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第一次领工资

短信提示音响了。
现在没人通过短信联系了,还坚持发短信的都是业务单位,比如银行、电信公司、国家电网……对了,我所在的小区也群发短信,一般是通知停电停水。
今天的短信不用猜,通知工资到账,每月一次,雷打不动。
果然。
 
工资不发现金已经很久了。现在很多人出门,一个手机就能搞定一切,随身带现金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一次儿子开车出门,去一个比较偏远的地方,停车收费只收现金,不管停多久就三块钱到底,两个人翻遍口袋找不出一块钱。只好在小老板的提示下,开车找到一个小卖部,想换三块钱现金。小卖部老板不愿意,说微信里的钱想取出来还要收手续费,不合算。儿子千求万求,最后扫码买了两瓶水,才换了三块钱。其实,后备箱里放了一箱水。
可见,有时候还是揣点现金更保险。
 
工资不发现金,钱包里就没现金,要用现金,除非去银行取,可平时也真没觉得有这个必要。
想不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偷似乎绝迹了。想想也是,入户盗窃,家里没现金,现在可能连存折也没有了,就是有存折,偷了也取不出来。公共场合偷窃,钱包里装的都是对小偷毫无用处的各种卡。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从前的工资可不是这样的。
分配报到时,我手里拿着两张介绍信,其中一份是工资介绍信,上边写着我见习期的工资。少就不说了,我不明白这工资怎么才能到我手里。问?那怎么好意思?人家不会说我活儿还没干呢就惦记着钱?不管了,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那时我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旁边的套间里住了一个老教师。
9月7号那一天,早上起来,在外边的公用水管洗脸刷牙。老教师洗完脸,对我说了一句:小张啊,今天发工资,提醒你一声。
我牙刷还在嘴里塞着,扭过头呆呆看着老教师。
老教师一看我的呆样,就知道我啥都不懂。她干脆大包大揽:10:30有事没?没事?那好。我估计10:30工资就分好了,到时候我带你一起去财务室领工资。每个月都是7号发工资,你到时候要记得去领。
我连连点头表示感谢。
10:30,我准时在老教师家的门前等老教师。她出来带着我一起向财务室走去。
一个不大的中学,校园也大不到哪里去。北边一排平房,其中有一间就是财务室。
我们到的时候,门口已经排起了队,老师们一边排队一边聊天,财务室的门还紧紧地关着。
我跟在老教师后边,也排在队伍里,听着老师们聊天。
一上班,我就看到会计背着她那个黑包,和出纳一起去银行取钱了。
我看到他俩回来的。会计抱着装钱的黑包,出纳跟在旁边当保镖。
快了快了,都分了好半天了。
……
不大一会儿,财务室的门开了,人群稍稍有点骚动,但秩序依旧井然。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领过的人手里捏着一个小小的牛皮纸信封出来了,队伍缓缓向前移动,我跟在老教师身后进了财务室。
两张办公桌面对面放着。一边坐着会计,一边坐着出纳。会计面前有几张订在一起的表格,出纳的桌子上整整齐齐码放着很多信封。
我看到老教师拿起桌上的钢笔,在会计面前的表格上写了几个字,与此同时,出纳已经从面前的信封里找出一个递了过来。
老教师指指我对他俩说:这是今年新分来的大学生。
俩人同时“噢”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老教师介绍完,就从信封里抽出一沓钱,数了起来。
会计把表格翻到最后,指着我的名字,告诉我在最后签个名。我这才发现这些表格是工资表,纸张跟平时写字的不一样,大概A3那么大,有点消薄,上边的姓名、数字都是用复写纸印出来的。
我在最后的签名栏写上我的名字,另一边的出纳已经找出信封等着了。我扫了一眼,发现信封是按教研组分类的,难怪找起来挺快的。我接过信封,看着上边写着我的名字,后边跟着几个数字,是我的工资数。
手里拿着信封,我不知道该不该离开。
老教师提醒我:拿出来数数啊。
会计和出纳也说:钱财的事,当面数清,离开概不负责。
当面数钱?这不是对人不信任吗?我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但觉得这可能是例行程序,必须这么做,就抽出有限的几张纸币,胡乱数了数,其实啥也没数清楚。
回到宿舍,我才把信封里的钱倒出来数了好几遍,这是我人生中挣的第一笔钱,虽然少得可怜。
其实也真没啥可数的,几张十块的,甚至还有钢镚,加起来还不到70块钱。
这种领工资的方式持续了好些年,直到银行卡取代了工资表,才不用再排队领工资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