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乡村堂客——一个漂亮而硬朗的字眼。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老家的这方土地满山遍野都长树,树硬山硬土也硬;同样也生长着一群和男人们一样硬硬朗朗、野性十足的堂客们。
水土硬,吃着这水土的人们说话自然也硬,堂客——一个漂亮而硬朗的字眼。
当姑娘们穿着红棉袄,在欢快的锣鼓和热闹的爆竹声里,羞答答地迈进男人家门槛的那一刻起,便结束了少女无忧无虑的日子,便失却了昔日家庭里的两棵呵护的大树,便拥有了这个沉沉甸甸,掷地有声的称谓,便挑起了与这个称谓一样沉重如山的生活。
日子轱辘轱辘地转,庄稼一天一天地长,孩子一年一年地长,钱袋子却不见鼓涨。终于有一天男人离开热乎乎的坑头,离开朝夕相伴的女人,背起行囊跨出门坎,硬着头皮出去打工了。留下了身后女人绵长牵挂的泪水,留下了一大片土地等着播种。
接下来的日子,家里的孩子、年迈的公婆都需要女人来照顾。女人用她柔弱的双肩,扛起一个家庭沉甸甸的担当。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田头农活伺弄得有模有样。白天忙忙碌碌嘻嘻哈哈,可晚上老人休息了孩子睡着了,就想起在外的男人,想着男人是否也在想着自己,他们吃快餐、住简易房、睡简易床,身边没个女人也真的不容易啊……所以想到这里,女人在家自然要晚睡早起,照顾好这个家,不要让男人牵肠挂肚地惦记。

这就是勤劳善良、柔中带刚的乡村堂客,在男人外出的日子,克勤克俭任劳任怨。不但要种桔种菜,还养鸡养鸭。家里家外一天到晚似乎有忙不完的活。天刚放亮就起床淘米烧粥,洗衣洗被;饭碗一搁下,又荷锄下田铲地除草。忙完了一阵子的活,也会想起到外面转转。于是她们便三五成群结伴去赶集市。她们闲不住脚,要逛遍所有的摊位,大包小包吃的用的直往家里搬,好像不花钱似的,当然都是廉价的东西。她们用的手机大多是普通机,不懂啥叫QQ啥叫微信,用她们的话说,那玩艺不稀罕,只要能与自己的男人说上话就行。
这就是乡村的堂客们,每年都习以为常要做的事情,累了就骂自己的男人;三五天接不到电话,更要喋喋不休骂自己的男人。因为她们心里明白,男人的电话就是对家眷顾的真诚表现。
到了晚上,一躺下却又开始想着自己的男人,想着他那宽厚的胸怀,可以让自己甜甜美美地睡着,想着男人电话里说的承诺,多挣钱带自己去茫茫的大草原看蓝天白云,去天安门广场看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去青藏高原看皑皑白雪,去绚丽多彩的西湖悠哉悠哉……

虽然这种话说了多年,一次也没兑现过承诺,但是村里的女人心里同样乐呵,只要自己的男人心里装着自己,就是生活再苦再累也都值得。虽然没坐过轮船坐过高铁,没去过省城,不知道满街道汽车多得似蚂蚁在爬。但她们从电视里知道城里的事情,因为自己的男人在那里生活,看着一栋栋高楼林立,没准这就是自己的男人盖的。虽然没有城里的灯红酒绿,可有清风明月山清水秀,习惯了平淡恬静的日子,过得踏实安逸。
每到落叶下雪,村里的女人就盼着回归的男人,就像鸟儿都飞回了自己的小窝,为他们烫好存了一年的老酒,为他们端上好吃的鸡鸭,只要都平安地归来,只要一家人团聚,挣多挣少都不在乎。钱对她们来讲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有村里男人这把干柴,才有村里女人这团燃烧的烈火。
女人望眼欲穿,男人归心似箭。一年的思念化作熊熊的心火,男人跨进门槛的一刹那,来不及放下行囊,来不及洗去一身的疲惫,两颗寂寞的心早已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