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秋天的第一顿螃蟹

秋天,又是吃螃蟹的季节。

 

本以为今年的第一顿螃蟹要等过中秋时才吃得上,结果今天爸爸买菜回来时,竟然带了一兜螃蟹。前些天去海鲜柜台买虾尾的时候爸爸就念叨着说什么时候要买几只螃蟹,只是超市里的螃蟹不大新鲜,所以今天,我终于吃上秋天里的第一顿螃蟹。

 

小时候一直以为吃螃蟹是近些年才开始流行的美味,直到看了《红楼梦》才明白:早在清朝螃蟹已经被人家吃的明明白白:在曲水流觞的大观园里,摆上一篮篮螃蟹,主人丫鬟不论长幼贵贱,笑闹一团,更有关于螃蟹的即兴咏蟹诗,生生把螃蟹也变成“高攀不起”的模样,纵使是满手黄油、红光满面也意趣十足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看纪录片里各种位大厨用各种极品螃蟹做出那些顶极美味,我只能是盯着屏幕流口水,然而“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朴素的 烹任方式”。平日里遇上螃蟹,清蒸仍是我百吃不厌的不二法门。

 

清蒸至通红的螃蟹被盛入盘中上桌。乍一看今天的螃蟹似乎仍不及往年中秋时的肥。不过想想昨天听到的新闻:因为高温,阳澄湖螃蟹蜕壳难,因而体型不如往年肥壮且价格昂贵。今年是否能吃上大螃蟹,难说。

 

不顾螃蟹的滚烫,打开它的外壳,一壳的金黄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紧接着蟹黄独特的香味又是无与伦比的嗅觉享受。螃蟹不大,蟹黄还不少嘛。我用筷子飞快吃完所有蟹黄,然后真正考究的地方来了,我开始逐一对付螃蟹八条腿加一对 钳子。

 

即使没有传说中的“蟹八件”,吃那么多年螃 蟹,我多少也有一些小窍门儿。吃螃蟹腿时在关节处一折,轻轻一拉,完整的一条蟹肉便与澄黄的外壳分离,略蘸一蘸切入姜末的醋汁,放入嘴中,鲜嫩的蟹肉带着蟹独有的甘甜与鲜庾与醋的微酸,姜的奇香,形成一种极奇妙的搭配,令人没齿难忘。

 

处理完蟹腿,还有蟹壳中的肉等待处理。我一点点地去壳,一点点吃肉。而吃蟹的意趣也正在于此——我们吃蟹从不为饱腹,我们喜欢的是一群人围坐在桌前,一点点地吃蟹,一句句聊天,仿佛吃蟹肉一般也将每一句话细细拆开,品味,静待一轮圆月升起于中庭之上——时间似乎无法再留下半点痕迹。

 

秋天里的第一顿螃蟹,献给即将到来的金秋时节,愿我在中秋节还能吃上大螃蟹。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