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忆张公庙往事,今朝你安在?

截流的澧水,断头的关山!

 

张公庙大桥已经垂垂老矣,百修也难现当初的模样。

 

听说又有一桥飞架南北!

我不由感慨万千,心中泛起一种隐隐的疼。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家离张公庙大概五公里的距离,在那个出门靠走的年代,五公里已经是很长的路程了,所以张公庙那块地方留给我的记忆很少很少,但是总有那么几个记忆中的片段,却那么的清晰,那么的难以忘怀。

小时候大概六七岁吧,那一天,风乍停,雪乍息,忘记了是什么事情我和爸爸在大清早就来到了老张公庙的老街上。

 

一条弯弯的街道被茫茫的大雪覆盖,天还很早,街道上只有我和爸爸两个留下的脚印,我和爸爸在一个屋檐下歇脚,这时候,对面的一个包子铺的门被推开,走出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穿一件青色的长袍,一双高筒的雨靴,面色白净五官俊朗,显然他是被眼前洁白的雪景惊呆了,他没有转身回屋就这样面带笑容的看着前面的雪,那么专注,那么入神,路边有两个卖肉的案板,案板上的雪,整齐如刚解包的豆腐,洁白如刚摘下来的棉花,那个少年想用手摸一下,又缩了回去,大概是不忍心把这美丽的雪景破坏吧。

 

他就这样站着,无限热爱,无限惊喜的看着眼前的雪,听不见妈妈叫他的声音,也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

 

良久,良久!

 

一片纯洁的雪里站立着一个无瑕的少年,一个无瑕的少年眼里盛满了纯洁的雪。

 

我被这场景吸引,我被这场景感动,我忘记了爸爸在摧:“走啊,楞着干什么?”

 

几十年过去了,张公庙老街早已不存在。

 

图片

 

满街白雪终究要被揉碎,俊朗少年也逃不脱岁月的摧残,现在已经如我一样头顶飞霜了吧,肯定不知道,当初的他,和着一街的雪,一直还如一副精美的图案,保存在我心底。

有一个叔叔入赘在山那边,从关山学校后面直接翻山过去就到了,拜年,每一年必须要做的事情,每一次爬山,都是比搞双抢还累的功夫,但是,我们是如此的盼望去给叔叔拜年,不光有压岁钱,主要的是能在山顶看到澧水河,看到张公庙,看到渡口排队过河的汽车,看到渡船边穿梭的卖甘蔗,卖盐茶蛋的男男女女,听着他们的叫卖,听着汽车的鸣叫,听着轮船上匡匡当当的声音。

 

登高望远,心旷神怡,觉得大开眼界。觉得张公庙是世界上最大最繁华的地方。

一转眼,叔叔离开了人世,一转眼,30年没有去爬关山了,前几年,我决定去拜祭叔叔,哪知道,老路已经荆棘密布,根本不可能爬山过去了,于是,我走王婆垭,站在王婆垭上回首澧水河,真的是时过境迁,当年映在眼里的澧北平原一排排的红砖碧瓦改成了一排排白面红瓦的楼房,澧水河因为下游修了电站而变得臃肿肥胖,那个卖包子的少年站的地方已经不存在。只有那一座张公庙大桥,还笔直的横跨在澧水河上。

 

我拜祭了叔叔,堂妹堂哥陪我站在叔叔坟头,我再也感觉不到小时候众多兄妹玩耍时的真诚,我感觉我再也不会千辛万苦的去爬山拜祭叔叔了,所以,回来的时候,我站在王婆垭再一次无比留恋的眺望了澧水河全景,我知道,此生,这是最后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地方,来欣赏澧水河。

 

黄爱民,我的同学,我的挚友!

 

小时候你的家境和我是天壤之别,中学时你我同睡一张床,你每周总会带吃不完的肉,总有花不完的钱,而我,除了炸辣椒酱,还是炸辣椒酱,几乎天天吃你的菜,几乎天天吃你的零食,你清高,对别人不屑一顾,,你孤言寡语,除了上课时回答老师提的问题,几乎不与任何人交谈,包括和你同睡,天天吃你菜,吃你零食的我。

 

我辍学了,你还在求学,我就在停弦镇做学徒,我们相隔不到两公里,但是我们的交谈都是以信件邮寄的方式。

 

那一个秋天,你记得吧,我们不期而遇,你背一个大包,说去澧县上学,我骑自行车送你,一直到张公庙大桥上我们趴在桥的栏杆上,夕阳从童山铺来,泻了澧水整河麟麟的金光,又把我们的背影拉向关山的方向,那一天,一改你沉默的习惯,我们谈人生,谈理想。

 

我没有上学了感到迷茫,你在上学也感到迷茫。

 

两个清瘦的身躯,被从澧北吹来的风蹂躏着,我们裹紧衣服,再裹紧衣服。

 

你要走了,我们在收费站告别,你朝我挥挥手,毅然决然的转过身去,再也没有回头,没想到啊,此一别,竟然到现在没有再见面!

 

 

黄爱民,我的同学,我的挚友!

 

听说张公庙大桥就要炸了,你在哪里?

 

那一天我们不安分的足迹,那一天从童山斜过来的夕阳,那一天从澧北吹来的秋风,你还记不记得?

 

黄爱民,我的同学,我的挚友!

 

你究竟是被什么伤害了还是你终究看穿了什么?

 

前几年搞同学群,同学聚会,同学们都到齐了,就是你没有到,不光你没有到,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你的信息!

 

时光如梭啊,你再不出来,马上又是一个三十年了,趁张公庙大桥还在,我们还能不能再一次裹紧衣服,蹒跚在桥面上。看青山依旧在,看几度夕阳红?

人情冷暖,世事无常,不管你经历过什么,如果你也关注了澧水河,请给我留言,好吗?

 

澧水重新修桥,不知道又要破坏多少儿时的回忆,一斗一铲,都是小时候的游乐场,我只想说:不要这多桥,不要这多钱,有时候走一走,有时候穷一穷,并不是什么坏事,既然我们阻止不了什么,就将那些纯洁的人,美好的事,留在心底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