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麦子黄,粽子香,处处是端阳

匆忙中,翻阅日历,端午节已经不远了。

离开家乡这些年,每逢端午节前夕,心中难免不牵肠挂肚。农历五月的家乡,田野已是满目葱郁,麦浪随风翻滚,树木已经换上新绿。农家的菜园也是生机勃勃,绿意盎然,一畦畦绿油油的韭菜散发着芬芳,一垄垄辣椒苗精神抖擞,一行行青秧葱惹人喜爱。杏树枝头的青杏繁星点点,苹果树的枝头花冠下孕育着甜蜜的希望。油菜已经结荚成熟,玉米苗嫩绿的叶子在吮吸清晨的阳光雨露。布谷鸟的叫声由远到近,村舍炊烟袅袅,几只山羊在塬畔咩咩而叫,几声犬吠,此时的村庄宁静祥和。远处传来买豆腐的吆喝声,声音传遍旷野。这是想象中家乡的五月,已经很多年没有徜徉在家乡的田野。聆听着熟悉的声音,仿佛像一曲田园交响乐,那旋律浸润着游子的心。

七年前的五月,有幸回家一趟,足足待了半个月。每天天蒙蒙亮就起床,踩着露水到处转悠,露水打湿鞋子和裤脚也浑然不觉。站在塬畔,清风拂面,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好久没有闻到这般清新的空气。极目远方,塬的轮廓隐隐约约,重峦叠嶂。云雾在沟壑间弥漫,云蒸霞蔚,恍若仙境。五月的风吹过原野,如丝绸划过面颊,惬意舒适。田边的田埂上开满小花,很多花看似熟悉,却不能准确地叫出名字。蹲在草丛中,用手机拍下来,再用识花君辨认。淡紫色的刺蓟花绣球般的花朵,因为带刺儿令人敬而远之。有一种深紫色的野花,花型像豆角的花,不知道是不是“鬼豆角”的花,花瓣薄如蝉翼,颜色非常艳丽。最熟悉的莫过于“打碗花”,淡粉色的花像小喇叭,挂满在藤蔓上。

 

玉米出苗很齐整,胖乎乎的。清晨和母亲妻子一起扛起锄头去锄地,本来就没踏踏实实的干过农活,刚开始还是像模像样,后来便腰酸腿腿,蹲在地里看着母亲和妻子锄地。母亲笑着说干活不习惯,去地头休息一下。不知道母亲是心疼玉米苗还是心疼儿子,说实话,不到半小时,锄掉多少棵无辜的玉米苗,还踩得满地的脚印。到中午,天气逐渐热起来,母亲和妻子准备回家做饭了。看着母亲扛着锄头戴着草帽,便给母亲拍了一张照片。

田野的麦子逐渐变黄,金色的麦浪随风摇曳,空气中弥漫着甜丝丝的麦香。望着一望无际的麦田,心里充满欣喜。从去年白露下种,经过冬天严寒的考验,春天的返青萌发,夏天的成熟。辛辛苦苦的期盼就要变成金灿灿的麦子,心里按捺不住的喜悦。园子的杏树上,枝头硕大的杏子褪去青色,脸蛋渐渐地变红。味道也由酸涩变得酸甜可口。成熟的杏子,经不住风的摇晃,便三三两两的跌落在地。

园子墙角的艾长势喜人,足有两尺多高,父亲把艾割到,捆成小捆准备端午节早上去街市卖。明天便是端午节,母亲早已泡好小米红枣和芦苇粽叶。提起包粽子,早些年,村里很多婆婆婶婶不会包粽子,提前让母亲给她们包粽子。后来,有些人学会了包粽子,有些到老也没学会。近年来,母亲年纪大了,很少出去给别人包粽子。今年由于我回家了,母亲特意多准备了些小米和粽叶。傍晚,母亲把准备好的一盆泡好的小米和几捆粽叶端到院子里,一家人围着母亲,向母亲学习包粽子。只见母亲把两片粽叶叠在一起,再折成圆锥形,将小米红枣灌入,粽叶在母亲手里翻飞几下,一个玲珑可爱的粽子便包好了。围着母亲的有我们兄弟和妯娌们,还有母亲的几个孙子孙女。母亲看到今年家里人多,非常开心。便说:好好学包粽子,说不定明年我就给你们包不了啊!未曾想到的是第二年端午节,母亲果然没再能给我们包粽子了。我当时给母亲拍了一张母亲包粽子的照片,也成了最后一张。

 

母亲包好粽子,仍没有忘记包几个小巧玲珑的“露水粽”。记得小时候端午节,母亲总是要包几个“露水粽”,端午节早晨,给我们兄弟戴上“绌儿”,抹上雄黄,手腕脚腕缠上花线绳,提着“露水粽”在胡同炫耀,其他孩子也提着“露水粽”,一起去坳上打露水。今年,母亲包的“露水粽”很多,大人小孩都有,在母亲眼里我们永远都是孩子。端午节早晨,梦中便闻到小米粽子的香味,来到厨房令我眼前一亮。粽子出锅了,散发着芦苇叶的清香,案板上凉着母亲熬夜做的凉皮,饭桌上摆满了蝶蝶碗碗。这么多年,今年端午节是人最多的一次,母亲心情好,再苦再累也开心。

端午节后,收拾行李,匆匆告别父母,没想到这竟然是与母亲的永别。在那年寒冬腊月,接到母亲住院的消息,便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在机场接到妻子的电话,从她的哽咽便知道母亲已经离我而去了。顿时,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从眼眶涌出。透过舷窗,万米高空俯视茫茫云海,仿佛看到母亲在向我招手,心中悲痛至极。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很想在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几经辗转,天黑才到家。漆黑的院子静悄悄的,堂屋的灯亮着。进入堂屋看到母亲静静地躺在木板床上,神态很安详。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父母慢慢地走进来哽咽着说:你妈是早上九点走的,从医院回来就走了!母亲自幼离开父母,吃尽苦头。一辈子省吃俭用,勤劳持家,没过几天好日子。还没等到孩儿为您尽孝,却永远离我们而去。

司机随笔的图片

往后的日子,每当一个人独处,便想到母亲的音容笑貌,仿佛母亲还在家里。梦中经常梦到母亲在叮嘱我,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累了就回来。每当五月来临,心中牵挂的不仅是家乡,还有我慈祥的母亲。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七年了,以后的端午节也没机会回家了,家里只有年迈的父亲。我们兄弟都在不同的地方为了生活奔波,孩子们也都上大学了,一家人团聚的机会屈指可数。那年端午节,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情景,便定格成永远的记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