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女班长男班长

女班长男班长

 

“你是中考状元韩亦可?”陈夏接过韩亦可的本子,重新打量了一番韩亦可。

韩亦可被陈夏看得有些扭捏,那种感觉像真的被大明星注目一样。小声“嗯”。

“我们互相签名吧。”陈夏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本子递给韩亦可。

韩亦可犹豫了一下,又嘻笑道:“你是仿明星,我算什么?”

“我是假明星,你是真明星,我心中的榜样。”

韩亦可没想到陈夏会这样说,楞了一下,更加扭捏了。

这些话被吴璋听了,马上起哄打趣:“你们签个名,也能打情骂俏的,这才开学第一天,要不要这么熟?要不要这么才子佳人?”

吴璋总是这样无法无天,初中时候就这样,那时候韩亦可曾经与尚淇走得很近,吴璋就到处散播,说他们俩搞对象。这些话传得广了,就进了老师的耳朵。老师不能找韩亦可对质,就旁敲侧击地提醒韩亦可的父母,韩亦可父母很快会意,严禁韩亦可周末外出。为此,韩亦可曾经孤立过吴璋,冷战了几个月。

现在吴璋又是这样,做事说话,不像经过脑子。

或许,他就没有长脑子。

韩亦可这样想着,迅速在陈夏的本子签了名。与陈夏换回自己的本子,看到上面签了两个名字,一个是模仿的郭富城签名,一个是“陈夏”。司机随笔的图片

很好看的两个字,像诗一样。

而她一转身的时候,她呆住了。韩亦可看到赵大军正看着自己,一种奇怪的眼神,怨恨的、哀伤的……或者是别的什么,她一下子被看呆了。

可能“呆”的时间不长,长的是心理时间。

她跑回座位,把本子塞进书包,低着头,思绪像爬山虎一样蔓延。赵大军为何要这般看着自己?或许是因为吴璋的嘲讽,都转嫁到自己的头上?或许更是别的。

陈夏已经进了教室,在第二排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继续给周围的人签名。陈夏很快以自己的帅气,赢得了全班同学的瞩目。

一直都是看脸的时代,否则大家就不会天天关注四大天王了。

班主任进来了,是位女老师,个子不高,很中性的短发,若不是衬衫领子上镶嵌的小花,基本看不出来是位女老师,嗯,像一个假小子。可是,她一进来,同学们便都不嬉笑打闹了,她的气场就是老师,大家都这么觉得。

韩亦可猜测她比自己大多少。或许,她可以跟班主任结拜成姐妹花,她这么想着,不禁得意起来。

班主任在做自我介绍。她叫商筠,两个月前从师范学院毕业,分配到七中,她教数学。——估计比自己大7岁,顶多8岁。韩亦可看着商筠,是不是再过几年,自己也能散发出这般魅力?

一种有气场的美。

韩亦可固然是优等生,但玩笑耍闹也是她的强项,在父母的眼里,她很不稳重。用吴璋的话说“幼稚”,“幼儿园没毕业。”韩亦可从来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但她看了商筠之后,竟然有了攀竞之心。

商筠说了班会流程。首先指定班长人选,然后排座位,座位排好,再自我介绍。再之后登记校服大小,再之后学习校规校纪。

“现在同学之间还不熟悉,班长就不搞选举了。”商筠扫视了整个班级,好像要把所有有异议的目光先行杀死,新生本来还没从初中怕老师的思想中摆脱出来,现在看了商筠透着杀气的目光,像吴璋这种混不吝都怂了,安静听商筠说下去:

“我是这么想的,班长要辅助我的工作,还要学习优异。中考状元韩亦可在我们班,就让她作正班长。副班长呢,要一个住宿的男生,这样比较容易管理宿舍和监督住宿生,就陈夏吧,他正好是我们班的第二名。”

“韩亦可,”吴璋在后座用笔捅了一下韩亦可的后背,小声说道:“商筠看透了你的小心思,把陈夏名正言顺许配给了你。”

韩亦可将身子向后一靠,低声怼了吴璋一句:“你再胡闹,有你的苦日子。以后你好好孝敬我。”

但她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