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流泪的萱草花

夏天的日子长了,五点天已大亮。她一早起来就推门走到院子里,侍弄那些花草,花草都不名贵,她就是这么一个平凡的人,大半辈子没享过什么大富大贵,也自嘲养不了那些名贵的花,她养的不过是些月季、兰草、满天星,木槿,窗前还有一丛萱草花。
松土、浇水,顺便看一眼开的正盛的月季,有浓郁的香气一阵阵弥漫开来,觉得也挺好的;只是转身及到窗前那一丛萱草时,神情有点落寞,它们还没有开花。
转回屋里煮粥、热饭,一个人的饭,昨晚剩下点饺子,将就着就是一顿早餐。人老了,有许多事都是将就的,一个人就更将就了。
儿子去外地已经半年多了,说是朋友介绍去写写剧本,挣点钱回来。她不懂剧本是怎么写的,只是知道儿子就是经常写啊写的,没有住上大屋,也没有开上豪车。倒是烟抽的越来越勤,头发白的也越来越多了……
儿子回老院子居住的那段日子,键盘在屋里一阵一阵噼里啪啦地响,屋里的烟味也越来越重。她拿过一个苹果,两个香蕉来放到桌上说:“累了就歇会儿。”
“妈,我不累。”他的手从键盘上抬起来,又抽了一口烟道。
“什么不累?歇一会儿。”她上来一边夺儿子手里的烟,一边还要按他电脑的开关“烟还是少抽点,也一把年纪了。”
儿子这才作投降状讨饶,不情愿地起身。
她说:“活儿,不是一时能干完的,钱也不是一天能挣得够的。”
儿子安静地沉默。
她问:“今儿中午吃嘛饭呀?”
儿子想了想说:“想吃炖菜了。”
她不是那种会做七个碟子、八个碗的女人,这一辈子就是做炖菜做的好。于是她就去割肉,去买菜,回来一样一样的收拾,煮肉、泡蘑菇、切葱花儿、切生姜,当然有最重要的一样,是不能不放的,那就是黄花菜。
儿子小时候,带他去吃婚席,儿子总是挑碗里的黄花菜吃。于是,某一年,她就从一个亲戚那里买来了萱草苗,种在了院子里。每年都能收一篮子萱草花,晒干了就是黄花菜了,炖菜的时候就放一把。
而每次舀到儿子碗里的菜,也都是黄花菜最多的。
儿子如今也中年了,没发大官,也没发大财,就像每个平凡人家的日子一样,也有要办的事,要花的钱,包括会发的愁。儿子也没别的本事,就是不停地写啊写啊,多少挣一点钱。
最近儿子压力也挺大的,因为孙子大了,要花钱的地方也很多,应该为儿子准备的都要一样一样地准备。
儿子说去外地写剧本,可以多挣一点,能多挣一点就多挣一点。儿子说自己没本事,只能吃这点苦力。
说的她心里挺心疼的,甚至有点愧疚,当初家里穷,没有让儿子上一个更高更好的学校,甚至愧疚自己没能给孩子留下点什么家业或买卖。就只有靠儿子一个人拼尽平凡,却还可能是平凡的一生。
如今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背井离乡,求生活。
电影《你好,李焕英》里,母亲李焕英说“我的女儿,只要她健康快乐就好。”可是天下的母亲,有多少人是流着泪才说出这句的话的。她们看到自己的孩子,平凡而又辛苦的努力,哪一个又不是心疼的,怨艾自己没能给孩子更好一点的生活。
“萱草生台阶,游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
天下这样平凡的母亲、儿子也太多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