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雪天与樱花之间

我没想到雪还在下,一片一片白得分明。日出前的黎明尽是黑色,又能从那静寂的空气里看到微微将明的兆头,再有纷飞的白雪,倒叫黎明不像黎明,像午夜,路灯下飘着白色雪花的午夜。
原是以为天亮后这渺小的一层雪会随之消散,万没想到片片荧白也能落至中午将近。
以往每年遇到冬天,总盼望着能在圣诞或元旦、春节时下场不小的雪,配上艳一些的大红色,这样的节日氛围才符合了心中的印象和向往,冬天里的节日自然要有了雪景才衬托得有滋有味。这倒成了一直盼的愿望,今年的小雪算实现了从小的愿望。

司机随笔的图片

因有研究生考试,所以周五有了大把时光,只是《哈姆雷特》剧组安排了录音,还是在恒丰。
班里同学不常来这一带,但我是几乎周周来恒丰,少有同学,因此知道这个消息后格外兴奋。
我从锦绣花园与乐胥、家荣一起到目的地,在六楼长长的楼道里陆续等来同学们和叔叔阿姨们,在这层楼不安生地整出些尴尬和笑料,进了录音室继续不安生。
一间狭小的休息室和录音室内外,第一幕的演员开启漫长的录音之旅后,剩余大部分演员们都挤在了休息室内,飘窗上坐俩,一节沙发上挤四个,一摞凳子被拆开又坐四个,这便是欢乐的主要组成人员。

大家分了纸笔做着自发组织的小游戏,门一关坚信隔绝一切声音,实则站在走廊上休息室里的笑声那爽朗劲儿听的是一清二楚。看着坐着虽挤但也舒服的大家,和窗外视野颇好的傍晚景色,天还是灰蓝的白天,记忆又飘回四月那个樱花烂漫幽香轻绕的濮大夜晚,那个晚上的一切或许也是太难忘,历历在目。

彼时还带着对2021年阳春四月新生的期待,还有着对生物地理难解的担忧,再一晃业已年底,又抱了对2022的盼望和过去整年沉重充实的回忆。真不知具体的盼头,反正从4月也一步步走到了当时想不到的现在,下了两场雪,一场在圣诞节这个西方节日下着着,也在八班英语节的回忆里下着,而我与大家共沐一场雪,也相信这场雪不会融化。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