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这黑猫不是那黑猫

这黑猫不是那黑猫,没有大盖帽,后爪戴鞋套。

司机随笔《好兵帅克》的图片

读捷克文学名著第八天,突发灵感,写出此句。“那黑猫”是我中国的《黑猫警长》,不算名著,几十年前刚有电视的时候,给小朋友解闷的。“这黑猫”是捷克的,曾经同属于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捷克有些好作品——《好兵帅克》《黑猫历险记》,这两部已经很了不起了。

黑猫米克什会说话,会说话的还有小猪巴西克,山羊波贝什。村子里的动物不能全会说话,全会说就不稀奇了。黑猫的主人不学习,当然也淘气。

米克什那个村子里有位大叔叫“斯沃博达”,好熟悉的名字。1968年,著名的布拉格之春,捷克共产党的改革引来了苏联的坦克,整个事件有一位重要人物就是斯沃博达(1895—1979)。斯沃博达赴莫斯科与勃列日涅夫谈判,换回了好几位被抓走的捷克改革派,作为小国领导人也算颇有胆识了。

黑猫主人男孩贝比克那个小学没有作业,数学又简单。布拉格的房子是红色屋顶,捷克的农村是安静的,至少在书里是如此。中国现在的农村都是视频中的“大美”,而我也早已没了农村的记忆。视频外,记忆外呢?肥力降低的土壤,乱七八糟的农药瓶子、饮料罐子,硬件不错的乡村中心校外——补课、补课、再补课。

这几年,从事外国诗歌翻译。我对译文中的“炕”是颇为怀疑的,捷克也是睡炕的吗?《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是脱鞋上炕的。东欧不是典型的西式“床”,但捷克的“炕”具体是如何,不得而知。小猪巴西克的家——猪圈非常干净,东欧毕竟不是典型的“西方”,不是“仇猪”的——猪圈多搞卫生就好。

儿童文学的功能之一是让成年人唤回童心。日本的黄鼠狼去给朋友过生日憋着不放屁,肚子疼得不行只能住院治疗(见新美南吉童话《鹅的生日》);捷克的黄鼠狼为了参加集体活动反复用香精洗澡(见《黑猫历险记》)。各国黄鼠狼为了争取小伙伴的认可真是费尽心思,故事鼓励的是“合群”和高度的包容。

小时候读南斯拉夫(作者不一定是塞尔维亚人)的小说,偶尔看上几眼捷克的动画片《鼹鼠的故事》,教科书上有《小音乐家杨科》,虽然不知道那是波兰作家显克维奇的名作。童年,竟然有几许东欧文化的底色。

如今,《黑猫历险记》让我又温习起了捷克——倔强而又顽强的民族。我愿意为小朋友们朗读这部捷克文学名著,也想找一找游览布拉格的感觉,我的朗读,请上喜马拉雅检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