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发胖的问题

司机随笔的图片

稚子胖了以后,我们的日常交谈就常常以胖为中心。

他瘦的时候,我已经胖了。我跟他讲金庸小说《鹿鼎记》里有一对头陀,叫胖头陀和瘦头陀,胖头陀又瘦又高,瘦头陀又矮又胖。

为什么这样?瘦瘦的稚子问。

胖头陀本来又矮又胖,瘦头陀本来又瘦又高,但因为被迫吃了豹胎易筋丸,没有按时得到解药,胖头陀就变得又高又瘦,瘦头陀又矮又胖。

有一回是夏天,瘦头陀单独带胖头陀出去玩,上了高铁之后,胖头陀想念妈妈,哭了。我就写了一首诗给他:

胖头陀与瘦头陀

丑帅丑帅的胖头陀

假意打着哈欠

他恐惧于

希冀着与瘦头陀出行

眼神里凝聚

昨夜哭泣的泪渍

瘦头陀如今矮矮胖胖

吃饱了时间的碎片

把瘦头陀的泪渍

视为稀罕之食

突然清减成

童年模样

胖头陀有一个

第三选项

上面自备橡皮檫

反复擦除

瞬间后悔的答案

瘦头陀不带橡皮

悔意都腌在

皮实的左心房

右心房

蓄意阻滞脉搏

胖头陀与瘦头陀

如今是联袂

出席时间之筵

略有些踌躇

感觉时间的彼岸

会有一场

燥热的大雨

除了像日记一样记录一些容易遗忘的细节,这首诗没有什么用处。那个夏天之后,胖头陀就不可遏抑地开始发胖了。现在,他早已是瘦头陀了。

稚子成了瘦头陀之后,学校体检报告要求家长督促减肥。怎么办呢?也没什么办法,遭逢新冠疫情,连加强锻炼都成奢侈。我改编了《风中有朵雨做云》唱给他听:“风中有条小胖胖蛇,一条小胖胖蛇,它的肚子全都是肉,肉里全都油,风中有条小胖胖蛇,一条小胖胖蛇,油在肉里游够了泳,不知又将飞向哪儿去?吹啊吹肚子变翅膀,变成了大大的翅膀,飘啊飘过千万里,天上飘过你的胖肚皮……”他时而高兴,时而不满,终于宣布:我很瘦!

那你抱着个西瓜肚子说自己很瘦,谁会相信呢?

那我也很瘦!

一切的劝诫都化为嬉笑,由他去罢。

有一回放学回来,稚子高兴地说,我跑600米得了第一名。

那你太厉害了!他的妈妈说,你可是负重20斤跑的第一名呢!

我赶快表示赞同。稚子听了,又高兴,又不高兴。

好吧,不管怎么样,我不想胖瘦成为一个困扰他的问题,只希望他身体健康,心理健康。最近每天叫他胖老师,也是想打消他的困扰。他的妈妈有时为发胖的问题发愁,我也总是想办法祛祛魅。比如,我写给她这样的话:

拉一条岁月的泳圈,

围在我们的腰间,

让我们在岁月的河里

尽情遨游吧,

我们已经胖得安全了。

这时代过于崇拜影像,以瘦为美,实在是将人异化为抽象的符号了。但我这也近于自我安慰,因为我这么多年都是瘦头陀,多少有点心肝胆儿颤。体检说你脂肪肝了,肥胖型了,你怕不怕?

当然不怕,天将降大肉于斯人也,必先球其肚子,隆其屁股,亮其皮肤,圆其腰身,肉滚滚其所为,所以呼噜天性,曾益瘦所不能。人恒胖,然后知生于绿肥而死于红瘦也。

逛NBA论坛的时候,老看见有人说谁谁谁笑起来像个两百斤的胖子,就很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