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秋的自励

前几天夜间,一阵风,刮来一场雨。秋天像一个毛楞楞的小伙子,风风火火,脚步匆匆地赶来了。稍一眨眼的功夫,还没有来得及好好领略一下夏天的浪漫,就走进了草枯叶落的秋天。
大概是年龄的缘故吧,这几年对秋天总有一种畏惧和惆怅的感觉。这不,第二天起床,推开窗户,立马缩回去,穿上了秋衣秋裤。推开门,走出去,雨还在下,淅淅沥沥的。不知什么时候,青黄的树叶落了一地,被雨水浇湿了,泛着清冷的光。昨天我还没发现树上有这么多的黄叶呢。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一夜的秋风,彻底结束了夏天的温馨。花园里前些日子还盛开的月季花儿,这会儿,在萎蔫泛黄的野草里探头探脑,不知是惊讶于世界的变化,还是骄傲自己容颜尚存?几只蜻蜓飞来飞去,它们在离别前,再次牵手这娇艳的花朵,娓娓动听地诉说夏秋之际的不舍之情。“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前生有缘,今生有约,明年再相见。几只花蝴蝶,有的在花朵的额头上亲吻着,有的在花的怀里缠绵,将那今生最后一滴泪留下,作为来世的约定,深深埋进花朵的心底。

池塘里,叶落了,水皱了。岸边芦苇叶子黄了,头顶上的芦花被秋风抽去了精髓,没有了昔日的蓬勃和朝气,它们低垂着头,在风里不时地叩拜着,是对青春逝去的惋惜,还是对土地无私养育的感激?几个孩子来到它的身边,把它们头顶的芦花拽下来,在不远处,我好像能听见它们疼痛的嘶叫。没有了蛙鼓,没有了蝉鸣,不知它们什么时候开始,藏到了什么地方?有几只叫不出来名字的秋虫,慢慢地从枯草丛中爬出来,惊慌地跳来跳去,发出急促而凄凉的鸣叫。想必它们也知道,等待它们是生命的行将结束,或者是无奈、漫长的冬眠。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广场上,小孩子们依偎在大人怀里,都穿上了长袖的衣裤;大点儿的孩子喊叫着,追跑着,他们穿着短袖T恤,头上还淌着汗;几位老者坐在凉亭里下棋,他们穿上了厚厚的秋装。农谚说:二八月乱穿衣,现在农历九月初了,天气该凉了。
我走在现在很少有游人光顾的甬道上,成群的蚊子包围着我,没有了嗡嗡的叫声,只剩下疯狂地叮咬,不一会我的脸上、手上裸露的地方被叮了几个包,最后的挣扎真的很疯狂。时不时地有枯草拉扯着我的裤脚,似乎在向我企求什么?是想让我留住夏天吗,还是让我去想办法挽救它们的生命?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我只能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给你们一点安慰吧!此时此刻,我脑海里浮现的画面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不由地,心里一片怅然。

隐约中,是谁唱起那首熟悉的老歌,“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他好比大松树冬夏长青,他不怕风吹雨打,他不怕天寒地冻……”这是我最喜欢的歌。我顿时来了精神,寻声望去,不远处,在一片夕阳掩映的树丛边,有很多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在乐曲声中翩翩起舞,那优美的身姿,如穿行在云朵之中,把西边的斜阳,装点得色彩斑斓。这如春花雪月的浪漫图景,将己经叶落花凋的伤感景象掩埋得无影无踪了。

望着他们,我豁然开朗:老要有老的风骨, 老要有老的优雅,正如春华秋实,四季轮回,各有风采。自然界里的四季永远有不老的风景……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