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清明花开想奶奶

二零一六年三月最后的一天,奶奶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寒冬退去春天来临的季节。时间真快转眼四年,每年清明花开,我就会梦到她老人家。梦中她还住在村里的老屋中,一身灰布衣褂,含笑不语。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那年冬天,父亲胃里长了个息肉,本村一位老乡在中日友好医院。为保证治疗效果,我带着他去了北京。害怕奶奶担心,我们没有告诉她去北京的事。原计划一周左右即可返回,可医院床位紧张,多待了几日,那年的正月十五就在北京过的。多日不见儿子孙子的奶奶,明白一定出了什么事情!当她从娘嘴里知道我们爷俩在北京治病时,她的心脏承受不起来了,一下子病倒了。我从北京回来,在医院里见到病榻上的奶奶,她拉着我的手,第一句话就是恩咋起来,也不跟我说,老泪横流,我悔之晚矣。由于大面积心梗,年龄又大。医生说,危险随时发生。奶奶说不住院了吧!咱们回家吧。于是,我放下手头所有的一切,白天黑夜守在她身边,陪伴着奶奶。
尽管奶奶已九十五岁!总觉的她老人家还应该再多活几年!陪护的日子里也感受到她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妹妹已给她买来了轮椅,娘俩说好,病好了,推着她去洼里的景点看新玩艺!
夜深了,来探望奶奶的人陆续散去,老屋里静了下来。氧气瓶冒汽泡的声似山涧的细流,赢弱断续,像极了奶奶的脉像,在似有似无之间摇摆。瓦数不大的节能灯,映着奶奶苍白的脸,稀疏的银发垂在枕头上,草一般的散乱。病和衰老让老人失去了昔日的整齐洁净,唯一还能证明生命存在的就是她急促而费力的喘息声,向这个世界做不舍的抗争!

 

奶奶姓孙,娘家是我们村南边的张家庄。小的时候跟奶奶走娘家,家里只有老姥姥一个人,也没什么近亲。只是听奶奶说有一个弟弟参加了共产党的队伍去了南方,多年没有音信。后来,舅姥爷转业到了临沭县城,姐弟俩才得以相见,这已经是八十年代初的事了。老姥姥在我四五岁的时候就搬到我家居住,直到去世,活了八十多岁,可见奶奶的长寿有遗传基因。
我们家人丁不旺,到我这一辈近乎三代单传。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儿,独苗一根。据说我祖爷爷当年仁慈心善,曾接济过一个落魄的算命先生,先生感一饭之恩,临行放下了一句话:公慈天佑,三代不绝。现在看来,多亏祖上积德行善,要不然就没有我和我儿子了。正是这个原因,一岁的时候,祖养长孙,奶奶就把我抱过去了,亲自抚养。那个时候不像现在的老人带孩子,我的户口要落到爷爷奶奶名下,跟父母就不是一个家了!这牵扯到在生产队分口粮。小时候我一直跟俺娘说你家的俺家的!
因为独苗,我从小受的娇惯在附近是有名的。用乡邻的话说就是“从小为了娇”。这里的“为”读二声,应该解释为“受到”。那个年代,家家受穷,娇惯也主要是精神上多于物质上。家家孩子多,大人们忙于生计,极少顾及小孩,往往是早上放出去,晚上睡觉的时候点够数就行了,而我则不然。天不黑,奶奶就会站在村边喊:军啊,来家吃饭哦!几乎天天如此,我也因此没少受到小伙伴们的嘲笑,说我是娇孩儿,不跟我玩儿,嫌我“坠脚”。

 

爷爷在生产队看马号(壕)喂牲口,我每次去喊他回家吃饭,都让他背我回家,爷爷轧一天草,有时累极,也蹲下身子背着他的宝贝孙子回家。以至我结婚以后,跟爷爷上街,上了岁数的大娘婶子还开我的玩笑:木找你爷爷背着吗?
小时候我老尿炕,一个人睡三天两头被窝里“撑船”,奶奶就一直搂着,半夜叫我起来,上小学的时候,奶奶还说,看看还要搂到啥时候?前邻你二大爷11岁就娶了媳妇。那时候小似懂非懂,可是尿炕让我郁闷了很多年。用现在的话说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早年的冬天很冷,屋里又不生炉子,两扇木门,也关不严。屋里的水缸里都结冰。唯一热乎的地方就是炕头,一个冬天就靠锅灶里做饭的那点柴火取暖,每天早上,奶奶都到锅灶头上把棉袄棉裤棉鞋烤一遍,我才穿上。有时耍赖不愿起,就让奶奶烤棉帽子,奶奶就着急,喊好俺那老爷,不能烤帽子,帽子烤了要成秃子的!
赶集上店或者亲戚邻人给点好吃的,奶奶总是积攒着给我吃。我们家房梁上挂着一个不大的圆斗。里面偶而放点干油条或者半块杠子头火烧。这些东西是准备给我解馋用的,用奶奶的话说,我“拿急”的时候哄我用的。那时一个家庭,一年吃一斤豆油,过年过节才能割一点猪肉。说一个人家好,重要指标一年是吃了几斤油。年前割二斤猪肉,要吃到寒食,半斤猪肉挂在仓屋子里,都风干了,包的饺子一股腊肉味,以至于我很长时间以为肉就是那个味。一条饼干不放到生了虫子,不会让孩子们吃。现在说这些很多人不会相信。卖盐的老婆哈淡汤。那时家家养猪却少有人吃到猪肉。每年兽医站的人都到村里来割猪(公猪去势),奶奶就捡些猪睾丸回家,清水泡了,放上辣椒炒给我吃。前几年,我跟几个文友说起此事,他们甚觉好玩。其中一个人问:大约吃了多少。我吹牛说,三百个猪的,他惊呼六百蛋。于是,我的QQ名号就成了刘伯淡。

