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有关一次放弃

回想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有一多半都是现在觉得啼笑皆非的“傻事”。说那些事“傻”,是因为经历时过于感情用事,冲动过后再冷静下来,没有后悔也觉着自己傻。
最近越来越频繁,时常从脑海里浮现起那么可笑的一天,阴冷的冬日里我所做的决定。
围棋考级其实不难,但我没那个勇气,也没那个信心,谈不上厌恶,却也喜欢不起来。那时候为什么不愿报名也是不能用现在的角度去揣测的,只知道妈妈还是给报上了,还带着老师的期许,而我注定躲不掉了。

如果没有去考级,经历那糟糕的冬天,或许我现在也不会交杂着愧疚恐惧面对围棋。
那种面对面的竞争我本来就不喜欢,何况是竞争自己不擅长的事。

司机随笔的图片
千求万求还是被带过去了。是个刮看风的没有太阳的冬天,那大门外停了很多车,很多就打着双闪停在路上,大门口都是裹着形形色色羽绒服的家长朝自己的孩子挥手,基本都是八九岁以下的小孩,我有点儿显得突兀。
迈进那大的混乱的考场,我就好像跌进深海里的一只蚂蚁,有了要室息的压抑——我要在这无援的地带忍受一整天输赢的痛苦,一整天可怖的棋盘对抗的痛苦。我并不愿,我真想从那个大门逃出去,远离那室息的地方。

于是第一盘,我依然浸在深深的烦闷恐惧中。对面是个大约只有六岁的小男孩,我也已经忘了座位输赢都怎么分如何判,可能好胜心作崇,我极认真地想下好这盘,可能会为赢回点自信。

 

他催我,我在犹豫,我下得很慢吗,我闭口不言,却已经乱了。
他说我悔棋,然而老师平日讲那不算悔棋,我很疑惑,但我没说话。
他举手了,喊得非常大声,他竟然说,老师她悔棋。我不解地看着他。很快地,围来三四个老师,看着我,一个花白头发戴着金丝眼睛的说,你怎么能悔棋呢。我竟然没说话,望着几百人的场地,我在想我的老师怎么还不来。

没瞅到我老师。那压抑的环境又加深了。这棋该怎么下,什么时候结束——他为什么说我悔棋,我又为什么一句话也没说——我的老师为什么没出现,我为什么要哭。

哭我控制不了,又不想有啜泣声叫人听见。他一粒粒提掉我的棋子,我一点点加深着恐惧不安。
快让我离开这吧。

输了后跑到人少的走廊上,冷风灌进来,我盯着大门,多希望妈妈现在就在那等着我,我现在就能冲出去。无助感充斥全身,深深的无助。
我拔通电话,来接我吧,我不想考了。忍不下去了,太想离开了。老师没勉强我,只是下楼的时候说输一盘不要紧的,问我真的不考了吗。我说不考了,但没说悔棋一事。

我的老师很好,不过我让他失望了,之后再见到我也没勇气去面对他。像我依然无法面对围棋一样。

 

那么压抑的冬天。我是该如何看待那决定呢,放弃是正确的吗,好像已经无法断定对错,反正挺可笑也挺荒唐的,我也只觉得那时那个闭口不言的我是个胆小鬼,挺傻的。
围棋只学了两年不到,经过那个冬天后,我彻底放弃它了,已经是扎根在心里的抗拒和阴影了。
那天绝不只是输一盘棋的事,我奔出大门只觉得是解脱,其中的决择也没有后悔过。
可能是我和围棋的孽缘太深,我现在内心没什么波澜。很久以前就想把这事写出来,没想着写多好,没想到是今天。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