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回忆儿时开学季

不知不觉,暑假又过去了,对于现在大多数家长而言,神兽们归笼,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假期照看孩子简直比上班还要累。每到了开学季,我的思绪也总被带回到童年,仿佛又回到童年开学时的情景。

司机随笔的图片

儿时的暑假是农村孩子最渴望的一段时光,那时别说手机和平板,连台黑白电视机都少见,即使个别富裕人家有台十四寸的小黑白,白天也没有电视节目。假期里,我们除了干农活,大多数的时间还是上山下河,畅快玩耍,网鱼、捉虾、戏水、粘知了、逮蜻蜓、掏鸟蛋、堆粪台……优哉游哉的好日子结束了,我们意犹未尽,恋恋不舍。九月一日,开学的日子到了,不得不收拢一颗狂野的少年心,回到那有几分怕又有几分渴望的课堂。

开学那天,端详着这些分别了一个夏天的伙伴,见了面总有说不完的话。有的同学个子蹿高了一大截,有的同学让毒日头晒得黢黑,有的同学暑假去了城里的亲戚家,到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吃了好吃的奶油蛋糕,让我们艳羡不已,有的掏鸟蛋时摔伤了胳膊,有的割草时割伤了手……
有几个小伙伴因为搬家转学去了远方,这样的消息总能让我们的心蒙上一层淡淡的忧伤;也从别的地方转来的几个新同学,他们怯生生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显得有些拘谨,但是不用一天,就和我们熟络了,很快就打成一片。

我在村办小学读书那会,教室外的地面都没有硬化,再加上夏天雨水多,开学那一天,教室前后、操场上都已经长出了又密又高的杂草。因此开学那天除草、打扫卫生是我们的主要任务,劳动课就是我们的开学第一课。学校里的同学都是本村和石鹏崔家的,离家都不远,开学第一天到班主任那报到之后,老师就安排同学们回家拿工具,男同学推小铁车,拿锄头、铁锹,女同学拿篓子和镰刀。男生女生一起劳动,一会就满头大汗,手上也磨出了水泡。虽然很累,但是也抵挡不了大家很久不见的喜悦,大家一边劳动一边交流一下假期中自己听到的新鲜事。

开学第一天要发新课本,我们就像获得了宝贝一样,发了书最先看的就是语文,先看书中配的彩色插图,然后一口气浏览完书目,那新书散发出油墨的清香,闻也闻不够。晚上回到家,会用报纸或者挂历包书皮,然后在封皮上认认真真地写上学科、班级和姓名。我们会学鲁迅在桌子上刻上“早”字。新学期,很多同学都会买一个新的文具盒,小学时大部分文具盒都是铁盒,封面上印着“武松打虎”“凿壁偷光”“司马光砸缸”等好看的图案,里面印着乘法口诀,个别同学才有那种带磁铁的塑料文具盒,这种高档货都是城里的百货公司才有卖的,价格也贵的离谱,大多数同学不敢去想。

新学期的第二天就要交学费,那时候经济条件差,很多家庭只有债务没有存款,尤其是秋天的粮食还没有收获之前,老百姓的日子大都捉襟见肘。于是个别学生只得向学校“赊账”,学校那时候也没有太多经费替学生补窟窿,只要不是父母残疾等特殊情况的,一般不让赊账。有一年,我妈为了四十块钱的学费和书本费,走街串户一直借到八点多,才凑够了学费。

分座位也是我们很期待的事,因为那时候的课桌凳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我们首先希望分到一张好的桌凳,然后,还是希望和自己对撇子的人坐一起。那时候家长没有为了座位去找老师走后门的,个子矮的自然坐前面,个子大的自然坐后面,老师安排好了,学生必须执行。那时候桌凳都是双人的,要是男女同桌,桌子上肯定要出现一条“三八线”,谁也不能越界。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不知不觉,我们那一代七零后都已成为孩子家长,纷飞各处、海角天涯,为各自的人生打拼,渐渐淡忘了过去的许多章节,但儿时的开学季,却依然和过电影一样,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