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个人的地球,怎么看都是废土

1000年来,地下城中的人们一直渴望冲破那扇将我们与世隔绝的大门。在最后的20年里,地下城里的一亿人口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地球梦,都还揣着对“家”这个字的幻想。可现在,见到这个地球梦的人只有2/100000,这个梦想算是实现了吗?在我们眼里,能够有人活下来重见新生的地球已经是很大的幸事了。
1000年,休养生息赋予了地球新的生命,很多前所未见的绿色生物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在高中的历史课上我们学到了这种东西,叫植物。但现在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远不止记忆芯片里的,只在我眼前就有七八种“奇怪”的“植物”,我蹲下身来,仔细观察着这些陌生却又有几分”熟悉”的古生物。那一片片的嫩绿的东西好像是叫叶子。每走一步,脚下都发出清脆的沙沙声,身后的地面没有留下任何脚印。又走了几百步,眼前出现了一些与周围环境有些格格不入的东西。我停下脚步来,没有风,我一停下来,几乎所有的声音也都消失了——没有另一个人的任何动静,我猛地回头,除了植物,我看不到任何其它东西。她呢?!

司机随笔的图片
说实话,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着急,在一千年前,人类的传送技术已经很成熟,仅有一个不足,便是时间内不能再进行传送。这一段时间,短则几秒,长则几年。在地下城980年,政府中枢就已经明文公布,在出城之后人们将的随机传往各处。一年前的那场灾难来得太突然,没有人来得及去管它。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她如此悄无声息地从我身边消失呢?我独自向前,那是一扇合金大门,两边是不见尽头的壁垒。
我站在离大门不足十步远的地方,一个摄像头从我面前伸出来,那大门忽地就变成了显示屏,最上方写着“欢迎回到1000年后的地球”,下面只有一个编号,紧跟着有两个字一陈蓦,这便是我在新世界的名字了。中间有很大一片空白,又有一个编号,准是她了。门打开了,我左臂上的一个一直没有亮过的一个微型显视屏出现了几个字——CNO8生态区
未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