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五十八)

陈二柱说的小三和村长的恩怨是因为他,也不全对。说起来还是生产队土地“扒皮袄”这件事做的导火索。

已经七月底,马上入秋了,这段时间人都闲着没事,刚好村长老二家的孩子出车祸死了,这也算给这两个庄的人找到了谈资。于是大家三个攒,两个一撮明的暗的都在说这事。对村长一家来说,大小是个丧,却不知为何,没有几个人去看看,安慰安慰他们,这让村长的脸有点挂不住,就想抹点邪火,找点闲事,尤其看到二柱和小三经常在一起嘀咕,更是火上浇油。所以这天就到二柱庄上来开会,继续实施土地“扒皮袄”的政策!

中午小三姐夫来了,小三去买菜,遇到在河边学钓鱼的二柱,就让了二柱一句,中午去他家喝酒,二柱死活不愿意去。二柱没有心思喝酒,事实上他在这钓鱼也是扮演姜太公的角色,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还在奢望着阿明能在这里突然出现。从他病好之后这几天,一次都没有见到阿明,虽然嘴上硬的很,到底心底地惦记还是瞒不了别人,一天到晚抓心挠肺。王彩娥的眼神就像刀子一样,闪着寒光,阿明的两个哥哥只要和他一打照面,就不由得把拳头握的紧紧的,二柱甚至心虚到似乎能听到他们手指关节的啪啪声,就这样神不守舍的熬着: 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呀!二柱愤怒的把鱼竿一松,看着它慢慢的沉下去,然后往后一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起来,起来,你婶子饭做好了,让我过来喊你吃饭,快走吧。”小三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岸上,很有诚意的喊着二柱。
“不去了,不能喝酒了。”二柱坐起来,惺忪着眼睛看着小三。
“快点,男子汉大丈夫,多大点事,走,叔给你开导开导去。”
“啥事?开导啥?”二柱听到小三这样说,不禁苦笑了一下,心里想,你知道个啥呀,你懂什么,还开导我?他压根就没看起小三,从小就看不起他。

“哎呦,我的乖,你那点事,瞎子也能看见,谁不知道呀。快点起来走。”
“咦。”二柱听着小三的话,感觉有点意思,还真就感了兴趣,站起身来。
“你倒给我说说,啥事?说对了,我就去你家喝酒,说不对,别怪我不给面子。”
“看看,还是那个熊样,老毛病又犯了,真是个犟种。哈哈。”小三的笑声很爽朗,这让二柱发不起来火。

“不就是女人那点事吗?孩子可是你的?是你的担下来,不是你的,趁早收手,你别忘了,你是有老婆的人,不要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猪八戒照镜子,就难看了,我说的可对?”小三把嘴贴在二柱的耳朵上,用一只手捂着嘴,小声的说。

“走吧,喝酒去……”二柱拿起地上的衣服抖了抖上面沾的草,两个人骑着自行车一前一后的走了。两人刚从河沿拐到大路上,刚好村长骑着摩托车从他庄出来,老远就看到了前面的这两个他最不想见到的人,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亲戚饭都吃好了,到门口找人聊天去了,三婶子也在厨房忙着拾掇,这叔侄二人却是越喝越欢。酒这东西呀,说不上来好坏,但它的确能把人心里话都给引出来,特别是酒到二八的时候,那更是千万年说不出来的话都能给你抖落个底朝天,对那些有心事,借酒消愁的人来说,更是:谁是我知己,唯有眼前人!

眼看二柱喝红了眼,小三不劝酒都不顶事,二柱已经开始自己动手开酒倒酒了,把自己和阿明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说了出来,其实他不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没人说,那是因为碍于乡长的权威,谁也不想光着头往刺窝里钻,再说,也不管别人吃喝睡觉。但这事小三老婆不乐意,因为她和晓兰的关系,她觉得二柱这样做简直就是缺德丧良心,好多次想去找二柱,都被小三给拦住了,让老婆少管闲事。一方面感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另一方面,还真有点想等着看笑话的心思!

