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两种表达

下午爸妈从老城购置窗花和红包回来,拎着的袋子里几乎被红色所占满。窗花红包不值钱,所以,想必过年的喜庆也是极划算的。

 

这是最最寻常的年味儿,也是千家万户的年味儿表达。随处可见的寻常感有时让我感到过于廉价——而它越是廉价,越是“俗气”,就越是象征了一种热烈的感情,一种发自肺腑、未经任何涂抹的感情。

司机随笔的图片

相比之下,另一种年的表达是今天下午我看到一

篇讲“清供”的文章。清供,很有味道的一个词,其意义大概是在过年时人们供上一枝红梅或是几株水仙。花开了,人到了,年便来了。

 

我看文章中的配图,那天汝窑蓝的瓷瓶配上一枝梅的感觉真的太美了。瓷瓶的颜色与质感总给人以一种温婉的感觉,这也正是它的昂贵所在。

 

不论清供还是窗花,它们都在或含蓄或直接地诠释着年味儿,表达着相同的祝愿。两者都有着极悠久的历史,如何选择,全看心意(与荷包)。

 

谁说没有昂贵的花瓶就不能优雅地把新年表达?一切终归是取决于自己的心——内心高贵,一切在你眼中就都是美丽的。

 

让我想想看——夏日养荷的浅浅的紫砂小缸还在,一球水仙,并比窗花贵多少嘛。

 

小孩子才做选择,两种年味儿表达,我全都要。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