了枝淡紫的马兰花,看了眼她黄灿灿的发色,微笑。
刚才倒剩饭的阿姨,捧着空碗看着我俩冒一句:“中国人头发是黑的!”
女人掸了掸新衣服,又抚了抚发,胭脂粉味浓过紫茉莉香,欲要说话。隔壁的矮胖女人端着一筛刚焯的扁豆出来,往地上一放,急忙地拉起蹲下去采花的我,神秘兮兮地:“小赵家的,你女儿生了?”(她们都称呼我小赵家的)
我先盯着手中秀气的马兰菊,再扬眉笑着:“是啊,生了个小公主!”
她拽着我的手松开,眼神由原来的光芒四射忽变暗了:“女孩也好!”
什么叫“也好”,我觉得手中的马兰菊,如清纯的小女孩,小仙女般干净乖巧,就是好!
她立刻眉宇舒展又瞬间拧成疙瘩,贴着我耳朵”总比我家媳妇要好,比你女儿结婚早,贪玩不要生孩子,愁死人了……”
三楼时尚的女人,冲着自家窗口喊了一声:“说好了早点去加油,今天油价又涨了两角,快点啊!”又拉了拉衣襟对着矮胖女人低声地:“不生你才省事,自由!”
接下来,这个话题,她们讨论开了。
日头快到楼顶了,紫茉莉瓣子蜷缩,杂草丛喇叭花开始微卷,草尖的露珠晾干。她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偶尔把目光投向不参与她们一伙的我:“小赵家的,你说说是不是……。”我看花,被一种热气腾腾的俗间烟火氛围包围,她们比之网络自命不凡的所谓文艺范,真实可爱,温情琐碎。她们家长里短,想说就说,想笑就笑,从不装优雅,不刻意修炼内外兼修之美,更不会矫情地谈论读书,她们的美如草木之美,清澈而随性。
跟她们交往自在,对她们的言辞,可任意回复,也可一言不发。
她们看看日头,商量着吃过午饭,一起去超市买东西,今天附近超市庆周年,商品打折。
我掐了几枝马兰菊,往家回,身后,丙单元的胖女人叫嚷:“谁的被子晒到我们单元门口来了!”再传来几个女人的笑声:“小赵家的,你请过人家给你拍照!”
我装作没听见,暗笑,手中的马兰花也笑。
好有质感的人间呀,喜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