“孩子确定不是你的?”
“不是。”
“你们没在一起过,这么久一次都没有?”
“没……没有,他妈的一次都没有。”
“就有一次,差点成了,还被她妈给搅和了,哈哈哈哈……”
二柱明显的带着醉意,说话也是越来越不着调。小三老婆一把夺过二柱手里的酒瓶,气冲冲的放到一边。

“陈二柱,你真不自重,你今天在俺家说这话,我念在晓兰份上就算了,出了这个门就不要说了,给自己积点德吧,还显得你多大本事似的,你想过晓兰吗?这晓兰要是回来了,你怎么给人家交代,这日子让人家怎么过?你这不是欺负人家外地人吗?孩子都给你生了,长这么大了,你也得能对得起人,拍拍心口问问自己,可还有良心了?”小三老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还不解气似的往地上啐了两口。

“滚一边去,你给我滚那屋去,俺爷俩说话有你什么事,插什么嘴,滚滚滚……”小三不知是真多了还是假多了,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一把把老婆推出了门外。
“别听她妇道人家的,俺们大老爷们,接着喝……”
“还喝,酒瓶给你砸了……”小三老婆又折身回来,一把夺过酒瓶。

“你想挨揍今天,给你脸不要脸了,快点滚。”小三感觉老婆让他难堪了,两口子马上就要打起来了,二柱无助的看着他们两,无能为力的坐着。
“别喝了,村长通知开会了,就差你这两户了。”生产队长挨门挨户的通知去他家开会,看到这两个人都喝的面红耳赤,就又对小三老婆说:“算了,让他别去了,你去吧。我去二柱家通知二柱他娘去就行了。”

“他放屁,开会是男人的事,怎么能临到女人去,走,柱子,咱爷儿两开会去。”说着把二柱从凳子上拉起来,两人一歪一斜的就走了。

队长家屋子里这时已经挤满了人,来的大多是该得地的,该退地的基本没来,没想到小三倒是歪歪倒倒的来了,出乎群众的意料。
开会了,村长看到二柱和小三喝成那样,强压住怒火,大致说了一下这次会议的目的,秉着公平公正,该退的退,该得的得。话没落音,小三就开始发言了。
“村长,既然公平公正,那我想问问,我们还有十亩的机动地留干啥的,机动给谁的?我意见先把机动地拿出来分给该得地的,不够的,我小三带头退。”

小三说的机动地,是他们生产队分地时,分剩的九亩多地,将近十亩地,当初也是这样说的,这几亩地不分了,卖了,算生产队收入,上面早晚来个人招待吃饭,或者村里谁家有困难,都可以拿这几亩地卖的钱救急。可是几年过去了,地全都卖给了村长一家,弟兄三人,一人三亩,可是卖的钱呢,谁都不知道?二柱因为晓兰娘两个没有地,曾经去找过村长,想买几亩种,队长也答应了,但是到村长那里却没通过,村长老二明确的对二柱说,你想都别想,留他埋死孩子都不会给二柱种!为这事,二柱差点又和他干起来,那次也是小三好巧碰上了,把二柱拉回去了。事情没叨索起来,二柱地自然也没种上,心里的火可是一直没灭。

“我同意三叔意见!”二柱举手表示了赞同,陆陆续续也有人举起了手。村长一看架势不对,他本来是想借机让小三和二柱干一架的,没想到小三魔高一丈,顺利把球踢给了村长。
“二柱,那时他老二怎么给你说的来,你可记得了?”小三循着二柱看过去,似笑非笑的说。
“记得,留他埋死孩子也不给我种!”二柱说完这句话,酒猛的醒了大半,因为那个死孩子真的埋在了那块地里。

“给我打……”村长暴跳如雷,弟兄三人首先奔着二柱过来了,二柱跑的快,出门一溜烟的跑了,接着他们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小三的身上,二柱是真的醒酒了,吓醒的,还是被他自己说的话惊醒的不知道,不是小三今天这么一提,他还真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太他奶奶的巧合了,解气,真解气!
二柱趁乱跑到家,插上门,蒙头呼呼大睡,村长找到他家,二柱娘慌张跑出来,说儿子没回来,村长也就相信了,接着弟兄几个就开始了对小三的追打,村长他娘接到报信,就顺理成章的跑到二柱家门口剁起了草人。

二柱此刻能对晓兰说的,就是小三被追打是因为他说的话,但是晓兰却听明白了小三的用心。她没再追究其他的,头脑完全被这件事占据了,这件事肯定不能算拉倒,村长一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处理呢?晓兰回来家的第一夜没有和丈夫温存缠绵,丈夫也是一夜坐着,根本没上床。

第二天天还没亮,外面却响起了敲门声,二柱娘哆嗦着站在院子里,不敢开门,连声问敲门的是谁,外面的人就是不搭话,这个六神无主的瘸女人在院子里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