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再见,等胜利的时候再见

司机随笔的图片

赵鸣第三次把目光从夜幕中收回,不久前,这个城市还是万家灯火,热闹无比。而现在,它沉寂得让人觉得落寞。远远的高楼,打出几个硕大的字:武汉,加油!几个字,让人看得热血沸腾,赵鸣心中涌起一种使命感。揣在口袋的右手,紧紧握着那张纸条,手心微微出了汗。

“老赵,吃饭吧,儿子会准时回来的。”淑琴从厨房端出一大盆酸甜猪脚,香气顿时弥漫开来。她轻轻地摆着碗筷,自言自语道:“疫情越来越严重,枫儿跑这次长途是说今晚回来吧?”赵鸣含糊地应着,走过来坐下,心不在焉地看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

电视上,传来不断重复的声音:“现在疫情形式严峻,请广大市民做好防范工作,尽量不出门,必须出门戴口罩。远离传染源,远离人群……”淑琴手中拿着筷子,盯着电视看,心里扑扑地跳。她换了个台,出现的是各地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整装待发的镜头,医生,护士,还有军人,他们被称为“逆行者”。淑琴手有些颤抖,筷子掉了。赵鸣敏感地抬起头,说:“你不舒服?”“没有”淑琴飞快地回答。

这顿饭吃完快9点,赵枫没有回来。赵鸣沉默地坐在客厅,右手依然揣在口袋,他好几次欲言又止,但总让淑琴轻描淡写地叉开话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淑琴慢慢地收拾着饭桌,慢慢地洗好碗,再拖地板,仿佛有做不完的家务。要是在平时这个时间,她是坐着看书的。赵鸣在心中叹口气。

淑琴手机响了,是赵枫打来的。

“老妈,临时加了任务,马上要出发,我不回家了。”赵枫的声音很有活力。

“好,注意安全。”淑琴叮嘱道,她转身,看到赵鸣正看着她。退休两年了,赵鸣挺拔的身子依旧,只是头发也花白了,岁月不饶人啊。赵鸣小心翼翼地问:“最近天气更冷了,你身体没什么吧?应急的药要带在身上。”淑琴微笑着,说:“我很好的,儿子说临时有出车任务,暂时不回家了。”赵鸣身子往后靠,嗯了一声,显得心事重重。

赵鸣手机响了,他一看号码,就站起来去了阳台,说了几句之后,一连几声说:“好的,好的,我会准时到。”淑琴若有所思地看着阳台上寒风中,白发飘起的赵鸣,他老了,眼中却有着十多年前熟悉的坚毅。不同的是,那时,赵鸣是一头黑发,现在,白发盈盈。岁月老去,他老去,心,依旧。

夜深了,赵鸣没有睡意,闭着眼坐在沙发上。右手依然握着口袋里的纸条,他不敢说,淑琴这两年身体不太好,应急的药随时放在身上,出入他都会陪着。如若他离开她,真的没事吗?

房间里,淑琴没有睡,往时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广场是跳舞的音乐声,可现在的空气是让人窒息的。那里人迹无踪,会过去的,一定会春暖花开。淑琴忽然感觉心跳又加速,脸上涨红,赶紧拉开抽屉,拿出药,飞快地吃下。心里想,还好,关了门,没让他看到。

门,忽然推开了,赵鸣右手拿着纸条,匆匆走进来,对她说:“我放在口袋的纸条呢?我的不是这个。”淑琴微笑着说:“在这里,你忘了,我昨天洗了那件外套,这是上个月买的新冰箱的发票。”说完,她从枕头下拿出那张展开的纸条,上面写着:紧急支援通行证明。淑琴突然眼眶红了,把纸条递给赵鸣。赵鸣接过,小心地折好,说:“明天9点的动车,在武汉为我停留两分钟。”

淑琴不语,目光温和地看着赵鸣。赵鸣有些愧疚地说:“枫儿应该会很快回来,有他在,我放心。”赵鸣内心松了口气,淑琴让他赶紧休息吧,明天要远行。

淑琴睡不着,去客厅打开电视。电视上,依旧是各种相关的新闻,这时,画面出现7辆大货车,车上装满了封得严严实实的物资。车身打着横幅:驰援物资,武汉,加油!

正是雨夜,年轻的司机们正探出头挥手告别,第一辆,第二辆,第三辆,一个年轻有活力的声音传来:“再见,等胜利的时候再见……”他有一张和赵鸣一模一样的脸,还有同样的坚定的神情。

瞬间,淑琴的眼泪滑落,心是舒畅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