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扫雪安笑

司机随笔的图片

安笑……哎,你这名字怪怪的!

似乎一直在笑,还笑得特安心、特安详。

怎么,你很年老吗,为什么会用这个昵称呢?

每一次在网上,他总是第一句就被人问起,问起这同一个问题。

每一次,他都只有苦笑。

今天,却是个例外。

这个主动加好友的人,他居然叫扫雪!

这可是他千思万想的两个字。

茫茫网海,竟真能找到他?难道我又睡进了梦里?

他颤抖着,第一次在昏暗的网吧里抬起头来。

人们忙碌着,沉于白亮亮的屏幕背后的世界,奇异的笑声、骂声、哼唱声此起彼伏,缭绕的烟雾后面,是一张张又认真又迷茫的脸——一切都如此熟悉而又真实,一切又如此陌生而又虚幻!

“安笑,晚上好……潘老师找过来了……你,在学校是什么情况?”

“扫雪……你是,”他的头嗡地一下热了,旋即传遍全身,他激动地在键盘上飞出一句“我爸爸?真是我爸爸?”

“嗯…… ”,那边只一个字,好像声音很低沉的样子。

“你在哪里?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从来不回家?为什么……”他激动起来,指尖飞动,把一串疑问连珠炮似地射了过去。

他要问的,太多太多了,一下子却又想不起还有什么是应该一上来就质问的。

“哦……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太忙了……忙完才能回家……”,电脑变得结结巴巴、吞吞吐吐起来。

安笑却狂怒起来,他狠命地捶击着键盘,“算了吧!你说谎,别以为我还是个孩子!你坐牢了,你……”

他恨透了电脑那端的人,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要找到“扫雪”,就是要吼他,质问他。

此刻,终于找着他了,终于吼了他了,可是回答他的只有一阵沉默。

对话框中,光标闪动着刺人的眼。他渴望看着“对方正在输入信息”,可是除了电脑嗡嗡的声响,便只有他血管中血液流淌的声音。

是的,他厌学,他逃学;他有网瘾,有烟瘾;他又恋爱,又打架;他是差生,是学渣,是问题少年……

可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他没有带他一起晨跑的爸爸、没有带他去吃牛排的爸爸、没有带他去看球赛的爸爸、没有带他看山、看海、看草原的爸爸!

他所有的,只有小学入学前的那个冬夜,他昵在床上跟爸爸撒欢儿的画面。

窗外,雪花纷飞。

室内,浅蓝色的床单,多么柔软!爸爸的怀抱,多么温暖!

“大雪纷纷飘,我把雪来扫。

堆个大雪人,头戴小红帽。

安上嘴和眼,雪人对我笑。”

“扫,雪,安,笑……儿子,你来念这四个大字!”

“扫雪,安……笑!”

只要他愿意,他至今还能感觉到小屋的暖意,还能听到自己当年稚嫩的声音。

可是,每一次,他都不敢再往下多想一秒钟。

那只吼叫着呲着长牙的灰色狼狗,那些脚步踢踏的蓝制服警察……

一切都出人意料,一切都让人措手不及。

结束的时候,他只发现,自己紧紧攥住那本《识字600》的半页书纸——爸爸撕走了“扫雪”两个大字,他留住的是“安笑”二字。

那天起,他再无安笑。

他的世界直接更换为一个新的版本——亲友疏远,同学歧视,被人轻视,受人欺负,那些常规的情节套路一般落在他身上。

于是,自卑,躲避,零工,逃学,上网,打架,他让日子过成了盗版的样子。

啊呀,他大叫一声,扔掉烧到指尖的烟头,蓦然看到屏幕上飘出爸爸撕去的那片“扫雪”图!

哦,爸爸,真的是爸爸!

紧接着,大段大段的留言,像石子一样地砸落下来,“……风雪太大了,你爸爸顽强扫雪,抢救出三个狱友后,被一旁倒塌的警楼砸伤了。临走前,他央求我们跟你联系的……抱歉,我本想冒充他,本不想让你知道……”

他的血管里又开始哗哗流动起来,他的眼睛也要滴出血来了,指甲掐入肉中——这世界,连个憎恨的人也不再给他留下!

“……这个地址。明天九点,你爸爸叮嘱要把‘扫雪’图留给你,还有他这些年写给你的日记。他不是坏人,不是混蛋……他没有一刻不在惦念着你,他说,他要做一个‘一生扫雪,佑你安笑’的爸爸……”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