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当然选李华

当然选李华

司机随笔的图片

高中生活没经过太多预热就开始了。

多年以后,赵大军还记得1994年8月29日星期一,早上五点半宿管打了起床铃声。宿管大爷的房间就在12舍旁边,电铃挂在宿管门上,铃声一响,噪音穿过耳朵,敲打着心脏。铃声接连响了三次,接下来宿管大爷挨门敲门:“起床了,起床了。”声音向走廊深处走去。

赵大军穿好衣服,端着水盆进水房时,里面已经挤满了人,他挤了牙膏,一边刷牙一边等水龙头的位置。二十分钟之后铃声又响了,这次是离舍铃声。赵大军囫囵洗漱完毕,端着水盆回到宿舍,看到陈夏刚从床上跳下来,把牙刷塞到嘴里,端起水盆去水房。赵大军把床铺整理整洁,出门之际,与洗漱而归的陈夏相遇。他让开门口,陈夏进屋,放好水盆,跟在大家之后走出宿舍。

操场上已经排好了队伍,住宿生要做完早操才能进教学楼上自习。陈夏组织大家排队,男生一队,女生一队,值班体育老师用广播发号施令,队列排好,广播开始:“现在开始做第七套广播体操:伸展运动……”又是熟悉的口号和音乐。

此前赵大军曾经想,小学时是第六套广播体操,到了初中学的第七套广播体操,到了高中自然应该学第八套广播体操。他不知道那时还没有研发出第八套广播体操。第七套体操从初中做到现在,并没有因为成为高中生而有所变化。这倒使赵大军感到一点欣慰,高中生活只是初中生活的延续,并没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早自习时,赵大军翻了翻昨天发的各科教材,可是又不知道从哪里着手预习,索性合上书,掏出随身听,一按播放键,是他最爱的陈百强:

“冷暖哪可休

回头多少个秋

寻遍了却偏失去

未盼却在手

我得到没有

没法解释得失错漏”

赵大军趴在课桌上,闭着眼睛,像是在补觉。忽然外侧耳机被拽出去了,他抬起头看见吴璋正笑嘻嘻地把耳机塞进耳朵里:“《一生何求》,你喜欢李华还是倪楚君?”

“要说好看,当然选李华。”赵大军懒洋洋地说。

“有眼光,跟我一样,英雄所见略同。”吴璋又将耳机塞回赵大军耳朵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然后韩亦可进了教室,向赵大军笑了笑,赵大军点了点头。走读生陆续进入教室,早自习时间不能喧哗,大家一进教室,坐在座位上安静地看书。开学第一天,可能与赵大军没什么不同,就是翻翻教材,大致浏览一下目录和闻闻印油的味道。新教材的味道真的不错,印油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好像教材是一桌盛宴,等着16岁的他们去大快朵颐。

大概百事可乐治愈了赵大军,再见到韩亦可不再感到尴尬,吴璋的玩笑话也习惯了,就连陈夏的帅气也能正面欣赏了。

七点结束早自习,住宿生有半个小时早饭时间。今天是第一天到食堂就餐,七点铃声响起,住宿生纷纷端着饭盒往食堂走。赵大军还是习惯与张兴辉同行,经过一天时间,他与大家认识了,又没有那么熟。张兴辉也愿意跟他一同,边走边聊。他们进食堂时,看到打饭窗口挤满了人,而大厅里排了三四十张桌子,没有凳子。窗口左侧是水房,水房外一排一排的架子。张兴辉说吃完饭,饭盒放架子上就行。

“不会拿错饭盒吗?”

“你做个记号,确实大家的饭盒差不多。用墨水笔写上名字,别人就不拿了。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吃完不洗,肯定没人拿。”

“吃完饭怎么能不洗碗?那也太……”赵大军挠了挠头,总觉得这样太“懒”了。

“哈哈,说笑的。你一会儿记住自己放的位置就好了。放在边上,容易记住。下次带墨水笔来。”

赵大军听完点点头。他昨天交完饭费,登记的是8号桌。桌子上有张塑料饭票。他看着饭票不知所措,陈夏到了,取起饭票说:“赵大军跟我一起去取饭。”原来每张饭票可以到窗口取一盆饭、一盆菜。陈夏皱了皱眉:“这都高中生了,都不排队啊。”

赵大军笑了笑:“你个子高,不好挤进去,饭票给我,我钻进去。”

“你小心。”陈夏把饭票给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赵大军有点力气,再加上身形短小,看准一个隙缝,双手往两侧一分,已经探身进去,饭票往窗口一扔,左手饭盆,右手菜盆,往外抽身。大家怕菜汤洒身上,自然让出一条通道。赵大军转身,饭盆递给陈夏,两人笑呵呵回到8桌,已经有七人站在桌旁了。

“赵大军挤进去取的饭菜,赵大军先打。”陈夏说着,把饭盆里的勺子递给赵大军。赵大军示意陈夏先盛。陈夏拿过赵大军的饭盒,舀了两勺饭进去:“以后我们谁取饭菜,谁先打,这是规矩。”

其他六七人面面相觑,也不吭声,算是默认了这个规矩。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