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喜欢豫让

无用之字

1.

校园里的儿歌清澈,明朗。想起马上就是六一,想到安安已是五年级的小学生,心里就有了几分怅然。
“妈妈,你说明年还是我主持六一吗?”安安问我。
“不知道。你今年好好主持,就好。”我说。
这大好的五月呀,就要去了。
童话般的六月,池塘里的荷花要开了吧?这样很好,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荷花了,真的。
季节更替,绿越来越深了。

 

2.

早上晒衣服的时候看见两只白蝴蝶在飞,我居然想起《梁祝》来。说实话,我为自己想到这些而感到有些脸红。生活就是生活,哪里来的这些浪漫情思?
隔壁人家的小紫花开了。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我觉得它们真美。那紫紫得明亮,比紫薇花的紫都好看。
我今天给安安炖了鲫鱼汤。她想吃带鱼籽的鲫鱼,可惜我挑走了眼,没有鱼籽。
妈妈早上经过我这儿的时候给我留下了新鲜的黄瓜、辣椒、豇豆、栀子花。
妈妈说栀子花开不了多久了。
栀子花的盛花期就要过了吗?

3.

 

近段时间读《史记》。
其实,读过的章节如水一般滑过,没有印痕。有的我读了又读,还是记不住。
前天读《刺客列传第二十六》,里面的几个刺客曹沫,专诸,豫让,聂政,荆轲,唯豫让的名字最生疏,读过之后却把他记得最深。

曹沫是曹刿。在读书时学过一篇课文《曹刿论战》,曾佐助鲁庄公打败齐国。专诸刺王僚,专诸的鱼肠剑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听过爸爸讲过的。聂政、荆轲的故事也熟悉。这几个人里面,《史记》给予荆轲的篇幅最长,韩兆琦先生简评荆轲之事最为精彩,说他的活动远远超出了专诸、豫让、聂政等人的那种完全出自个人恩怨的“借友报仇”,而具有了一种见义勇为,急人之难,反侵略,反强暴的政治意义。

我不懂政治,也不想懂。
我喜欢里面的豫让。

“豫让者,晋人也。故尝事范氏及中行氏,而无所知名。去而事智伯,智伯甚尊宠之。及智伯伐赵襄子,赵襄子与韩、魏合谋灭智伯,灭智伯之后而三分其地。赵襄子最怨智伯,漆其头以为炊器。豫让遁逃山中,曰‘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今智伯知我,我必为报仇而死。以报智伯,则吾魂魄不愧矣!’……”

为了给智伯报仇,豫让漆深为厉,吞炭为哑,使形状不可知。行乞于市,其妻不识也。行见其友,其友识之,曰:“汝非豫让耶?”
曰:“我是也。”其友为泣曰:“以子之才,委质而臣事襄子,襄子必幸子。近幸子,乃为所欲,顾不易耶?何乃残身苦形,欲以求报襄子,不亦难乎!”豫让曰:“既已委质臣事人,而求杀之,是怀二心以事其君。且君所为者极难耳。然所以为此者,将以愧天下后世之为人臣怀二心以事其君者也。”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在这里一字一句敲下这些句子,又在心里仔细地默读了一次。感慨。
其实,我们读到的《史记》,是司马迁的《史记》。我想,每一个人的文字都是书写者的心。
为千百年来依然能叩击心灵的文字致以崇高的礼赞!

读《刺客列传》,最早为鲁国曹沫,一百六十七年后吴国有专诸,七十年后晋国有豫让,四十年后齐国有聂政,二百二十多年后卫国有荆轲。出色的人物总是百年难逢。(飞廉)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