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烟火气

从去年暑假开始,我慢慢喜欢运粮河路。喜欢这个地方,是因为在这里我能感受到人间烟火气,每天早晨五点钟左右,这里就像农村的大集,各种商贩云集在运粮河路的两旁,各种青菜,肉蛋,中老年服饰,还偶有卖字画,书籍,针头线脑,应有尽有。我每天六点左右会穿行在这个小小的市井里面,听他们讨价还价,看她们货比三家,一路走走停停,左顾右盼,和熟人打着招呼,和卖菜的商贩或者卖内衣的老板娘打情骂俏。清晨的运粮河是一个小小的社会,这个小社会里一样有人情世故,这里是《诗经》小雅一样的存在,但这里却有着的的确确的生活。

司机随笔的图片

前两天第一次买鲜花生,两块五一斤,大家都围在卖花生的三轮车旁从花生堆里挑拣着看起来好的花生,随手一捏,把里面的花生仁放进嘴里,全然不顾花生外壳上面的泥巴,然后有的人摇了摇头转身默默地走了,有的人则跟老板要一个袋子,尖起手指在里面翻来覆去的扒拉着,专拣好的放进自己的袋子里。这时老板生气了,再这样我就不卖了,都是大把抓的,你把好的都挑走,我这不好的卖给谁?买花生的阿姨就说,不挑怎么行,你看你看,这样的“白胖子”里面都没米,买了不是白买?卖花生的把买花生的手里的袋子一下子扯过来,好了好了,我不卖给你了,你去别家买去吧。买花生的也很生气,感觉没有受到上帝的待遇和尊重。

我在一边安静的看着,我个人不主张买花生阿姨这样挑的,再看她下面的地上,已经被她剥了好多的花生壳了,还有她嘴角一边说话一边泛起的白色的花生浆,我心里多少有一点厌恶,站的离她远一点。然后跟老板也要了一个袋子,很潇洒的大把抓进袋子里。听着卖花生的夸我会买,心里乐滋滋的。回到家里吃的时候才发觉,不但花生有被水泡的味,而且至少有四分之一里面的米没有长成,大约早上那个阿姨说的“白胖子”就是这一种。我会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知道为什么有的人尝了一个就走了,还有的人要拣了,很是后悔。

但我第二次再去买,还是会和第一次一样,这说明我有两个毛病,第一,不喜欢品尝,也就是尝后再买,第二,不会挑拣,真心觉得好的挑走了,不好的人家不好卖了。可我忘了,再小的买卖也是生意,生意和生意人都离不开利益,而且不是所有生意人都讲规则。即使这样,我第二次再买,能吸取到的教训也无非是看好了再买,不是很多卖花生的吗,看准了哪一家质量好,再决定买。今天我又买了一次,回来感觉比上一次好多了,但是我今天买的比上次贵了五毛钱一斤,我的能力范围仅限于此,觉得值就是最好了!

 

一位大约六十岁的阿姨,看中了一条黑色的中裤,料子看起来有点尼龙的,不是很好,但是不贵,上面标着降价处理,二十元一件,五十元三件。阿姨拎着这条裤子,上上下下反反复复的看,还不忘翻一下口袋,裤腰,看看做工。做工当然就不用说了,二十块钱的衣服精致不到哪里去。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阿姨开始试裤子了,依我的眼光看还是不错的,除了大腿部分稍微有点胖之外,裤腰,长度都很适中,也很适合阿姨的年龄。这时老板娘又让阿姨试了另一件,是一条玫红色灯笼裤,阿姨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个我穿不出去,太鲜艳了。就在我转身买冬瓜等我再转脸的时候,阿姨已经把红色灯笼裤穿在身上了,老板娘在那里啧啧称赞,太好看了,瞬间年轻十岁,阿姨,你再试试这件棉麻上衣,搭配这条灯笼裤一定更好看,说着就把手里拿着的上衣套在了阿姨的身上。我再仔细一看,灯笼裤差不多裤腰可以一直提到阿姨的脖子下面,上衣刚好到阿姨的肚脐眼位置。另外还有颜色的搭配,橘黄色的上衣,玫红色的裤子,也是神了,依我的审美,风牛马不相及,演杂技都不怎么合适。没想到的是,阿姨真的把这两件衣服都买了,一共一百七十元。有点懵懂,无语了!

