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卧虎点评选:《舞伴》

司机随笔的图片

爸爸,能早点回家吗?

 

准备下班的刘照宗接到二女儿打来的电话。

 

爸爸加完班就回去。照宗压低了声音说。

 

爸,我和姐、弟弟的补习费该交了。

 

不是刚交过没几天吗?照宗刚发了工资,他知道扣除随份子钱后,余下的还不够一个孩子的补习费。

 

什么呀?电话里传来女儿夸张的声音。老爸你啥记性?

 

是爸爸记错了,照宗哄着女儿说,先去上学吧,明天爸爸一定把钱给你们。

 

七点,老地方见,黛媚。照宗看着信息,回了一个笑脸和拥抱。

 

今天我请客。照宗看着黛媚点好的菜单,在钱包里找着什么。

 

我来吧。黛媚撒娇地歪头看着他。

 

唉!照宗把钱包装进口袋里说,没办法,工资卡又让她拿走了。

 

黛媚望着两碗烩面,两盘小菜问,喝白的吧?

 

你喝吗?照宗问,你喝我也喝。

 

来瓶半斤的。黛媚掏出一张小红鱼递给他,示意他去付账。

 

明、后天我不能陪你跳舞了。照宗呷了一口酒说。

 

怎么了?

 

老先生刚才打电话,说老太太住院了,让我回去。他呷了一酒说,洗澡时不小心摔倒了,腰椎骨折……唉——心脏病也犯了。

 

那你还不赶快回去?黛媚说。

 

不是想着陪你跳舞,下午我就请假回去了。

 

……

 

你去舞场等我。一辆出租车停在黛媚面前,黛媚坐上车,消失在梦幻里。

 

照宗坐在靠左边的长凳上,瞄着女人们。他明白这些浓妆艳抹下掩盖着年龄的女人,在寻找着猎物。

 

黛媚还没有来。他站起来向一位大学生装束的女人走出。

 

美女,请!

 

大学生看了照宗一眼,立刻把手搭在他的肩上,随着他的舞步向池中滑去。

 

照宗深信这曲结束后,那些不甘寂莫的富婆们就会主动找他。

 

黛媚还没有到。

 

你的舞姿好漂亮!女人把手伸向他说,请带我一曲吧!

 

请!照宗轻轻地搂住长发女人不再纤细的腰,向鱼一样领着女人滑向池中。

 

经常来跳舞吗?她低语。

 

偶尔来。

 

照宗的手向下滑了一寸,用劲按了下去。他带着女人转了360度。女人贴在他怀里。明天还来吧?!

 

照宗没有说话,带着长发女人又转了两个360度。

 

一曲结束,照宗没有再继续跳下去的意思,女人知趣地走开。

 

给你。黛媚把一个红包递给照宗说,这是一万,先给老人交住院费吧。

 

照宗接过红包,搂着黛媚滑向舞池。

 

黛媚是一家企业的会计,老板是她的老公。

 

给。照宗把钱递给妻子说,明天把孩子们的补习费交了,抽空给爹妈送点钱。妻子接过钱数了数说,一万,恁多?

 

发奖金了。照宗说着向卫生间走去。

 

刚到舞场不久,女人就向照宗走来。他笑了笑,搂住女人滑向舞池。

 

她今天不来吗?女人问。

 

谁?

 

你的舞伴呀!

 

都是跳舞的,哪有什么伴。照宗的手向下滑了一寸后,用劲按了按,然后带着她转了个360度。

 

恁在哪儿上班呀?女人奶声奶气地问。

 

某某局,他用劲握了握她的手,又松开。我叫刘照宗,******,是我办公室的电话。

 

凉快凉快去吧?女人在面颊前扇了两下问。

 

他们向河边走去。

 

女人成了他的第十一个舞伴。

 

三个月后。

 

眼镜咋啦?女人惊讶地问。

 

路上撞车了,照宗摸着额头说。

 

是哪个该死的?急着投胎吗?女人摘下眼镜放进包里说,去医院检查了吗?

 

我没事,就是车撞坏了。照宗说,4S店说要大修,半个月开不成车了。

 

开我的?

 

唉!照宗长叹口气说,真倒霉,车保险刚到期,准备这几天交呢,就出了这事。

 

修车要多少钱?

 

一万多,再加上车保险近两万了。照宗脸露难色说,你能借我一万吗?

 

把你的银行卡给我,我转给你一万。女人拿出手机说。

 

过一段我手头宽余了就还你。照宗说着把银行卡递给女人。女人接过卡输着卡号说,不用你还,是我给你的。

 

那怎么行?照宗把女人搂在怀里说。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希望你能多陪陪我。女人说,五年前我患了宫颈癌,做了手术,医生说我最多能活五年。

 

医生吓你呢,你身体这好多,怎么可能呢。照宗摸着女人腹部疤痕说。

 

我的身体我明白,最近一个月我总感觉身上没劲,低烧,吃药也不见效。我找了我的主治大夫,化验出了癌细胞。

 

哦——他没想到她是个快死的人了。化疗?对,化疗!化疗就没事了。

 

我不想化疗,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我不想再受了。女人摸着乌黑的长发说,我不想在死前变成丑八怪。

 

他知道吗?照宗问。

 

五年前,他扔下一笔钱,消失了。女人凄苦地笑了笑说,我还有一套房子,等我走了,房子给你,余下的钱够孩子们交学费的。

 

你说什么呀?

 

你的情况我全知道了,以后不要再来跳舞了。女人恳切地看着他。

 

半年后,女人走了。舞场再也没见过他的身影。

 

[卧虎点评]人性的觉醒

从叙事语言、表现形式到思想内涵,这是一篇成熟的小说。

对话与描写,是《面纱》的叙事特征,舞场上刘照宗对舞伴揽腰下滑一寸,用劲按下去的细节暗示出他是情场老手,结尾舞场不再见刘,说明舞伴的临死赠别对他心灵的震撼和他人性的觉醒。

标题《面纱》改为《舞伴》,如此,更蕴藉多义,更醒目准确一些。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