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陪伴

仲夏的傍晚,多么美丽天边的火烧云,可以直视的夕阳,清风游走的四处,带来独属夏日的清凉。

 

听过这么一句话——每一个生命都是天空中的一颗星,就算肉体消亡,灵魂也会住在星星里亘古永存……

司机随笔的图片

据父亲说,我刚出生不久,它便来到了我家,算起来同我一般大,细算起来可能它比我大,家里人都很喜欢它,它是一只牧羊犬。嘴巴是黑的,眼睛像玉一样,水种级足的那种清澈安逸又透着丝丝懵懂的单纯,耳朵尖尖竖起,我用手指一下,便动一下,在指一下,便摇头,似乎控告着对我此行为的不满。我却死不悔改,依旧不厌其烦,父母叫他黑黑,我却要叫它花生,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人家一米长的身躯,我叫人家花生。嗯……可能是因为他后槽牙是一个花生米那么大吧!

 

小时候家院子里有棵核桃树,树旁有几个草棚,在树下钉个木桩,把它栓上去。晚上它就住在草棚里,我常常下雨或天黑时都要问一遍,“花生嘞?”然后它就突然钻出来,白天还好说,我给它扔香肠,给它开个小灶。晚上就算了,它黄绿色光的大眼睛,我实在害怕,它吃东西可好玩儿,我不管怎么扔它都接的住合上嘴,还会发出一声小小的啪声,吃完还舔舔嘴看我,我便再给它一个……

 

爷爷在世时,在核桃树栓一个秋千,现在没有了,但那时是有的。爷爷推着我,我笑着说“再高些!”它的一旁看着我们,风吹着,我看见地上飞起了叶,鸟叫着在不远的树上谈论什么。院子里一个荡秋千的女孩儿,一位推秋千的老人,一只看着笑闹的狗。真的,好像就停在那欢声笑语的一刻……只可惜后来就连核桃树也没了。

 

它的毛发细软不扎手,摸头时,他会仰起头,都说狗不会让你摸尾巴肚皮,但我能从头摸到尾,它一看见我就露肚皮,但我只爱摸头。毕竟摸起来比其他地方都软,我从没被它咬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有一天诱导它咬我,于是在手背上放吃的,手握成拳给它喂,但它技术高,舔了一下就吃下去了。后来我又相继试了很多办法它终于被我惹毛咬了我,但我只感到丝丝牙步,它就松了。然后又一次开始舔刚才咬过的地方。嗯……好吧,我的花生还真是一只温柔而绅士的狗呢!

 

我真的好喜欢它啊,乖乖的,可爱的紧又温柔,还能找到比它更好的狗吗?它真的什么都好,只是如果能一直陪我,一直在就好了。可那天晚上,它却被人偷走了,那天晚上我也好像是哭着睡着的。

 

后来我老喜欢在晚上一个人安静的看星星,渐渐的也不知道是在看他们,还是在看星星。应该是在看他们吧,感觉他们好像还在一般……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