卖丝瓜的是一对老夫妻,大约六十多岁的年纪,老板上身光着膀子,身上的皮肤黧黑,胳膊和手背青筋凸起,他负责称秤,老板娘更显苍老,稀疏花白的头发因为汗湿一根根的贴在头皮上,她负责出示二维码。可别小看了这对老夫妻,他们家的菜摊可是摆的最长的,大约有四五米的样子,基本所有的青菜他们家都有,青椒,茄子,黄瓜,西红柿,豆角,土豆,丝瓜等等。我买青菜基本都是他们家的。老人认识我了,每次我经过,都会喊我,姑娘,今天豆角是早起刚摘的,自家的,保准不会买贵还新鲜,要么说,姑娘,你看想吃啥,随便拿,没钱就送给你吃了,只要你天天来就行,当然他说不要钱的话是几乎对谁都说的。

“丝瓜怎么卖了?”
“两块。”老板一边说一边伸出两个指头。
“怎么今天丝瓜这么胖呀?是不是怀孕了,哈哈哈哈。”
“人家可是大姑娘呢,不信你掰断看,保准一个籽儿都没有。”
那人当真拿起一个丝瓜一掰两截。
“别说,还真是没结婚呢,真没籽儿。”那人说着却把掰断的两半截丝瓜扔进了老人的菜筐里面,转身走了。
“哎哎哎,你怎么走了,你都掰断了,不要呀?”卖菜的老人慌的跨过菜摊追过去拉住那人的衣服。
“走呀,不走干啥去,我没说要买丝瓜呀。”
“你不买,给我掰断干啥呢?”
“你说让我掰开看看的呀?”那人说着不耐烦地看着卖菜的老人,把老人的手用力推开,又拂了拂绸缎的衣衫。
“哦,哦……”卖菜老人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个掰断他的丝瓜的人,默默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菜摊旁。

我跟老人要了一个袋子,把刚才断成两截的丝瓜装在袋子里,递给老人,老人什么都没说,接过去,放在一边,又问我还要什么菜,接着给我介绍今天哪些菜好,哪些菜新鲜,异常的淡定,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我又买了两根黄瓜,四个苹果,黄瓜和苹果一共四块钱,丝瓜钱老人死活不要,又给我拿了几根葱。老人的生意又好起来了,夫妻俩瞬间又忙的不亦乐乎。我拿着菜走了,等我散步回来再经过这里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老人的菜摊上剩的菜已经很少了。

 

走在我前面有两个老人,听他们说话挺有意思,就没急着超过去。
“散步呢!”女的说。
“是呀,你也散步呢!老伴儿呢?”男的问。
“去厕所了,年龄大了,上厕所多了。”
“他多大呀?”
“八十二了。”
“八十二还大呀?我都八十四了。你呢?你多大了呀?”
“我年轻,我才八十……”
我年轻,我才八十。这句话是我今天听到的励志经典。我不由地加快了脚步,走到前面回头再去看这位八十岁的“年轻人”,心里充满了敬佩。这位老人面色白皙,雪白的短发整齐的梳在耳后,上身一件绸缎面的白色上衣,下面一条白底带黑色圆点的裙子,一双黑色网面老年运动鞋,整体感觉素净干练,符合我心中儒雅的概念,这应该是我心目中人到老年最应该有的样子,相信这位老人一定会健康长寿!

烟火气,就是生活,没有生活,一切都是虚构。运粮河是我灵感的源泉,我每天一早一晚的锻炼都在这条路上,这条河边。在这条路上,我完成了对很多难解的迷的思考和判断,也见识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精神与肉体的表里不一,华而不实。我认识了很多人的面孔,也看清了很多人的嘴脸,我学会了很多知识,也学到了很多文化,我想这就是运粮河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它所赋予我的精神食粮,也是我们相互存在的价值所在。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