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请喝百事可乐

请喝百事可乐

司机随笔的图片

放学后,赵大军与张兴辉结伴去购买生活用品。他们出了校门,前行二百米,转到这座县城的主干道。

1994年,主干道两侧正经历着巨大的变化,原来两侧的平房,已经大部分拆除,建起一座座五层或六层的楼房。临近转盘的地方,甚至建起一座十几层的楼房。留存的一些平房,墙上也涂着大大的“拆”字,有的打着拆迁甩卖的广告。那些广告很诱人,他们有时好奇心起,不免进去转转。十元的衬衫,二十元的旅游鞋,琳琅满目,看着都不错。

他们必须先买生活用品,这些不急之物,只能下次再买。出了店门,重新回到主干道,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他俩的名字。回头看去,原来是韩亦可骑着车已经到了跟前。

“你骑车怎么反倒在我们后面?”张兴辉笑着说。

“开学第一天,商老师布置一些班级工作,出来晚了。”韩亦可两只脚踩住地,车子停下来,她便跳下车,推着车跟着他们两个边走边聊:“你们这是去哪里啊?”

“买些生活用品,洗脸盆、洗发水、饭盒之类的,你知道哪里买便宜吗?”张兴辉问韩亦可。其实这个小县城并不大,即使没有人指导,转一两个小时,都能把价钱问得清清楚楚。所以他也没想着韩亦可指导,不过有话没话的闲说。

“我知道一个地方,保你们能买到既便宜又好的东西。”韩亦可一贯的热情,这时候正是帮助新同学的机会。只是一旁的赵大军一句话都不说,不紧不慢跟着走,多少让她有些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感觉。

赵大军并不是不爱说话,只是今天遭遇的两件尴尬事,韩亦可都恰好在场。如果是很熟的朋友,尴尬的场景不过一两句玩笑话就化解了,这道理赵大军不是不知道,但恰好他们并不熟,而每次韩亦可都要参与化解尴尬,这使赵大军有那么一点隐情被奸视的感觉。他不是误解韩亦可,仅仅是韩亦可的热情使他觉得别扭。

韩亦可大概也看出赵大军不冷不热的表情。可是作为“城里人”,又一口答应了张兴辉带着他们去那家店,即使赵大军冷冰冰的,她也只能装作看不见。她的话固然都是跟张兴辉对答,但她刻意用“你们”这个词,表示自己没有忽视赵大军在场。

“你们看,这家学子书店,里面有新出的小说,还有好看的杂志,就连教辅书,都比新华书店进货快。”

赵大军和张兴辉顺着韩亦可指向的方向看去,是一个很小的门面。张兴辉看了一眼,马上又朝前走去,赵大军则停下脚步,有意去店里转转。韩亦可这次没有会意错,见赵大军不开口,她说:“书店不错,赵大军是不是想去看看?我领你们进去转转。”一边说,一边把自行车停放好,用锁链车锁锁起来。

张兴辉有些不愿意,说:“买生活用品是正事,晚上都没有开水壶打热水呢。”韩亦可向张兴辉使了一个眼神,张兴辉老于世故,虽然不愿意,但看在韩亦可热情,也只好跟着进去。

赵大军一进书店,立刻神采焕发,抄起一本书,爱不释手:“哦哦,莫泊桑《漂亮朋友》,这本书出现在初中语文课本注释中,没想到竟然看到真书。”

“这本书是世界名著,我家里也有一本,不过……”韩亦可想说,但觉得没法说出口,就不说了。

赵大军不知道韩亦可想说什么,但推测大概就是“不过不能外借”。其实赵大军并没有想过要借韩亦可的书,他只是奇怪,一本书有什么值得珍惜的:“没关系,我自己买一本。”

韩亦可立刻明白了赵大军的意思,她急忙解释:“你没有必要买这本书,不是,我的意思是这本书可能不适合我们看。如果你真想看,我借给你看就好了。”

韩亦可怎么说话颠三倒四,不想借,又要借,说是世界名著,又说不值得看。赵大军一时参不透韩亦可的话中之意,拿着书犹豫再三。这时张兴辉走上前,一把将书躲过去,塞回书架,把赵大军推出店门:“下次再看,下次再买,今天买生活用品要紧。”

走了几百米,在“隆万超市”前,韩亦可又停靠自行车,锁车。

“我推荐你们在这里买。这里不像那些小店能砍价,但都是实打实的平价,实惠不贵。”韩亦可一边说,一边带着他们两个进了店里,这里没有柜台,一架一架的货品,都任由顾客自己挑选。赵大军先是一愣,但看了货架上的价签,并没有传言说的“超市东西贵”。赵大军选了暖壶、洗脸盆和饭盒等,合起总价钱似乎还要比他们村里的小百货店便宜一些。

他们结账的时候,韩亦可从冷柜里拿出三瓶饮料,出了超市门,递给他们两人每人一瓶:“请你们喝百事可乐。”

赵大军接过一瓶,拧开瓶盖,喝了一口,随之就呛出来:“这是什么?又苦又涩,像中药汤,真能喝吗?”

韩亦可和张兴辉见赵大军喝可乐竟然喝得如此狼狈,忍不住大笑起来。韩亦可忽然意识到,不应该笑的,她努力忍住笑,却见赵大军自己也笑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