 

时光流失,我长大了,爷爷奶奶老了。八八年我参加工作后,每月45块钱的工资,我每月都拿出10块钱给他老俩。过年过节,我都把分的福利一点不剩的带给他们,奶奶逢人就说“把差及那”(抚养)的孙子图利了。懂事后,我常和奶奶说长大了挣了钱,给他们买最多的好东西吃。
好日子比盼望的来的还要快!人们由穷变富,一夜间物质极大丰富!幸福这么快来敲门,让人措手不及。爷爷奶奶很知足,常跟我说,早先地主也木吃我这些好东西!也木捞着穿的这么好!工作在外,老俩天天朌归。一回到家里,第一句话就是今回儿待及时候长。再就是嘱咐,少花钱,过日子要资细(节俭)。后来,我娶妻生子,他们的牵挂又多了几分!生儿子那一天,傍晚我们从医院回家,父亲告诉我,你爷爷一天醉了三次!
九七年,爷爷七十八岁去世。奶奶开始一个人生活,有时我带她到县城住几天,她总是催我:快送俺回去吧,耽误织网子。奶奶的信念就是人活着就得干活!织网一直织到八十多岁。后来眼睛不好,我吓唬她再织网眼会失明,才不织了。奶奶手巧,干活麻利。当年生产队的场院里,过秋过麦,踩麦垛豆垛、拿甩簸箕扬场的那个人总是她。五八年大跃进村里吃食堂,奶奶蒸的窝窝头以厚薄匀称挺拔好吃著称。到现在,奶奶包的水饺,个小皮薄不咸不淡!妹妹说起奶奶来一语中的:生活艺术家!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晚年的奶奶要强干净,不向衰老低头。她一直不肯与我父母住一块儿。婆媳性格不相投是一个原因。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住在一块儿不自在!吃喝不自由,看电视也不自由。奶奶饮茶哈酒!几十年未间断。原来老俩儿一块儿喝。后来,她就自己喝。平常喝多少我们不知道。九十岁之前,过生日吃年夜饭半斤高度酒不在话下。有一年,我接她到城里过冬,每顿饭只让她喝一两酒。天暖回老家后,跟我大姑说,饭管饱,酒不让哈足。第二年说啥也不去了!
奶奶是旧社会最后一批缠足的女人。在我们近万人的牛头镇村像奶奶这样的已没有几人了。在我的印象当中,奶奶极少生病,七十岁戒烟,晚年饮酒,不睡午觉,很少见她躺在炕上,常年精力旺盛。60岁的时候得了哮喘病,每年的八月份犯病,随着岁数增大,越来越厉害,严重的时候要住院治疗。后来,做过赤脚医生的大叔,告诉我要想病不犯,喝奶吃肉加营素。我和媳妇一咬牙,让奶奶喝了十年牛奶,蛋肉不缺!身体好了,抗病灾。奶奶再也没因哮喘住过医院。老姥姥最后几年眼睛是看不见的,患上了白内障,那时医疗条件不行,老姥姥在黑暗中离世的。奶奶也分别在七十多岁和八十多岁的时候,分别做了白内障复明手术,每当说到这件事,奶奶总是说,唉,他姥娘木遇上好时候!

 

这些年,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却依然自尊坚强!小病小灾击不倒她,这些年极少与医院打交道!一个人住在老宅里,屋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每天很多老人在她那里烧水喝茶!邻居亲戚有什么大事小情,她总是不忘走动,送去牛奶鸡蛋。过年过节,收了大家礼物!或多或少都还礼。妹妹常开她的玩笑,奶奶您这把年纪了,就不要搞什么外交活动了!奶奶总是笑着说,哪能白吃人家的稿呢!
奶奶走了……心里空落落的,三天的葬礼,大家都说是喜葬!像给乡亲邻人提供了一个吃饭聚会的场合,近乎表演性的仪式,也不知道奶奶在另一个世界看的见吗?奶奶活着的时候总是害怕长病卧床,不能自理!在奶奶最后的日子里,我和妹妹们时刻守在身边,没有让她老人家受半点委屈!奶奶走了,从此不再害怕担心!愿天堂之上,幸福快乐!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奶奶渐渐从我们的生活远去了,我不再每个周末从超市里买上东西往家奔。村子里的老屋我不再光顾,偶尔回家取些旧物,心里就难受。总觉的奶奶还坐在门前的石块上等我……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