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雪落无声

雪落无声。雪落无声。
一只白鸟。一只黑鸟。在空中飞行。悠悠然飞行。
雪丝毫不能压垮它们的翅膀,也阻挡不了它们的飞行。
它们要到哪里去呢?没有人知晓,真的没有人知晓。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图片来自网络)
远方的远方,有一条小河,小河的对岸有一户人家。
那是一个古老的农家。一个小小的四合院。前面是门楼,后面是三间正堂,左右是东西偏屋。
院子并不大,竟然有一口井,一口很深很深的井。
井栏外随意摆放了几个凳子,供来客享用。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图片来自网络)
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冷冷的,洁白又透明。
堂屋中,农家的主人正在酣睡,夜已深,睡意正浓。
农家少年住在东屋里,正是顽皮的年岁,睡觉都没有个正经模样,斜斜地躺着,尽管是冬日,被子都被蹬掉了,四仰八叉的,一切都裸露着,幸好冷冷的月光下,没有人偷看。
西屋则是灶堂,里面是炊具和干草。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图片来自网络)
老两口老来得子,十分欣慰,也十分珍惜。少年顽劣,他们想请人来教他习武,学习剑术,行侠仗义,行走天下。老人稍有积蓄,也不古板,非要孩子读书识字,考取功名。
话说那夜大雪纷飞,无边无际。
老人半夜醒来,轻轻推开孩子的房门,见小儿那副模样,生怕他着凉,便为他将被子重新盖好。小儿已经虚岁十三,身材颀长,发育良好,那物尤为雄壮,老人见了大喜。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图片来自网络)
白鸟在飞。黑鸟在飞。
茫茫大雪,只为它们点缀。
它们此行的目的地,就在这里。
它们飞行了无数时日,尽管飞的很快,一刻也不曾歇息。
只因它们已算准那孩儿有大难,甚至有血光之灾。它们必须要在某年某月某时某刻到达,才能为之解围,否则悔之晚矣。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5张
(图片来自网络)
白鸟和黑鸟,其实是当今两位绝世大侠。侠之大者,可以为云为雨,可以幻化成天下万物。
它们变成了两只鸟,并不招摇,也可日行万里。
时辰就要到了,天外飞来一柄长剑,倏地飞进少年的房间,少年未能躲闪,眼看就要遭殃,甚至粉身碎骨,说时迟那时快,两只鸟抢先赶到,用翅膀挡住了那必杀之剑。

少年昏了过去,老人赶过来时,白鸟和黑鸟已然幻化成人,两位英俊少年,比那孩儿看似也只年长四五岁,他们的手臂上还流着殷虹的血。

雪落无声。血落无声。
世间大爱,同样无声无息,如那茫茫然的雪。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