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杀蛾记

夏天,李元家的耳室像飞蛾牧场。每天总有三四十只形色各异的飞蛾扑腾在纱窗内外。有的像微型蝙蝠,有的像红头蚂蚱,有的翅膀参差不齐,有的嘴上带着刺勾。它们羽翅妖艳,低沉的嗡嗡声似乎在召唤更多同伴。
有一天,李元提议给飞蛾输液。弟弟李帅跑到西房,取出废弃的材料。我们先抓住一只肚子肥臃、赤色羽翼的蛾子。李元捏住针头,刺入蛾头。针头连接输液管,输液管另一端接入装满半瓶水的吊瓶。我们蹲在地上,凝视逐渐发涨的蛾腹仿佛进入了自身的汛期,一点点肿涨起来。我猜想它的死期。李帅惊异地发现,它的嘴溢出水了。吊瓶再也灌不进去任何点滴。李元拔出针头。它瘫在地上,任由太阳暴晒。
李帅抓到第二只,如法炮制。很快,我们就厌倦了。我跑回家找来一柄注射器,抽满水,对着蛾腹,推水进去。李帅说,这是在给它们洗胃。他不满足,又取出厨房的陈醋、咸盐和辣椒面,混合水,挨个给它们施刑。
后来,我们找来打火机炙烤蛾头与羽翅;用铁钎串起数个胸膛栽入菜畦;还抠来蚊香,放在铁罐里,再抓几只飞蛾进去熏呛。
次年炎夏,飞蛾不来了。许是见识过我们的手段,便不敢再来招惹。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