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假期日记(十九)

        七月三十一日   星期五  (阴)
沉睡的乡村在雄鸡报晓声中慢慢醒来,随着第一屡炊烟的袅袅升起,一切都像改头换面一般,所有的日子都在二柱的心里变成了新的,媳妇是新的,家具是新的,门上喜庆的对联是新的。二柱醒来的时候,看着熟睡中的已经是自己女人的晓兰,神情里带着些许的感激。感激命运对自己的眷顾,感激眼前这个小女人对自己的理解和包容!司机随笔的图片
“哎,你可累?”客人都走光了,房间里终于就剩二柱和他的新娘子万晓兰。爹娘和姐姐都去厨房里将就着睡去了。二柱看着呆坐着的晓兰,感觉创造这个新婚之夜的幸福和谐,应该是他的责任。于是站起来,走到晓兰面前,柔声问道。
“还,还好,有点累。”兰晓听到二柱问她话,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涨红着脸,头也没敢抬,小声答到。
“那早点睡吧。”看着晓兰害羞的样子,二柱不禁想笑,还是忍住了。“哎,真是个孩子呀!”二柱想到这里,就想去拉一下晓兰。没想到晓兰连忙把手躲到了一边,身子也向另一边扭了去。
“怎么,哭着嚎着说我看不上你,现在娶你进门了,难道又后悔了?”二柱可不管那么多,由着自己直来直往的性子来。这话晓兰听着特别别扭,好像自己的这桩婚姻是因为自己哭,别人施舍来的。
“你啥子意思吗?怎么这个时候跟俺说这样的话来?你不觉得该给俺说点啥吗?”晓兰说话也是毫不客气,斩钉截铁,反口问道,丝毫没有迁就退让的意思。
二柱从晓兰的问话中感觉到这姑娘虽然年龄小,但是很有个性,而且那种天生的凛然气势显然要胜自己一筹,二柱有点短暂的迷顿,该如何把这种气氛缓和下来成为当下最要紧的一件事。
“说吧,有啥都说在当面,今晚把我们两个所有的过去都说说,过了今天,明天是新的开始,以后就让它永远的翻过去。再也不提了。”晓兰平静的看着二柱的眼睛,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二柱心里更加没底了:“听这话音,是话里有话呀。”二柱心底里叫苦不迭。
“有啥说的,我没啥说的,陈二柱,二十一岁,小学二年级,从不偷鸡摸狗,暂时还没学会抽烟喝酒,不怕吃苦不怕受罪……”二柱耍着小聪明,嬉皮笑脸里带着一丝玩世不恭。
“说主要的。”晓兰忍不住笑着打断二柱的话。“啥主要的,我又没犯过法,没做过大牢。这些就是主要的。要不你先说吧。”二柱歪着头看着晓兰若无其事的说。
“这事你能让我先说吗?那不是欺负我吗?这个可不能女士优先哦。”晓兰也歪着头看着二柱说。
“这事?哪事?我听不懂你说的啥事?”
“那就不说了,洗洗睡吧,明天和我一起去村长家回个门吧。”晓兰站起来去倒水洗脸,二柱坐在床上没动。“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了?”二柱总感觉万晓兰的话是在点他的意思,心里更加忐忑。当即决定给晓兰说说他和阿明的事情,自己坦诚的说出来,总比她从别人那里听到要好的多。
晓兰看了一眼二柱,没有说话。“那我给你说说吧,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二柱急切的想说了,尽管他也知道现在说不合适,但这事早晚要说,今天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就说了,也算给晓兰一个定心丸,毕竟能说出来的,就不能算是秘密,况且自己也已经打算好彻底放下了。
“嘘……”万晓兰把手放在嘴上,做了一个阻止的动作: “今天不要说了,留着以后慢慢和我说吧!”二柱没想到晓兰忽然不让说了,马上又心生感激起来,他知道晓兰对他和阿明的事一定是都有了解,现在不让他说,是在给他留足一个男人的面子。
晓兰调好水温,首先拧了一把毛巾递到二柱面前,二柱慌忙受宠若惊的站起来,有点手足无措,晓兰把脸转向一边,用另一只手捂着嘴笑了。
晓兰的笑给二柱壮了胆,二柱一只手接过毛巾,另一只手就势把晓兰的头揽在自己胸前,认真的帮晓兰擦着脸。晓兰佯装挣脱,那里挣脱的开,二柱只要稍稍用一点力,晓兰是没有动弹的余地的。
“别动,我来帮你洗脸。”二柱温柔的气息扑在晓兰的脸上,声音因为低,而显得异常浑厚,带着一种无法抗拒的磁性,瞬间俘获了整个的万晓兰。万晓兰感觉自己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任由二柱洗好脸,洗好脚,放到席梦思大床上……
二柱娘早早起来做好了饭,二柱姐拖着大扫把扫着门口的鞭炮纸屑,二柱爹来来回回的整理着昨天席上喝完的酒瓶,那忙碌的场面和着灶塘里草木灰的清香,像是给这个院子罩上了一层幸福的光环,光环下的每一个晃动的影子都像踩着音乐在舞蹈,沉醉在其中的舞者,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幸福撒满这个小院的每一个角落。
“吱呀”一声,二柱的房门开了。新婚的二柱夫妇从屋里走了出来,院子里三个干活的人都把手里的活停了下来,傻傻的看着二柱和晓兰,看着这一对他们眼里的金童玉女。
“喊吧。”二柱掩饰不住爱意看着媳妇说。
“我……”晓兰羞红了脸,“我”了几声也没“我”出来个啥。二柱姐走过来拉着晓兰的手,小声的问着什么,晓看看着这个亲切的大姑子,喊了一声“姐”。
“快喊呀媳妇,这口今天一定要改的哦。”
“快喊吧,第一声喊出来就好了。”姐姐也在小声的劝。
“娘—爹—”晓兰终于喊了出来,喊完之后转身羞涩的跑回了屋。
“哎,哎。”二柱爹和二柱娘乐的合不拢嘴,一迭声的应着,二柱娘把提前准备好的改口红包追着送到儿子媳妇的新房里。
简单的吃完早饭,二柱娘把烟酒,点心,白糖,猪肉等塞满整整一大纸箱,让二柱和晓兰去村长家回娘家去了。
“不能亏待了人家娃,凡事都要想个周全。”二柱娘站在门口看着两孩子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
村长家昨天就留好了两桌酒席,预备二柱和晓兰今天回门招待他们的。今天的二柱可是村长家最重要的客人,无论以前怎么样,或者以后怎么样,回门的新女婿今天都是高客。村长请来了村里有头有脸的人,他们今天都是作为陪客来的。席上,大家频频敬酒,各种祝福的话语说了一遍又一遍。村长老婆拉着晓兰躲到自己的卧室,娘儿两头抵头不知说着什么悄悄话,就见晓兰的脸一直是红着的,村长老婆也为自己有了这么一个白捡来的闺女感到万分的高兴。
“回家去吧晓兰,第一次回娘家,不能晚,越早越好,不然会瞎了婆婆的眼。”村长进屋来催了,晓兰才想起来问丈夫去哪了,村长说,“这孩子不能喝酒,喝多了,睡了一会,刚起来。”
晓兰出门就看到了走路歪歪斜斜的二柱,二柱冲着他傻乎乎的笑着,晓兰怕他摔倒,羞涩的上前挽住他的胳膊,回头和村长夫妇挥了挥了手,两人一起慢慢走回家去。
二柱和晓兰的婚礼,回过门之后才算结束。从今往后,就是他们的新生活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