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惊蛰乌鸦叫

惊蛰乌鸦叫,是老家一句很古老的农谚。为什么是乌鸦叫,而不是别的鸟?也许是因为乌鸦太大众化了吧。不过我小时候,乌鸦确实是农村最多的鸟儿之一了。我小时候学过的一篇课文,就叫《乌鸦喝水》。
清早,一只乌鸦蹲在小区院子里的白杨树上,有气无力地叫着,“哇,哇,哇”,像挨饿的孩子在啼哭。要说,现在的乌鸦也不缺吃的啊,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垃圾箱里,剩菜剩饭鸡鸭鱼肉有的是,恁地还填不饱肚子吗?

司机随笔的图片
小的时候,乌鸦的叫声可不是这样子的。那时候虽然缺粮,但飞翔在天空中或是盘踞在树梢上的乌鸦,叫声是那么的嘹亮,粗门大嗓的,“啊!啊!啊!”的叫声传出老远,让人们心烦意乱的。所以人们都非常讨厌乌鸦,把它视为不祥之物。
我们老家,有一片榆树林,因为在村子的下头,所以叫下树林。下树林生长在村外一片改道的河滩上,地表有几寸厚的沙土,下面全是河卵石。由于贫瘠,夏季地表上的蒿子和杂草都长的羸羸弱弱的,连地皮都盖不拢。所以上面的榆树也长的侏儒似的,瘦瘦弱弱弯弯曲曲疙疙瘩瘩的,像一个个佝偻着腰的小老人。榆林里很荒芜,垃圾遍地。谁家死了又不能食用的死猫烂狗的就往那里一扔。谁家的孩子死了,弄捆谷草一卷,找个抛尸人胳肢窝里一夹,也就扔那榆林里去了。所以榆林里随处可见被野狗(或者是狼)撕的零零碎碎的破布片,以及乱七八糟的谷草。里面还有一些不大的小土堆,那里面埋的是大一些的孩子,乡里人管它叫“孩子坟”。所以那片榆林很恐怖,甭说孩子们不去那里玩耍,连大人们也很少光顾。偶尔,树林里会传来女人们撕心裂肺的哭声。
不过这样的榆林,却是乌鸦们的乐园。乌鸦善食尸身腐肉,成群的乌鸦栖息在树林里,“哇!哇”的叫声传出很远。等它们从林子飞起来的时候,就如一片乌云升腾,在村子的上空盘旋。以至于人人都很讨厌这群黑鸟。
后来不知为什么,乌鸦就渐渐的稀少了。当然其他的鸟儿也少了。比如黄鹂,我小的时候村里的树林里可多了,每到春风乍起,就能经常听到它们唯美的歌声。现在连一只也寻觅不到了。它们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老家的乌鸦快要绝迹了,县城里听见乌鸦叫唤也是非常稀少的事儿。据说,是人们大量的使用农药,很多鸟儿都被毒死了。自打来到北京,在女儿家小区的大杨树上,竟然盘踞了两只乌鸦。它们也不管是不是惊蛰,常常清早起来就有气无力地叫几声。虽然叫声嘶哑,但我还是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很新鲜。
一种怀旧的情愫,又悄悄地涌上心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