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鼠疫》人间却比小说故事更魔幻

新冠肺炎病毒的爆发下种种百态,让我想起了一本书,只是临近期末要写也一直拖。终于对自己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完成。

我一直信奉一句话“历史不会重复,但会很押韵”科学技术的进步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是人性永远在徘徊。

司机随笔《鼠疫》的图片 第1张

(看完,顺便拍一下封面)

初读加缪的《鼠疫》,非常惊愕,总是会发现现实中一些影子。

4月16日清晨,贝尔纳·里厄大夫从他的诊所走出来,在楼梯平台上被一只死老鼠绊了一下。他当时把老鼠踢开,并没有特别留神,便走下了楼梯。但来到大街上,他突然想到这只老鼠不对头,便往回走,想提醒门房。

就这样一个平平凡凡日记般地叙述,故事从这里就开始了,一场即将持续十个月的鼠疫席卷了奥兰市

在书中看到了舆论的管控与维稳,官员的犹豫不绝,少数医生的勇敢

“老百姓着急是真的,”里沙尔承认说,“但街谈巷议总把什么都加以夸大。省长告诉我:‘你们如愿意就赶紧办,但别声张。’再说,他坚信这是一场虚惊。”至于省长,他惊得微微一颤,下意识地转身朝门那边看看,仿佛想核实房门是否真的阻止了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传到走廊上

舆论才意识到事实的真相

增长数字起码是有说服力的,但说服力还没有强到足以让同胞们在忧虑中摆脱这样的印象:这次事故的确令人不快,但无论如何也只是暂时现象。

慢慢地随着死亡人数的上升,民众开始接受疫情的到来,而电报上写着:“宣布进入鼠疫状态,关闭城市.”

关闭城市造成的最显著的后果之一,是毫无思想准备的亲朋好友们突然面临的离别。母子、配偶或情侣在几天之前分别时,还以为那是暂时的离别,他们在火车站的月台上互相拥抱亲吻,随便嘱咐几句,有的还相约几天或几周之后再见;只是在后来他们才一下子发现那次分离是无可挽回的,他们既不能重聚,也无法联系。

关闭城市后的众生相是多么“押韵”:

奥兰将幼儿园改建成医院

一家咖啡店还贴出广告说:“纯葡萄酒可以杀灭细菌。”本已被公众认同的“烧酒防传染病”的想法现在就更加深入人心了。每天夜里两点左右,一大群被咖啡馆赶出来的醉汉拥到街头,散布一些乐观的言论。

随着粮食供应的困难与日俱增,人们又可能产生另一方面的忧虑。投机商趁火打劫,以天价出售正规市场紧缺的必不可少的食品。

从鼠疫真正席卷全城那一刻起,它的肆虐本身反而引来了给人方便的结果,因为它打乱了全部的经济生活,从而造成了大批的失业者

鼠疫已消灭了人们的价值判断力。这一点从人的生活方式可见一斑:谁都不在意自己购买的衣服或食品的质量了。大家都囫囵接受一切。

药铺里已经买不到薄荷片,因为许多人口含薄荷片以预防鼠疫传染。

柯塔尔谈到他们街区有个殷实的食品杂货店老板,他囤积了许多食品,想卖大价钱。有人接送他去医院时,发现他床底下堆了好多罐头。“他死在医院了,鼠疫可不付钱。”

电车里人们互相远离,各自独处;大家怀着戒心疏远自己的邻居。

葬礼的一切手续悉行简化,殡殓仪式一概取消。公墓不够埋葬尸体,只能直接焚烧。鼠疫的火焰每晚吞噬着它的牺牲品。

事实上,献身于卫生防疫事业的人们也不一定功勋卓著,他们那样做只因他们知道那是惟一需要做的事情,而在那样的时刻不下此决心才真叫不可思议。

司机随笔《鼠疫》的图片 第2张

在这灾难面前,小说中的人各有各自的想法:

 

主人公里厄医生是这场鼠疫的亲历者,也是这篇故事的叙事者。在面对鼠疫的时候,督促尽早颁布禁令,组织人手进行救援。加缪认为,世界虽然是荒诞的,但是并不绝望。因为,“人的身上,值得赞赏的东西总归是多于值得蔑视的东西。”走上前线的他这一切和英雄主义无关,而是诚实的问题。于我而言,诚实就是做好本职工作。

塔鲁我认为是一位仁慈的人,17岁的时候旁听了一场庭审,但他在审判(被告死刑)的“最后一刻”时,感到这是“最可耻的谋杀时刻”。但他又说过被告确实有罪,而且他也承认“在某种程度上”“少数人的死亡是实现一个人和人之间不再互相残杀的世界所必须的。”

朗贝尔是一个因为工作来到奥兰城的人,在鼠疫爆发的时候他只想尽快逃离奥兰,去见自己爱的人。他跑去找医生开证明,“我的初衷无非想问您是否能给我开一个证明,说我没有染上这该死的病。我想这可能对我有用。”去找守城士兵通融,想着能够离开这座城市。可最后他可以离开的时候却决定留下来,与大家一起面对。

残疾人柯塔尔是最开心的人,常年被忽略。而今在鼠疫时期,人们互相鼓励抗击鼠疫,他没有那么孤独了。

其实在鼠疫下,人们发现最重要的东西已经不再是工作,不再是那些娱乐而恰恰是那一直被忽略的感情。

 

相比于神父来说,在鼠疫中他仅用一句激烈而又铿锵有力的话抨击在座的人:“我的兄弟们,你们正身处灾难之中,我的兄弟们,你们这是罪有应得。而里厄医生在一次目睹儿童在鼠疫折磨下死去的时候,他冲着神父吼道:“噢!那孩子至少是无辜的,这一点您很清楚!”

在里厄和同事的努力下,鼠疫最终得到控制,人们见到了许久没见到的亲人,大肆庆祝鼠疫的离去。

然而在这漫长的斗争中,鼠疫最终自己悄然无息地消失了大家走到街头拥抱着、欢呼着,寻找逝去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塔鲁牺牲了,而解除封城后的里厄也收到了妻子去世的消息

这场瘟疫似乎没有尽头,也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还会重新而来

 

最后书的结尾用里厄医生说:据医书所载,鼠疫杆菌永远不会死绝,也不会消失,它们能在家具、衣被中存活几十年;在房间、地窖、旅行箱、手帕和废纸里耐心等待。也许有一天,鼠疫会再度唤醒它的鼠群,让它们葬身于某座幸福的城市,使人们再罹祸患,重新吸取教训。

人间却比小说故事更魔幻

 

其实我有一个小小的想法:陆地与海洋的占比大概是3:7,如果某一天是来自海洋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