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的老师

想想还真有点惭愧。自从结束了学校生涯,似乎再也没和老师联络过。

 

直到去年夏天,我写的一篇《乡魂》发表了。羞羞答答地躺在群里,无人问津,稍显落寞。

“一定是我写得不好。”我默默地对自己说。

过了一会儿,昵称“上善若水”艾特我:“此文以早中晚为限、以方位为点、以过去和现在对比的方式,真好!”

惊喜来临!我差点蹦了起来,在脑海里不停地过问:“是谁?到底是谁这么内行?”对方又发来一句:“我在你笔下的学校教过书,你的全名是?”兴奋至极,加了好友,原来是申老师!

一阵寒暄,才知道,申老师目前在南方照顾他自己的孙子。

屈指一算,恍然间,我的申老师已经退休了。更不敢相信,他做事还是那么认真、严谨。

特意给我重新普及了一遍小学知识。在哪种情况下该用“的”字?哪种情况下该用“得”字 ?还有哪种情况下该用“地”字?甚至把其余几篇里的错别字、错的标点符号一一给我挑了出来,做了讲解和修改。

我激动地说:“以后就有人给我把关了!”赶紧翻出一些不太成型的小样给他发过去。

申老师发来语音:“你的文章我戴上老花镜,一字一句看了的,就是一些小瑕疵是你粗心大意了。你刻画人物的关键词相当准确,很有画面感。我打字慢,用语音给你讲,但愿不会吵到你……”

多么熟悉的场景啊!多么记忆犹新的声音!儿时的一幕幕涌上心头……

那时,我的申老师三十岁左右。平头,穿一件蓝色涤卡上衣,蓝色裤子。上衣左边口袋里别上一支钢笔,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灯草绒的手工布鞋。

那一年,他是我的音乐老师。音乐课上,申老师坐在板凳上,用左腿支撑起二胡,左手拨弄着弦,右手捏着弓,一左一右拉了一首《南泥湾》。我们跟着一起唱,我们的小脑袋跟着旋律一起晃动,陶醉在音乐里……

那一年,他也是我小学三年级时的班主任以及语文老师。

恰巧是我第一次写作文。题目是《我的xx》。我没打草稿,一口气写完。评讲的时候,申老师在讲台上说:“我手里有一篇范文,我读一遍,你们听一听,学一学。”

侧耳细听,怎么如此熟悉?“这不是我写的吗?”我自言自语地说。

司机随笔的图片
网络配图

掌声过后,申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字:“文章主题突出,选材真实,就是从头到尾没分段落。”放下粉笔,他把头转向我,笑着问:“你是不是把标点符号给吃了?你不停顿读完试试,还喘得过气吗?说完 ,走到我的课桌旁补充了一句:“重新誊抄一遍,传给作文不过关的几位同学仿写。”

我低下头翻开一看,每一句话后面,老师用红笔给我添上了标点符号,并在好词好句下面做了记号。还划分了自然段,每段后面写了评语。结尾写道:“ 你的作文会越来越好的!”我工工整整抄了一遍……

如今,时隔了三十多年 ,我和申老师在文字里不期而遇,久别重逢了。

我们之间没有生疏,像父女,像师生,更像朋友。闲暇时,聊学生时代,繁忙时,也偶尔互相问候。

就在去年九月份,母亲的突然离世,使我悲痛不已 ,不知所措。远在千里的申老师,在微信里对我说:“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有多痛,但我们每个人有一天,都会经历的。把你自己照顾好,这才是你母亲最希望的。”一边安慰我,一边给我转账,以表对我母亲的祭奠之心。隔着屏幕,我已泣不成声。

也许,最好的遇见,大概就是如此!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